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 克妻有解的风声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必须加快事情发展的速度,让他父皇尽快赐婚,千乘牧璃问:“这三人里面,谁离及笄的时间最短?”

    “宋糖糖还有三个月,而皇甫云珊是三个半月,欧阳欣蕊是五个月后。”惊雷即刻回答道。

    “烈风,明日安排本王进宫面圣,就说‘本王许久不曾与父皇对弈,甚是想念。’”千乘牧璃狭长的黑眸光亮灼灼。

    明日,十五?

    烈风、历雨、惊雷三人都惊讶地看向千乘牧璃,因为每逢十五千乘牧璃都会因为焰尾毒发作而昏迷并且内力尽失,过去的这一天他都要到鹰目崖的丛林暖池泡药浴,十五过后才能回翼王府。

    上个月突然提前发作,但因为吃了一颗百草神丹,后来白仁朴说以后泡半天就可以了,可是现在都不能确定焰尾毒能否等到主子从皇宫回王府后再发作,这样想来,明日进宫还是很冒险。

    “主子,明日十五,按例是要去鹰目崖泡药浴。”惊雷担心的提醒,或许主子是一时忘记了这重要的事情。如果主子在皇上或者其他人面前晕倒,这事情就大条了。

    “按吩咐去做即可,另,叫国师再来一趟。”

    惊雷自是知道的,主子的心思不能猜,不能猜……

    历雨见惊雷离开去找国师,烈风又一副无情脸,他实在有话要说而且不得不说:“主子,夜电那边我会通知他守好糖果苑,烈风明日又随你进宫,那让属下带二十名暗卫暗中待命吧,以防万一。”

    毕竟千乘牧璃万一晕倒,那是不到时候醒不来的,等同于砧板上的鱼肉,怕是周围有刀俎。有自己人在也好有个照应。

    “嗯。”千乘牧璃轻轻点了点头。

    *********

    昱日,千乘牧璃带着烈风进宫,去了皇帝的太和殿。

    对于千乘牧璃能够主动找自己对弈,皇帝千乘振轩喜出望外,只要不是特别着急的事情,都交代推后处理。

    “等等,朕不走这步了。”皇帝见对方要将自己的军,连忙用手挡住,把刚刚下的子拿回来。

    “父皇,你又悔棋!”千乘牧璃剑眉微蹙,虽话语无温度,但皇帝一点都不介意。

    “哈哈,朕就悔棋怎么了!整个王朝就你敢赢朕。”连下了三盘棋,皇帝都输了,不过倒是输得心服口服,心情也非常好。

    “再来再来,朕就不信赢不了自己的儿。”千乘牧璃也就随皇帝喜好,继续和他下棋。

    其实千乘振轩明白,他这个儿子少言寡语,也极少进宫,这会儿竟然主动找他对弈,估计是听到关于他克妻有解的风声。陪他下棋这么久,也算沉得住气,对这事也没提一个字。

    “璃儿,你今天不会仅仅和父皇下棋吧?”千乘振轩微笑着道。

    “户部上交名单之事,儿臣已知。”千乘牧璃看着棋盘,说着便下了一个棋子。

    皇帝拿棋子的手停了一下,“嗯,终于守的云开见月明,朕一直担心你无妻无子嗣,这下好了,既然出现了合适的人选,朕择日就给你指婚。”

    “儿臣谢过父皇。”千乘牧璃平缓的语气,看不出情绪。

    “刑部尚书向朕提议,想让朕把其千金欧阳欣蕊指婚于你,璃儿有何看法?”皇帝也想听听千乘牧璃的想法。

    “儿臣全凭父皇做主,父皇让儿臣娶谁,儿臣就娶谁,即使是娶名声不好的宋糖糖,儿臣也愿意。”

    千乘牧璃不温不火的语气,却让皇帝听出了无奈和心疼,想必这个儿子为克妻之事也是伤神伤心,连名声不好的宋糖糖也不介意。而且他这个儿子从未在他面前说过这么长的一句话。

    在皇帝神思间,千乘牧璃此时发动了内力,逼着那股流窜的气流冲上来。不久,他的额头就出现汗滴,眼前开始出现迷雾……

    “璃儿,既然有三个人选,而且宋糖糖已有婚约在身,那……璃儿!璃儿!”皇帝未完的话断在千乘牧璃倒下之际。题外话:

    千乘牧璃(又凶糖伊然):为什么让本王晕倒?为什么这章没有糖糖?

    糖伊然:是你自己要晕的!糖糖让她休息一下,她脸皮比较厚,好帮我求收藏,求评论,求推荐!如果有亲耐滴喊糖糖出来,俺也可以让她早点和你见面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