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 你说那个克妻佬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逐渐进入夏夜,虫鸣啾啾响。

    宋糖糖双手交叉于胸前,眼溜溜地观察着四周,这人是要和她比耐性吗?

    许久无动静,宋糖糖对着空气放狠话:“阁下要是再不出来,本小姐就只好放迷烟,把你迷晕之后,脱光你的衣服,在你胸前的猪皮上写‘本人无耻下流’,然后把你吊在翠烟楼的大门上!”

    “呵!”邪魅的声音从头上传来,宋糖糖没来得及抬头看清,脖子旁边已经出现了一把发亮的匕首。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神速?

    “你想杀我?”宋糖糖袖子里的流星针已经滑落在其手掌中,随时发出。

    可是这人的速度快到让她不得不承认,她可能不是这黑衣男的对手,刀离脖子太近,不适合武斗,只能智取。

    宋糖糖瞥了两眼拿刀架在她脖子上的人,黑色的夜行衣套在欣长笔挺的身上,散发着强大的气场,冷硬的剑眉和蒙面巾之间是一双灼热的黑眸,狭长而深幽。

    撞见这眼神,宋糖糖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人什么眼神啊,竟然含情脉脉的看着她,难道想gou引她?

    停!她鄙视了一下自己,胡思乱想的毛病又犯了。

    事实上,千乘牧璃的确是用恋人的目光注视着宋糖糖,只是他自己还不知道。

    “大侠,有话好说,有事好商量。”宋糖糖涂得厚厚的红唇弯成月亮形,用食指轻轻地推开匕首,她断定这人不会杀她,如若要杀,她和红豆早见阎王去了。

    千乘牧璃也就随她推开匕首了,毕竟他只是想着试试她,并且让她不要大喊大叫而已,毕竟一个简单的大家闺秀,看见刀子早就吓晕了。

    真的是她,错不了!

    顺利地推开匕首,宋糖糖步伐轻轻地远离千乘牧璃,走到靠近门口的那张椅子。

    “不会伤害你。”

    磁性的声音响起,宋糖糖手中的流星针突然收紧,这人怎么知道她想趁其不意好发出流星针控制他?她的手明明背在后面。

    好女子不吃眼前亏,这人高深莫测,看在他无害的份上,还是省点流星针吧。

    “咳,不知大侠深夜到访,所谓何事?”宋糖糖有个习惯,一咳就是假正经。

    她说完后还故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顺便把淑女形象扔到了厨房边的那口深井里。接着双眼稍稍眯起,做出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似乎在说,本小姐要睡觉,没事你可以滚了。

    宋糖糖不知,她这副模样再一次地愉悦了千乘牧璃,她已经成了他势在必得的猎物。

    “玉如意被盗之事,无须担心。”

    千乘牧璃心情很美丽,任这语气再无温度,竟也让宋糖糖感受到了一丝温柔的意味。

    “你有什么目的?”

    宋糖糖敢肯定,并且十分确定,这人尽管无任何敌意,但绝对目的不纯,天生的气场又这么大,这人非富即贵啊。

    不是常人的思维,这时候她不是应该问他是谁,问他为什么要帮她吗?千乘牧璃突然发现,想要更好地认识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见千乘牧璃看着自己不出声,宋糖糖也不扭捏地回看着他。

    两人就这样互相看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在眉目传情!

    最后,宋糖糖实在是受不了千乘牧璃魔力的目光,没好气地说:“那玉如意是你偷的吧?”

    千乘牧璃蒙面巾下,薄唇微微扬起,玉如意不是他偷的,但是是他让人偷的。

    他是不会告诉宋糖糖,其实她的糖果苑在云王来过之后就多了一个黑狐堂的彪士。而且黑狐堂和从雪有着特殊的关系。

    黑狐堂里有五彪士,每一个彪士都能以一敌十,还有只有一个在这糖果苑,要不然他就要放火烧迎雪苑了。

    为了保护糖果苑,他只好让迎雪苑那边发生点事情把黑狐堂的彪士吸引过去,再利用这个空档让惊雷对糖果苑布局特级暗卫保护层。

    刚刚收到惊雷的传音入密,布局顺利完成,这下千乘牧璃不用担心再有其他人暗地里接近糖果苑。当然,幻幻宫的卫士除外。

    “是不是都不重要。你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只要记住一件事情即可。”

    “什么事情?”宋糖糖倒是好奇这黑衣男会说出什么事情来。

    “记着,你不会是云王妃,只会是翼王妃。”斩钉截铁的话,千乘牧璃说得无比认真。

    “翼王?你说那个克妻佬?”宋糖糖疑惑的话语一出,房间里的温度骤降,某人不高兴了。题外话:

    砰!宋糖糖拿了一个平底锅一把拍在千乘牧璃后脑勺上:“快点去求收藏,求骚扰,求推荐!”

    千乘牧璃怒视糖伊然:“你找死?”

    糖伊然害怕躲一边拿起大喇叭:书名要改,求收藏,求骚扰,求推荐,窝耐泥,耐着泥,就像老叔耐大米!

    (不好意素,普冬花不是狠标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