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绝对是脑子被驴踢了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宋糖糖随即听到“咻”的一声,双手就被反钳在身后,整个人被动地贴近了千乘牧璃的胸膛。

    淡淡的青香扑面而来,这清香带着森林般的刚毅,让宋糖糖大脑有了一瞬间的空白。

    “你你你你……”

    从未如此零距离接触过男人的宋糖糖,胸口贴着千乘牧璃,突然舌头打结,完全顾不上自己的心跳在加速。

    当然,之前在皇宫救人那次除外,当时除了想着救人逃跑还是救人逃跑,而且也并不像现在这样面对面贴着,紧紧贴着……除了还是。

    她的柔软感受到了他前胸的结实和硬朗,这样的身材应该很好吧,会有几块腹肌?苍天啊,她到底在想什么!

    这人是牛力气啊,宋糖糖挣扎不开,涨红了脸,只能咬着下唇拼命摇头。

    千乘牧璃好不到哪里去,听到她说“克妻佬”时,情不自禁想抱着她说他不是克妻,可是一旦抱住了,却又是他想不到的另外一回事。

    时刻念想的佳人在怀,心脏咚咚咚地加速不说,他忘记了他要说的话。而且宋糖糖还不怕死地在他怀里扭来扭去,更加意想不到的是,他的小璃璃在慢慢起着变化。

    轰!

    千乘牧璃被自己吓到了!如何是好?

    宋糖糖似乎也感觉到了慢慢地有个硬物抵着她小腹,惊恐得就要喊出来的时候,眼前影子一晃,千乘牧璃突然消失了。

    一切恢复平静,只有房间的窗户在摇晃了几下,证明刚才真的有人从这里飞出去。

    夜电和和幻幻宫的卫士这回倒是发现了有人从宋糖糖的房间里飞出来,要是这样都发现不了,宋糖糖就会怀疑他们都是刚才那的人。嗯,没错,千乘牧璃已经光荣地被宋糖糖定义为了。

    “全部脱掉上衣,淋一桶冰水后到屋顶上去罚站,到天亮为止!”这话绝对是咬牙切齿而出。

    众壮士接到处罚命令之后听到了“嘭!”的一声巨响,宋糖糖把房门关上了。

    夜电内牛满面:主子,你到底对这二小姐做了什么呀。为什么每次在兄弟面前出丑的总是他?他这个被殃及的池鱼回去之后能加月银吗?

    宋糖糖拿了毛毯盖在红豆身上,接着就在榻上躺了下来,今晚这么一折腾,毫无睡意。

    这个黑衣男开始是拿匕首搁她脖子上,但事实上却没有要害她的意思。

    只要是男人看到她这张不协调的丑脸都会退避三舍,但是他竟然含情脉脉地看着她不说,到后面还强制抱她。

    气场这么大,应该不是个简单的角色,这厮估计是要什么女人都有吧,他NND竟然还耍,不可原谅!

    从头到脚没有一处想得通他的所言所语和所作所为,绝对是脑子被驴踢了,鉴定完毕。宋糖糖一个翻身决定睡大觉。

    而从雪和宋诗雅去找宋正滔告状时,宋正滔命人对迎雪苑重新寻找,确认玉如意是不是真的被盗。结果玉如意在迎雪苑里的其中一间客房找到了,从雪也就吃了个哑巴亏。

    宋正滔之所以不去糖果苑,是他始终想着三年前宋糖糖一场大病后崇天法师的告诫,在宋糖糖成婚之前,尽量少管她,也让府上之人不要打扰她,宋糖糖吉人自有天相。

    可怜宋正滔职务繁忙,根本不知道宋糖糖三年前遇害的事情,只是听从雪说她大病了一场。宋正滔其实非常心疼女儿宋糖糖,却不能表现出来,他也很苦。希望以后糖糖可以明白他就好。

    而从那天半夜开始,连续三天晚上,从雪和宋诗雅均无故半夜浑身痛醒,但却无法动弹也无法呼叫。只能在榻上被动承受着锥心刺痛,眼泪都把枕头打湿了。

    大夫看过了也查不出任何问题,她们暗暗把这一切都算在了宋糖糖头上……

    从雪一直觉得很诡异,三年前给宋糖糖下过各种各样的毒药她都毫发无损,后来明明已经断气了,却又活了过来。

    从雪得出了一个结论,宋糖糖可能是妖女……而且:不能留!题外话:

    糖糖生气了,千乘牧璃只好主动一点,让夜血盟四大护法拉横幅游街,横幅上写:求收藏,求评论,求推荐!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