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章 改名叫千乘木头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看她站了那么久,确实于心不忍,千乘牧璃手中多出了一颗小珠子,手指轻轻一弹,小珠子不知打在哪个角落里,缠在宋糖糖脚上的红线瞬间消失不见。

    脚上的束缚一解开,宋糖糖随即一个极速转身,身上的缎带都挥散了出来,形成一圈圈的环球,灵动飘逸。

    妖娆的腰身,唯美的动作,趁千乘牧璃之不意,密密麻麻的流星针四处飞出,其中一条缎带绕上了高高的房梁,自己顺势往上飞去。

    千乘牧璃立即往高处一个飞身,躲开飞来的流星针,伸出一只手,掌心发出凝聚力,绕着房梁的缎带被他的内力吸引而去,而宋糖糖由于缎带的引力也一并往千乘牧璃靠近。

    鉴于上次在糖果苑,一不小心小璃璃发生反应而尴尬不已,这次在宋糖糖就要靠近他胸前时,千乘牧璃后退了两步。

    “你,就是不乖。”千乘牧璃还是一手扯着宋糖糖的玉锦缎带,恢复了他的面瘫脸,狭长的黑眸藏着不满的光芒。

    “我可没答应你不跑。”宋糖糖虽然也不想无缘无故地靠到男子的身上,可是千乘牧璃刚刚后退的动作让她觉得有点挫败。

    尽管她戴着半截面具,但是她对自己这个形象还是有信心的,这会儿对她退避三舍是神马意思,就好像她是毒药一样。好吧,她的确是毒药。

    重新被他带回到地上,宋糖糖哼了一声别开脸。

    五,四,三,二,一,叮咚!

    五秒过后,宋糖糖心情不错地转过头看向千乘牧璃,原本微扬的嘴角凝住了。奇怪,为什么他抓住了自己的玉锦缎带,他的手会没事?

    今晚来之前,她明明用烈水浸泡过缎带的,此时他应该会由于手部烫烧而痛苦才对啊。难道老头子的药不行?

    打不过他,暂时又逃不了。或者让他厌恶从而放松警惕?不管了,试一试,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反正又不会少块肉。

    宋糖糖发呆的这会儿,千乘牧璃一直看着她,知道她在想事情,可是绝对想不到她想干什么。所以一只手紧紧地扯着缎带不放松。

    哎,其实他只是不想她这么快离开而已!

    宋糖糖抬起头,晶亮的双眸含情脉脉地对上千乘牧璃深幽的黑眸,晶润的红唇弯起,镂空的白色面具遮不住风华绝代的微笑,反而更添一份精致和!

    千乘牧璃有点后悔在房间里安放了暗卫,他真想把宋糖糖藏起来不让其他人看见,一只手负于身后,微微做了个动作,惊雷便带着暗卫撤离了琉璃阁。

    每次和她见面,都带给他惊喜,红颜一笑倾天下!

    千乘牧璃心湖泛起了波光,一愣间,宋糖糖顺着他们之间扯着的玉锦缎带把自己绕了两圈,顺势整个人靠进了千乘牧璃的怀里。

    没有杂味的森林香,有点熟悉,在哪闻到过呢?此时宋糖糖疑惑了一下便不再想,毕竟目前没什么比逃命更重要了。

    今夜,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淡香,熟悉的身影,熟悉的感觉,让千乘牧璃的眼神一直停在宋糖糖身上,好像对方有魔力一般,目光,根本移不开。

    而现在她整个人主动靠在了他怀里,千乘牧璃,有些无措。

    幸福是不是来得有点突然?

    见玉锦缎带还扯得紧紧的,感觉到他身体僵硬着,这翼王怎么像木头一样?干脆改名叫千乘木头算了。

    宋糖糖伸出柔若无骨的雪白玉指抚上千乘牧璃结实的前胸,有一下没一下地来回抚摸着,接着食指在那胸肌的位置戳了一戳。千乘牧璃顿时身子一颤。题外话:

    我有一个梦想,收藏多多;我有一个梦想,留言多多;我还有一个梦想,推荐多多!

    祝亲耐滴们,看文快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