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 黄花大闺女选拔赛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一刻钟过后,站在石桌前的是七个“黄花大闺女”,鲜艳的衣裙,长发盘成流行的发髻,头上戴着大朵大朵的红花,好在暗卫们的头发够长,不用戴假发。

    至于妆容嘛,呃,这些壮士的嘴唇普遍偏厚,涂得红红的,看着像腊肠,脸上胡茬也够明显。乍看上去还算满意,宋糖糖轻轻地点了点头。

    惊雷和第一关出列的三个暗卫脸都在不停地抽搐,宋糖糖看他们忍笑忍得这么辛苦,很人道地提醒他们:“各位想笑就笑,何须隐忍,憋坏了对身体不好啊。”

    然后转头安抚无奈的七大“美人”,声音顿时变得掷地有声:“兄弟们,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今天你们能够穿上这身衣服站在这里,就代表着你们存在的价值!你们应该感到荣幸,感到骄傲!如果今天你们谁能够被选上,这说明那个谁又多了一项能力,这项能力叫做演技,演技好不仅可以迷惑敌人,还可以保护自己。”

    宋糖糖见“七美人”中有五个人的脸上重新换发朝阳般的精神面貌,不禁为自己按了一百个赞。

    “第一名和第七名出列,你们脸皮不够厚,现在可以回去换回原来的衣服。然后和那三个黑衣男站一起。”

    黑衣男?那天晚上桑幻幻也是这么叫他的。千乘牧璃有点怀念,不过骄傲而又高贵的他是不会承认的。

    千乘牧璃小小的出神间,宋糖糖继续:“现在进行第三关,也是最后一关,请大家把自己想象成美丽的女子,然后听我口令。”

    “全部向后转,放松一点,小步法、扭腰往前走两步。”

    五大“美人”:……

    “伸出右手小指抠鼻孔,然后慢慢转过身来,记得面带微笑哦。”

    “哈哈!有趣,三皇兄,今天跟你过来果然没错。”穿着浅蓝色袍子的男子兴致满满地说道。

    “停止抠鼻孔,两手揉丝巾,然后把手中的丝巾往前挥一下,露出你们妩媚娇羞的表情。”

    “五大美人”:内心很忧伤……

    “扭腰往前走,一边走一边用双手把你们胸前那圆圆的巨无霸,往上托一托,拱一拱,重复两次。”宋糖糖说到“托一托,拱一拱”的时候还特意加重语气放慢了语速。

    五大“美人”:我想去SHI!

    幻冰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宋糖糖,无奈又好笑,内心在呼喊:宫主,注意形象,形象!

    大家都看了五个“美人”拱胸的经典模样,此时惊雷和另外五个暗卫都已经反胃,有人甚至用手捂住嘴巴,估计是吐了。

    楼上的三个男人,白仁朴和浅蓝袍男子已经转过脸,捂了下胸口,往下顺了一顺,然后深呼吸,不再看窗外。不管是听觉上还是视觉上,貌似受不这样的刺激。

    白仁朴看着一桌子佳肴:“本公子决定,不用午膳,四皇子,阿璃,你们吃吧。”

    浅蓝袍的男子正是四皇子千乘牧帆,斜睨了一眼桌子:“没胃口!”

    千乘牧璃把玩着手中已经变成紫色的缎带,薄唇紧抿,黑眸稍稍眯了一下,直直盯着语言粗俗大胆的幻幻宫婢女,用内力压下胃里翻滚的东西。他现在能确定,这肯定不是一个婢女能做到的,能激扬士气,能安抚人心,说话时那自身散发的气场,恐怕连皇宫里的公主都比不上。

    宋糖糖对在场男性的表现甚是满意,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不过具体人选得参考一下观众的意见。宋糖糖走到另外五个暗卫面前:“你们刚刚也看了他们五个人的表演,现在说一下你们当时看到哪个人最想吐?”

    “第三个!”这回答是巧啊,五个人只有一个答案。

    “第三名出列,恭喜你成为这次黄花大闺女选拔赛的优胜者!”宋糖糖心情美美滴,完全不知道她已经被某人盯上了。

    被选出来的是夜血盟四大护法之一的夜电,此时他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伤心,他能说他只是被惊雷叫来充数的吗?他能说他的胡茬是假的吗?那五个说看到他最想吐的兔崽子该不会是平时对他们训练太严格现在伺机报复吧?

    “夜公子,既然人已经选出来了,明天让他辰时在丞相府的后门等候,自会有人接应。”幻冰此时已经站起来,“今天就不多打扰了,我还要回去把事情禀告给宫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