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 不想等太久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自从那天晚上从糖果苑回来之后,千乘牧璃都没有再去糖果苑,只是每天都必须听夜电汇报宋糖糖的事情。

    而今夜翼王府的千桑殿里,惊雷和烈风带回了其他消息。

    “主子,户部尚书那边已经把适合与你婚配的千金名单呈给皇上,名单里有三个人,分别是刑部尚书千金欧阳欣蕊,忠义侯千金皇甫云珊及丞相府的宋糖糖。这里面宋糖糖有婚约在身。”

    惊雷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千乘牧璃,感觉到自己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身上有股冷气袭来。

    深呼吸后继续道:“而据梅林宫内应汇报,梅妃已经向皇上提出建议用宋诗雅换宋糖糖与云王成婚。”但皇上没答应。这次他的感觉没错,最后一句话不说,千桑殿的气候都回暖了。

    一手靠着上位的椅子扶手,一手把玩着变成浅橙色的玉锦缎带,千乘牧璃虽脸上看不出表情,但狭长的黑眸里却有了许多不明的东西,并且又开始忽视周遭的人和事。

    而端坐在一旁的白仁朴像看一朵花似的看着这样的千乘牧璃,拳头半握顶着下巴一言不发。

    “白仁朴!”千乘牧璃斜睨一眼白仁朴,用眼神告诉他:收起你花痴的目光!

    “传言继续散播,发动后宫嘲笑梅妃。历雨通知夜电依旧秘密保护糖果苑,以糖果苑安全为第一。”千乘牧璃说着把缎带收入胸前的衣服里。

    不知不觉,对糖果苑不再是“监视”,而是“保护”。

    “诶,我说阿璃,你是不是看上那宋什么糖的,想从云王手里抢过来?”

    “她没在云王手里!”

    千乘牧璃的回答很严肃,让白仁朴肯定了他的猜测,果然是看上了!

    白仁朴挑了一下粗眉,“可是宋糖糖三年前就变得又孤僻又丑陋,到时要是娶回来,那你们岂不是相看两无言?没想到你口味这么重。”

    “还有上次历雨采的血并不是宋糖糖的,而你现在都不关心这事了,虽然说你的焰尾毒已经解了一半,但你还是会昏迷和失去内力的,你仇家那么多,这对你可是万分不利。”

    “暂时不要动她。还有,你可以走了。”千乘牧璃一句话堵了白仁朴的喋喋不休。

    见千乘牧璃这样说,白仁朴一口气上了喉咙:“行行行,每次帮你检查完身体就赶我走,我走就是了,你们三个别拦着我,别拦着我啊。”

    烈风、历雨、惊雷三人头顶黑线:我们没有拦着你。

    白仁朴说着便往外走,想着如果宋糖糖的血真的是子桑圣女血,其实他还想研究研究这血来着。

    “主子,属下有一事要报。”

    千乘牧璃看着烈风,烈风明白这是主子让他继续说下去,但凭跟随主子多年这个默契还是有的。

    烈风的汇报中说,刑部尚书欧阳柏坤私下觐见了皇上,据说是向皇上表明其女欧阳欣蕊对翼王有意,希望能在帮助翼王的基础上和翼王喜结连理。

    而宋丞相则曾请教皇上为何其女宋糖糖有婚约在身,也并入了名册中。

    其实皇帝当时让户部尚书提交名册时,国师建议把范围放宽,只要是未婚且曾入过军队的均可考虑。刚好欧阳柏坤和宋正滔从前是从武职的。

    但是皇上的心中人选是皇甫云珊,所以并没有及时答复刑部尚书。

    虽然现状中,宋糖糖各方面是比不上其他名媛,但这段日子千乘牧璃的言行都在说明他很重视宋糖糖。这半路杀出两个程咬金,惊雷听了烈风的消息倒是无法无动于衷。

    “主子,这刑部尚书的消息倒是灵通,户部前脚刚上交名单,他后脚就去见皇上。要不要派人监视刑部尚书府和忠义侯府?”

    千乘牧璃深眸如剑,看来梅妃的煽动暂时无法撼动他父皇取消宋糖糖和云王的婚约,而以刑部尚书的为人也会想方设法帮助欧阳欣蕊,而他父皇心中的儿媳人选却是皇甫云珊。

    不是他害怕各种阻碍,而是要一一扫清障碍实在太麻烦,千乘牧璃心里着急,不想等太久了。题外话:

    亲耐滴们,糖伊然很稀罕众宝的收藏、骚扰和推荐!看这寥寥的数据,叫我情何以堪堪堪……

    每天一更,各位亲周末愉快……么么哒!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