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桑桑式的语言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千乘牧璃表面一脸平静,谁知道他内心的海水早已澎湃不已。

    能这样看着她,是不是以后应该多多关照一些生意给幻幻宫,让她多跑几次翼王府?貌似,这主意不错!

    “那你弄个假翼王躺g上,是为了设局请君入瓮?”

    看来这翼王还是早有准备,弄个假王爷来迷惑他们。这会儿还利用机关把自己留在了这寝殿,好吧,那就多呆一会儿,反正她本来就想见见这翼王爷。

    等她想走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机行事,总有办法离开。

    “本王收到消息夜血盟想要本王的白玉珠,想必会有人来偷。”良久,千乘牧璃想出了这么个借口。

    “原来是这样,可是,我并不是你们局里要请的那个'君'啊?”

    整个幻幻宫都知道,他们宫主桑幻幻想歪曲事实的时候就歪曲事实,就是这么任性。反正又没人看到她动的手,而且她的确不是什么君子。

    这么直接而又理所当然的否认,这是千乘牧璃所没有想到的,看来她真的是不按常理出牌。

    千乘牧璃劲自走向宋糖糖,目光没有离开过她一秒,他知道,宋糖糖对他的吸引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如若本王没有记错的话,幻幻宫主要做的事情就是偷盗之事。”

    薄唇依旧微扬,千乘牧璃说着此时已经走到宋糖糖的身边。高大的身子微微倾斜,再者微微低头,红唇靠近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对吧,桑桑。”

    桑桑?宋糖糖顿时一个激灵。

    “我不是聋子,离我远点。”宋糖糖撇了撇嘴,在千乘牧璃靠近时,不知为何心里突然打了一下鼓。

    这人好像认识她一样,没事说话靠这么近干嘛,那说话的气体飘过她耳垂,让她觉得有点痒痒的,还“桑桑”呢,害她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生气?”

    千乘牧璃尾音上扬,说完便坐到椅子上,宋糖糖回头刚好看见他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而且那身金丝黑色锦袍更是衬得他完美无瑕。但是却没有让宋糖糖感觉到任何的疏离感。

    “你在看本王的衣服?”这是千乘牧璃的肯定句。

    “嗯,衣服好看,但人更好看。”宋糖糖毫不吝啬她的夸奖,想着说不定他一个高兴还可以主动放了她。

    千乘牧璃对宋糖糖出其不意的一句话,突然无言以对,不过心情倒是真的阳光灿烂。立即发传音入密给日常管理他衣物的暗卫:今天这身衣服不用扔!

    “我站累了,看在我夸你的份上,能不能先把红绳放开。”都不知道为什么,两人明明是第一次见面,怎么说话都好像自来熟一样,宋糖糖感觉怪怪的。

    “你答应不跑,本王就放开你,毕竟本王的白玉珠不见了,而你刚好出现在本王的寝室。尽管你不承认,但是你的嫌疑还是最大的,不是吗?”

    躲在周围的暗卫们都暗暗惊叹,逆天啊,王爷原来可以说这么长的话!烈风扫了一眼神给他们:主子早就可以造长句了。

    为了引她出来,算是煞费心思,可不想相处这么一会儿就让她跑了。虽然他出手她是跑不掉,但千乘牧璃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打架上。

    “你都说是嫌疑,这还不算是呢,至于我出现在这……”宋糖糖转头想了一下,睨着千乘牧璃,双手叉腰,嚣张道:“我闺中寂寞难耐,出来溜达溜达不行啊!”

    “呵!可以。”她总有办法让他的面瘫脸破裂,做回有血有肉的人。

    “欢迎常来溜达。”千乘牧璃认为他必须先习惯习惯桑桑式的语言,就算她再说出什么稀奇古怪的话才不足为奇。

    而千乘牧璃这句认真的话,听在宋糖糖耳里就是揶揄她的意思,宋糖糖迷糊了,怎么跟她预想的相差那么大?题外话:

    糖糖:璃璃,糖亲妈说会给俺们一个饱满滴银生。璃璃:别学她说话怪里怪气,那本王勉为其难帮她求一次收藏,再求一次评论,再求一次推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