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二小姐好威武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夜晚,静谧的糖果苑。

    夜电以保护糖果苑安全为由留在了宋糖糖的身边,而宋糖糖刚好想起之前有探子和幻雪交手的事情,便让夜电和其他幻幻宫的卫士暗地里守护糖果苑。

    没有带面具,也没有带人皮面具,只是化妆和变声,宋糖糖知道夜电和惊雷都在怀疑她是幻幻宫的那个婢女。

    怀疑就怀疑吧,只要不是她的敌人,也没什么大不了。

    宋糖糖刚沐浴完毕,红豆正在帮宋糖糖用干的毛巾擦着湿哒哒的青丝。

    “小姐,你这发质真好,细细的,又柔柔的。”红豆语毕,院子里便传来了骚动的声音,似乎是喊着抓刺客之类的。

    “红豆,出去看看发生什么事。”

    红豆没来得及回话,宋糖糖就听到“砰”的一声,回过头只见红豆已经晕倒在地上。

    宋糖糖不慌不忙站起来,莞尔道:“既然来了,何不出来打个相识?”

    没有任何回应,但总感觉有一双灼热的目光注视着她,这人真是高啊,夜血盟四大护法之一的夜电都没发现这人进了糖果苑,而且还进了她的闺房。

    无奈她没有内力,要不是红豆晕倒了,她根本不知道有人藏在她的房间里。

    古人神马内力的最讨厌了,偏偏她又不能练内力,老头子说过:糖丫头啊,你的血是剧毒,运用内力或者输入内力,会刺激到毒液互相冲撞,性命堪忧啊。

    此时,房门已经被拍响,传来夜电的声音:“二小姐,从雪和宋诗雅带人过来糖果苑了,说有盗贼偷了迎雪苑的东西。”夜电毫不客气地直呼她们的名字。

    宋糖糖已经把红豆移到长椅上躺着,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她知道随着她婚事的接近,糖果苑是越来越不安宁了。不安宁就不安宁吧,反正现在她已经不再是三年前的宋糖糖,可以任人肆意捏圆搓扁!

    “不知从夫人大驾光临,有何贵干?”宋糖糖冷眼相待,毕竟面前的人可是谋杀原主的凶手啊。

    众人皆一愣,这二小姐不孤僻了?眼神犀利不说,竟然一见人就开口,不过不管怎样,她们今天一定要给宋糖糖扣上家贼的帽子,把她残次品的名声扩大,助云王退婚一臂之力。

    “宋糖糖,我迎雪苑里价值连城的玉如意今晚离奇失踪,府上侍卫抓到了这个盗贼,他说是受你指使,玉如意也被你藏起来了,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从雪脸上戾气横生,事实上她也不知道玉如意被谁偷了,只是她苑里刚好发生失窃事情,何不利用此机会污蔑一下宋糖糖。

    宋糖糖瞥了一眼被压跪在地上的黑衣盗贼,白眼一翻,直接掉头往闺房走。只留下一句:“夜电,除非爹爹过来,其他无关人士轰出去,免得污染了我糖果苑的空气。”

    夜电觉得,二小姐好威武。随即把从雪带过来的侍卫一个个甩出了糖果苑,声声嗷嗷!从雪和宋诗雅一下子受惊,往后退出去。

    宋诗雅气急败坏:“宋糖糖,你这个家贼,牧云哥哥不会和你成婚的!”

    从雪一脸怒气:“贱蹄子,你反了,我是相府夫人,你竟敢轰我出去,还留野男人在苑里,我这就告诉相爷去,你等着瞧!”尖锐刺耳的声音渐行渐远。

    家贼?贱蹄子?野男人?

    暗地里的那个人眸若剑光,浑身杀气传递到了夜血盟每个暗卫的身上!

    而夜电收到了传音入密:无伤之痛!

    看来这两母女免不了受一番折磨,看不见伤口的痛,痛且自知,无处申诉。而且还骂到了他身上,夜电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这下终于恢复了平静。

    房门阖上,宋糖糖没让夜电和暗卫到她房里抓人,她想或许这个藏在她房间的人才是真正的贼客,而从雪只是顺水推舟利用这次机会把脏水泼到她身上。题外话:

    糖伊然(拿起麦克风):咳咳,亲耐的们,欢迎你们轻轻地来,并且留下一片云彩!书名会改,求收藏,求评论,求推荐!说完了,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