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这血没有毒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当天,宋糖糖离开天香楼之后,便带着之前偷来的百草神丹,往奇峰山上去。

    此时山上古色古香的民房里,一灰衣老者正在摆弄着桌子上的瓶瓶罐罐,宋糖糖用针扎着手指,让血滴在小碗上。

    “老头子,十滴血真的够吗?”宋糖糖似乎想挤多一点血出来。

    老者一听,急了:“糖丫头,你的血那么毒,十滴刚刚好,千万别给我多了或者少了。”

    “知道啦,我只是随便问问,对了,我之前救的那个夜血盟的人也中了焰尾毒,你不是说焰尾毒毒丸世上只有两颗吗,怎么这么巧?”

    “是只有两颗,而百草神丹也只有三颗,当年我师父也就是你祖师爷刚炼出药丸来,还没来得及传授药方给我就仙逝了,而焰尾毒丸和百草神丹也同时被盗了。”老者想起往事,轻叹一声。

    “你说你救的人也中了焰尾毒,那你是否打算帮他解毒?”老者问道。

    “再看吧,反正焰尾毒又不会死人,老头,你说浩星师兄什么时候会过来呢?”宋糖糖已经把装着十滴血的小碗递给老者,这个青阳山庄的老庄主。

    “就知道挂念你浩星师兄,要不是要送丹药过来,我想你是忘了山上还有我这个老头呢。”

    宋糖糖靠近老庄主,笑着用手轻轻拍了拍老庄主的肩膀:“哎呀,我这不是为了你嘛,浩星师兄早点来可以早点解毒,这样他就可以更好地帮你打理青阳山庄,你想多逍遥就有多逍遥。”说完还朝老庄主眨了一下眼睛。

    老庄主话锋一转变得语重心长:“呵,你就嘴皮子厉害,不过我提醒你啊,你对浩星只能有兄长之情,不能有其他不该有的感情,记住了吗?”

    宋糖糖双手掏耳朵,烦躁地摇了摇头:“我知道了,老头子,你这话已经说了八百遍了,我耳朵起茧了!”

    “好好好,你记得就行,那你和二皇子的婚约有什么打算,老头子我比谁都希望你能幸福。”

    “放心,山人自有妙计,尤其是过了明天,那什么皇子的更加不想娶我。”宋糖糖胸有成竹的样子。

    想着明天的事情,得先回去丞相府睡个好觉才行。宋糖糖告别了老庄主便离开了奇峰山。

    天色早已暗了下来,在路上的宋糖糖不知,此时糖果苑的假宋糖糖幻雪正和蒙面的历雨掐架中。

    “你这个鬼祟的小人,竟敢偷袭本小姐!”幻雪说着飞身拿剑直指历雨的胸口,历雨巧妙地身体往后一弯,趁着距离这么接近,手中的匕首往幻雪手臂一划,接着匕首的刀尖朝上竖起,刀上的血便流到刀柄的小孔里。

    此时历雨已退离幻雪:“没想到二小姐竟然会武,今日借二小姐之血一用,有多冒犯也只能请多多包涵。”历雨说着便飞出糖果苑。

    “可恶!你这小人伤了我还想我包涵,别让我再见到你,哼!”

    小姐还没回来,手臂又受了伤,只能让他跑了。幻雪想着便回屋里,让红豆找药包扎伤口。

    回到糖果苑的宋糖糖得知这事情后,连夜发信号给幻冰,让她派武功较好的人过来守住糖果苑,唯一担心的就是幻幻宫的人善于盗却不善武斗,如果来着武功高强就麻烦,看来要跟老头子要多一点各类毒药和秘药才行。

    没想到平静了三年的糖果苑开始不平静了,到底是谁要取她的血?取她的血又要做什么?目前知道她的血特殊的人只有老头子和浩星师兄,但不可能是他们。

    想着想着困意连连,先不想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宋糖糖倒头便睡。

    ******************

    灯火通明,翼王府。

    白仁朴对历雨拿回来的血液检查了两遍,摇了摇头:“这血没有毒,看来宋糖糖这条线索是断了。”

    “继续监视糖果苑。”面瘫的千乘牧璃只说了这句话,深邃的黑眸深不见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