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章 血盟杀手花七绝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纵身飞下鹰目崖,历雨回到了夜血盟,内阁里,只有夜电在向千乘牧璃汇报事务。

    本来演了一回“如花”,再加上在糖果苑没呆几天就被宋糖糖“退货”,夜电本以为他在夜血盟已经没任何形象可言了,没想到宋二小姐用五十两银子就帮他掰回了脸面。

    幻冰带去的五十两银子,最后以夜电的名义救助了一群无家可归的小乞丐,本来他想着就当是做回善事吧。

    但是这些小乞丐都主动愿意跟随夜电,这下壮大了夜血盟的后备军不说,他们还视夜电如亲兄长,亲情难能可贵,夜电还是很感激宋糖糖的。

    这些事情,千乘牧璃自然知道。虽然宋糖糖借着幻幻宫之口说不用夜血盟的人守着,但是特级暗卫保护层并没有撤,千乘牧璃便让夜电负责。

    “主子,今天糖果苑的情况和往常一样,宋二小姐依然早上和黄昏时分在苑里发呆,时间各两炷香,中午午休一个时辰,其余时间并未出闺房。”

    夜电如实汇报,但是想了想,还是继续说道:“主子,属下认为我们看到的二小姐,和戏弄云王的二小姐不是同一个人。”

    “继续。”

    千乘牧璃其实也猜到的,他的小妮子怎么可能把时间浪费在发呆的事情上,只是她经常不在糖果苑,是呆在幻幻宫?而幻幻宫的据点他们夜血盟竟然至今还未查到。

    “这个二小姐和红豆并不知道有人在观察她们,所以她们偶尔的对话中并没有突出明显的主仆关系,所以应该是之前和历雨交手的替身宋糖糖。”

    夜电说完后,千乘牧璃点了一下头,尔后看向历雨,历雨知道轮到他“发言”了。

    “回主子,刑部尚书府暂无特殊情况,欧阳欣蕊仍旧因没被赐婚之事耿耿于怀,常与欧阳尚书闹脾气,偶尔打骂下人出气。而忠义侯府,今日早晨留新世子带着皇甫云珊去了聆歌酒吧,包了场子,直到属下离开,他们仍未出来。”

    “而且,在属下正要回来之际,有一个女子进了聆歌酒吧,因为留新世子从早上就包场了,所以属下猜测这个刚去聆歌酒吧的女子应该是酒吧的人。”

    “聆歌酒吧?”千乘牧璃剑眉微动了一下。

    呃,貌似他们没有汇报过聆歌酒吧的情况给翼王。历雨稍微吞了一下口水,把聆歌酒吧公开的消息细细告知了千乘牧璃。

    此时烈风进来,通知千乘牧璃八个新晋女杀手已经准备就绪,等待检阅与赐名。随即千乘牧璃来到了前殿,于盟主上位而坐。

    八个如花一般的姑娘,一身黑衣,低头单膝跪在地上,向着千乘牧璃行跪拜之礼。

    “起身规立!”烈风喊完口令,八个姑娘极速站起,抬头挺胸,目视前方。她们不敢直视千乘牧璃,不过抬起头的时候眼里的余光都看了一眼,惊为天人!

    千乘牧璃狭长的深眸扫了一眼,手指微动,其中一名女子双膝跪下,双手掩目,血顺脸颊而下,忍痛道:“谢盟主不杀之恩!”

    随即有两个黑衣人把这眼睛瞎了的女子拖出去,原来千乘牧璃发现了这名女杀手眼中出现了不该有的念想。

    “海棠、棠梨、花棠、棠夕、紫棠、棠芙,千棠为首。”千乘牧璃磁性而冷硬的声音在前殿回响着。来到夜血盟的成员都以成为有名字的杀手为荣。

    “冠姓为‘夜’,血盟杀手‘花七绝’今起而立!”铿锵有力,中气十足的话语回荡着,声未落幕,千乘牧璃便站了起来。

    “谢盟主赐名!”七名女杀手跪膝作揖同声道。

    每个人的名字里都有“棠”,美丽的名字给了她们荣誉,或许还有不为人知的少女情怀。

    而于千乘牧璃而言,一切皆因“棠”和“糖”同音。题外话:

    普天同庆,亲萌中秋节快乐乐乐乐乐(无限循环中)!谢谢有些亲给俺的推荐票,耐亲萌,狂抱中……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