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 小糖二号把花痴的小糖一号劈晕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随着香气越来越近,宋糖糖微微蹙眉,森林香里竟然夹杂着萝迷花的味道!专门解秘药的萝迷花!

    怎么说她的师父是医圣青阳无尊,虽然宋糖糖的医术没有得其真传,但也算半个药剂师,这个花香的气味还是闻得出来的。

    宋糖糖静观其变,并不知寝室的落地衣橱内有乾坤,衣橱的雕花木门其实是暗室的第一道门。

    此时独自站在门后的千乘牧璃抿着的红唇微微上扬。榻上的暗格是连着暗室里的机关的,自宋糖糖打开暗格,千乘牧璃就知道,她来了。

    只是为什么宋糖糖在屋顶放速效迷烟的时候他都没发现?

    千乘牧璃不得不承认,宋糖糖虽然年纪轻轻,但还是有两把刷子。竟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进了翼王府,直到她触动了机关。

    而这机关已经是千乘国最先进的了,却对她开启暗格的手法没有及时反应,她连开个暗格都知道如何最大限度地减少被抓的可能性,的确不一般!而且,她那身奇怪的衣服或许有迷惑人视线的功能!

    看来她是故意留下的,才让这机关才有机可乘。幻幻宫从未失手,果然实至名归。

    无声无息,衣橱的木门向两边划开,千乘牧璃随即恢复他的面瘫脸,把内心的喜悦佯装起来。

    “幻幻宫宫主亲自莅临,本王荣幸之至。”磁性的声音摄人心悬,宋糖糖一下子转过头,沿着声音的源地看去,天啊,好一个伟岸挺拔的男子!

    剑眉浓黑而清晰,狭长的眸子里瞳光幽幽,好深邃啊!高蜓的鼻子下,自然红的薄唇微抿着,带着独特的冷傲。所有的线条棱角都在诉说着此人如雕如琢,尊贵俊逸浑然天成。

    而一身镶着金丝边的黑色锦袍更是给他增添了一丝不可侵犯的意味,似乎暗藏着神秘的力量,在这昏黄的琉璃阁室内,成为唯一主宰的颜色。

    宋糖糖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千乘牧璃看,轻轻地摇了摇头,不得不感慨这简直就是一只帅得没天理的妖孽!

    视觉接触到一身浅橙色劲装的宋糖糖,千乘牧璃深眸里闪着惊艳,只是很快又隐藏了起来。他想着有一天他一定要让她自愿在他面前摘下面具。

    明明已经连续两个夜晚在暗室里等着桑幻幻的到来,而终于等来了,也见到了,却假装不在意,仍旧一副面瘫脸。躲在暗处的惊雷很想说:主子,你这是有多别扭?

    日后被宋糖糖知道了这回事,直接戏称他是别扭的代言人。

    千乘牧璃感受到了宋糖糖晶亮的目光里有着点点的痴迷,心情大好,眸光灼灼地看着宋糖糖,而嘴角不由自己的微微扬起。

    邪气而魅惑的浅笑?宋糖糖脑袋里顿时出现了两个小家伙,小糖一号说,这个笑容她喜欢,好喜欢!但小糖二号说,不行不行,不能花痴不能花痴,这是美男计!最终小糖二号把花痴的小糖一号劈晕。

    宋糖糖内心稍稍鄙视了一下自己,可是,艾玛,这人怎么可以长得这么人神共愤!虽然冷了点,但如果配她还是可以的,咳,又胡思乱想了。

    “你,知道我?”宋糖糖打破沉寂的氛围,胡乱说了一句来掩饰她刚刚有点花痴的样子。

    一个站在g边,妖娆无限;一个站在衣橱旁,如帝王般神采绝代!昏黄的烛光映着双方的脸,没有杀气,没有暗涌,有的只是彼此探究的眼神,以及难得的一份夏夜静谧的柔和。

    呃,这情况发展得不太对吧,怎么不是剑拔弩张,相互厮杀?怎么说自己现在算是个女贼,虽然她不会承认,对,就不承认。

    “你自称‘本王’,你才是真正的翼王?”宋糖糖直面千乘牧璃,毫无惧意。

    据说如果翼王千乘牧璃的相貌在千乘国男子中是第二,那就没人敢认第一了。宋糖糖瞥了一眼榻上躺着的男子,和面前站着的一比,只要不是瞎的都会认为站着的才是真正的翼王爷。

    “是。”孤傲的语气,惜字如金。题外话:

    糖伊然今天才知道原来每个人的推荐票是有限的,如果有亲觉得文文字数太少或者不足以投出宝贵的票票,那也可以先收藏+评论,这也是莫大的鼓励!谢谢大家,么么哒!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