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这次任务我和你们一起去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前世的宋糖糖,在明是歌手,在暗可以说是女贼。在这一世重操旧业,连下属也一样两面派了,白天唱歌,晚上还要做贼,哎,真是辛苦。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做这些都是甘之如饴的,毕竟宋糖糖从来不强迫下属做不喜欢的事情。

    要是这单交易做成了,两千两进账的话,那近半年幻幻宫和酒吧的开支就都够了,那酒吧挣的钱就可以更多地救济贫民村,宋糖糖心里美滋滋地打着小算盘。

    只是买家是夜血盟,夜血盟高手云集,不管在明在暗他们都有能力拿到白玉珠,这会儿竟然花钱和幻幻宫做交易。宋糖糖托着巴掌小腮,想着或许这是惊雷报恩的一种方式吧。

    但是白玉珠在翼王府,这“翼王府”三个字使她不由得想起那蒙面黑衣男的话:你不会是云王妃,只会是翼王妃。

    “吱”的一声,此时内室的暗门被打开,宋糖糖回过头看到幻雪一脸焦虑的样子。

    “宫主。”

    幻雪急急忙忙地走到宋糖糖跟前,气息还未平定:“刚刚府上来了圣旨,说你和云王的婚约取消了,并且给云王和宋诗雅赐婚。”

    “诶,这好事啊,宫主不是不想嫁给那云王嘛,刚好称了宫主的心。”幻聪悠哉插了一句话。

    “你别吵,我还没说完呢。”幻雪白了幻聪一眼。

    宋糖糖看到幻雪额上密密的细汗,确定她在密道里是飞过来的,就让她先喝口水再慢慢说:“别急,天塌下来还有屋顶顶着呢。”

    “宫主,还有一道圣旨是给你的,但是你不在,我又是‘孤僻迟钝沉默寡言’的宋糖糖二号,只好被动地替你接了圣旨,当时情况紧急,实在来不及先向你汇报。”

    幻雪说着跪了下来:“请宫主责罚!”

    “别动不动就跪下,那圣旨说什么呢?”宋糖糖把幻雪扶起来。

    “把你赐给翼王当翼王妃,而且……中秋之前成婚。”幻雪不敢想象,她替宫主接了这么一道劲爆的圣旨,宫主会有什么反应。也不知道是不是闯祸了,说到后面声音渐小,头也低了下去。

    “翼王妃?”轻声说了一句,宋糖糖脸上写满了思索的表情,最近“翼王”这两个字出现的频率可真够频繁的。

    整个京城谁不知道翼王千乘牧璃克妻,虽然宋糖糖不迷信这个,但是在这种前提下,让她嫁给翼王,皇帝到底抽了什么风?

    那个蒙面的黑衣男到底是谁?皇帝的人?还是翼王的人?而这次的目标白玉珠是在翼王府,这真的是巧合吗?

    而且跟云王的婚约也退得容易了点,看来有人暗中做了什么手脚才让皇帝这么快下圣旨,并且那个人跟黑衣男认识。

    疑惑团团未能解,但宋糖糖向来信仰既来之则安之,想不明白的事情就先不想,走一步算一步,办法总比问题多。

    既然那边的人这么积极,她也不能落后啊,想让她当翼王妃,没那么容易!宋糖糖觉得她得先探探这翼王府的水有多深。

    “小聪,这次任务我和你们一起去。”

    白玉珠,等于大喇喇两千两啊,管它是不是巧合,这钱宋糖糖要定了!顺带先看望一下她那未来的夫君是何方神圣。

    宋糖糖托着巴掌小腮,笑得一脸狡黠,幻聪想,还好我不是宫主的敌人。

    *********

    入夜,从雪来到了迎雅苑。

    “娘,没想到那孤僻的次品竟然是解翼王克妻劫的唯一人选,真是便宜她了。”宋诗雅眉心并不舒坦。

    从雪眼中带过置疑,不过很快就舒展开来微笑道:“好了,雅儿,这个有什么好生气的,也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解呢。”

    “娘,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国师的话还有假呀?”对于一个迷信的国度,大家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

    “次品的事你就别管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你和云王的婚约已经定下,你就等着做云王妃吧!”

    听到从雪这句话,宋诗雅笑得满面春风,而从雪更是笑里藏刀,眸光里尽是阴戾:国师的话一般是灵验的,但是特殊情况下,也可以是不灵验的。题外话:

    璃璃:糖糖,快到本王的碗里来!

    糖糖(狡黠一笑):给我收藏,给我评论,给我推荐,人家就投怀送抱肿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