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非宋糖糖不可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来人,传太医!”

    皇帝着急地扶着千乘牧璃,门外的桂公公听到命令即刻前往太医院。

    “王爷!”烈风闻讯走进皇帝的书殿,给皇帝行礼后便站到一旁。

    “翼王今早可有异常?”

    烈风知道皇上是在问他,连忙回答:“回皇上,王爷作息和饮食与往常无异,只是昨晚得知或许皇上会给王爷赐婚,王爷看上去似乎心情很好,而且还给下属们打赏。”

    烈风一向面无表情,不管说的是不是谎话,千乘牧璃就是看中他这点,才特意选他跟随入宫。

    太医院之首秦太医听闻是给翼王问诊,把空闲的胡太医和赵太医也一并带过来,万一有个什么事情也好商量。

    “臣等叩见皇上,皇上……”三位太医欲给皇帝行跪拜之礼,即被皇帝打断:“免了免了,赶紧过来看看璃儿怎么样。”

    秦太医把过翼王的脉后,让胡太医和赵太医也把了一下,三人面面相觑。

    私底下商榷之后,最后秦太医汇报给皇帝:“皇上,翼王体内有一股奇特的气流导致昏迷,不似中毒之象,暂时看不出是否有生命危险,也未能确定何时能醒过来。”

    “庸医!朕要你们何用?”皇帝一吼,三个太医跪了下来。

    秦太医害怕受处罚,连忙道:“皇上,翼王这症状并非日常病痛,也非内外伤,似乎是异象。微臣建议请国师算一卦。”

    “桂富,请国师过来。”皇上暂时也没心思处罚太医,倒是听了建议请国师。

    *********

    国师听过太医的讲述,又看了看千乘牧璃,尔后用他的专属卜算工具流转圈测算。片刻过后,流转圈中间出现了两个字:婚月。

    “国师,这是何意?”皇帝仍旧坐于榻旁,面露疑惑。

    “回皇上,翼王爷并无生命危险,这个皇上大可放心,而且晚膳之前即可醒来。只是……只是日后会不定期昏迷,要解这个劫需要把翼王爷的婚事提前。”

    “那需要提前到什么时候?”

    皇帝刚问完,国师看了看流转圈上的两个字,认真道来:“婚在月前,婚在月圆,月圆之中秋。皇上,按照这一卦,翼王爷最迟需在中秋之前成婚。”

    距离中秋之日约莫三个月,皇帝立刻命人把欧阳欣蕊、皇甫云珊和宋糖糖的生辰八字递交给国师算日子。

    千乘牧璃是真的昏迷了,皇帝看着这个长得像心荷的儿子,满满的心疼。心想为何这个儿劫数如此之多,克妻和昏迷都迫切地需要一个适合的女子来解救。心荷啊,你在天之灵,请多多保佑咱们的儿子吧!

    这三个女子的生辰都是合得上千乘牧璃的,只要对比了日子便可,国师很快就完成了比对:“启禀皇上,人选已定好,非宋糖糖不可。”

    这个结果,皇帝有些意外,这宋糖糖和云儿有婚约,但芷兰和云儿都想解除这桩婚事,而璃儿昏迷前说过不介意娶名声不好的宋糖糖。

    是璃儿想成全云儿也成全自己?还是说这真的是天意?

    本来想着忠义侯府深得民心,让皇甫云珊和璃儿配对,这忠义侯便可成为璃儿的一大助力。既然算来算去都是宋糖糖,那也只能宋糖糖了。虽然并非他看中的人选,但只要璃儿好好的,娶谁又有何相干?

    皇帝想开了,让烈风等人守着千乘牧璃,随即书写了两道圣旨,并刻不容缓地飞往丞相府。

    而室外的历雨也接到了烈风的传音入密:如常顺利!

    一切尽在千乘牧璃的计划和意料之中,而此时正在酒吧后院看账簿的宋糖糖还不知道,翼王千乘牧璃由于等不及他人推波助澜,他已主动出击把她给卖了,只是卖给了他自己罢了。题外话:

    某人问:糖糖还不出来?

    糖伊然(忧桑中无法自拔):大家都没意见,你也别有意见了。推荐飘零,收藏和评论也寥寥,这让我情何以堪?

    如果有亲养文,也可以先收藏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