第 36 章 宋糖糖好想晕过去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呃,是那只妖孽?他来这里干什么?

    郁闷之极,这只妖孽听过桑幻幻的声音,若她要是开口,那岂不是露馅?而且他是什么时候在外面的,有没有听到她和皇甫云珊的对话?

    刚才这两个人打斗时,可以说是衣袂飘飘,幻影灼灼,速度转换之极速,根本看不清面容。这下停止了,但是她想说的话却梗在喉间出不来。她没想到这打斗的两个人中竟然有一个是千乘牧璃,他堂堂王爷竟然跟人打架!

    众人猜测接下来在这厅里唯一坐着的宋糖糖会发言,但宋糖糖却沉默着。此时有另外的声音响起。

    “留新、云珊见过翼王爷!”两人同声道。

    “你我无需多礼。”

    皇甫留新自然认得千乘牧璃,他是千乘牧璃儿时的玩伴,两人的感情胜于手足。于孤傲的千乘牧璃来说,他和白仁朴都算是他的朋友。

    因此千乘牧璃今晚之所以出现在酒吧,就是为了找皇甫留新,而且还有意外收获。

    不管宋糖糖化什么妆容,千乘牧璃都不会认错。

    因为他早就把她无法改变的特点给记住了。只要她一开口,细心一点,就可以看到她有一颗可爱的小老虎牙,而左边脸颊有个小小的梨涡。

    天知道今晚在这里看到她,千乘牧璃有多么的高兴!感觉就是不枉此行。

    此时宋糖糖看了一眼幻聪和幻冰,他们两个心领神会,知道这就是他们要查的翼王千乘牧璃。

    “原来是鼎鼎大名的翼王爷,纳兰滕珂刚刚多有得罪,还请多多包涵!”

    声音来自和千乘牧璃打斗的男子,他五官刚毅俊朗,有着褐色的瞳眸,头戴金黄色束发冠,浅黄色锦袍穿出了一身温和的尊贵,和千乘牧璃散发的冷傲贵气不同。

    “彼此而已,纳兰太子。”

    纳兰滕珂似乎没想到,千乘牧璃竟然如此直接,连表面的尊敬都懒得做。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有着锐利的锋芒。

    皇甫留新本来想等千乘牧璃客气回应纳兰滕珂之后就给这个南夏国的太子行礼的,无奈千乘牧璃并没有下文。他便拉着皇甫云珊先给纳兰腾珂行礼。

    这下宋糖糖好想晕过去,多想时间倒回三个时辰之前,她就可以重新选择不来酒吧,而是先回糖果苑睡觉去。

    来个翼王就算了,还来个别国的太子,她今天出门肯定是迈错了脚。不是说她怕了他们,只是她不在乎的人和事,她看都不想看一眼,不想有太多的纠缠。

    而此时纳兰滕珂看向宋糖糖,他知道刚才唱歌的就是这位姑娘,突然向她走去,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姑娘,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宋糖糖被纳兰滕珂的话吓了两大跳,是两大跳啊!

    她今天这副“尊容”是她乱七八糟化的妆,以前都没出现过的面容,如果说看上她,她是打死都不信,这太子是在跟她开玩笑吗?

    未等宋糖糖回答,有个冷冷的声音说道:“你们没见过!”

    纳兰滕珂心生不满,一来为这事与他翼王无关,二来为刚才他们在外面的事情。

    本来他们俩是在门到并且听到宋糖糖唱歌的,纳兰滕珂因为着急想硬闯聆歌酒吧。但是千乘牧璃想等宋糖糖唱完之后再让他进来,不想宋糖糖被他打扰和中断。

    所以两个人就在门外僵持着互斗到动手上了屋顶,结果把聆歌酒吧的屋顶掀了不说,还弄得前厅乱七八糟。

    纳兰滕珂贵为南夏国太子,有着皇家的礼仪不会直接和千乘牧璃杠上,但是这笔账他是记下了,给了千乘牧璃一个幽深的眼神。

    看着千乘牧璃直接忽视纳兰滕珂,宋糖糖彻底无语,这只妖孽简直胆大包天,连人家太子都不放在眼里。

    而且问题是,他为什么要替她回答纳兰滕珂的问题?

    “姑娘,方才听到你的歌声,和本太子见过的一位故人非常相像,本太子一直在找她。但是当时她是戴着面具的,所以本太子也没见过她是容貌,所以不确定是不是你,故前来询问。”

    纳兰滕珂无比认真的神态让千乘牧璃心里有了微微的不安,带着面具?难道他真的和小妮子见过面?题外话:

    有客官在看文吗?看文滴客官赏个脸收个藏,留个言,推个荐呗!

    这几天的数据糖伊然情难堪呀,请容许她冷静一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