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 章 它从黑色变成了银白色

柔情悍王,绝恋毒血歌妃 +A -A

    此时鹰目崖,夜血盟总部。

    石制的墙壁,墨绿色中透着寒冷的诡异,一直往深处延伸。

    千乘牧璃安安静静地躺在石榻上,而作为他的好友神医白仁朴正专心致志地给他处理小腿上的伤口。惊雷和历雨站在旁边,随时待命。

    “阿璃,这次你的焰尾毒提前发作,内力瞬间全失,按理只有昏迷一天过后才能恢复。但是刚刚检查过,你体内毒素已经减半,而且内力恢复的速度比之前都要快,你偷到百草神丹了?”白仁朴疑惑道。

    “没。”千乘牧璃一如既往地惜字如金。

    白仁朴等着千乘牧璃的下文,结果没有下文。

    不禁抬头望过去,只见他面无表情地盯着那条染血的黑丝缎带,不,此时应该叫银丝缎带才对。因为自从进了这个放满夜明珠的房间,它就从黑色变成了银白色,有点微微的闪亮。

    “丝带拿去清洗,不得损坏!”良久,千乘璃薄唇轻启,就吐出这么一句话。

    “是!”惊雷小心翼翼地拿起丝带往外走,还没走出门口,就听到一句“慢!”

    “丝带拿回来,去打一盆清水进来。”

    惊雷在心里唱:主人的心思,你别猜啊你别猜,因为猜也猜不中。

    按照千乘牧璃的要求照做之后,惊雷、历雨和白仁朴三个人站成一排,瞠目结舌。

    因为他们看到了身居高位的千乘牧璃竟然,竟然在洗那条带血的丝带!

    别说他是夜血盟的盟主,更是当朝的翼王,什么时候需要他来做这种事情?更重要的是,整个千乘国,谁不知道翼王的洁癖症已经病入膏肓,他每天穿过的衣服都是要扔掉的。

    千乘牧璃轻轻地搓着手中的缎带,深幽的黑眸始终没有离开它的意思,深刻的五官依然没有表情。

    站着的三人觉得眼前这景象怎么看怎么违和。白仁朴实在忍不住道:“阿璃,你,你怎么……?”

    “救本王的人是幻幻宫的宫主桑幻幻,百草神丹被她先偷去了,后来救我的时候给了我一颗。”

    这下白仁朴两眼放光,来了兴致,“盗神桑幻幻?你们应该不熟吧,她竟然舍得给你一颗百草神丹。”

    “她让本王做她的人,本王答应了。”

    毫不意外,听到这句话的三个人都凌乱了,耳边似乎有回音:做她的人,做她的人……

    “本王告诉她我是夜血盟护法惊雷,所以,必要的时候,惊雷你要假扮本王。还有,若她到天香楼找你,满足她一切要求。”

    惊雷愣了一下,机械地转头看向千乘牧璃:“一切要求?”

    千乘牧璃想到桑幻幻救他的时候,毫无禁忌地和他抱在一起,挑眉补充了一句:“财物除外,其他事情上报。”

    “属下遵命!”惊雷的内心再一次唱起了歌:主人的心思你别猜啊你别猜……

    “阿璃,既然你已经吃了百草神丹,接下来只要找到子桑圣女之血,你体内的焰尾毒即可除尽。”白仁朴缓缓而道。

    “历雨,可有消息?”千乘牧璃说着把手中的缎带折叠在两掌之间,用内力烘干。

    “回主子,子桑族是一个神秘而又很小的民族,上一任圣女是子桑灵月,十五年前为了保住子桑族,以和亲的名义嫁给了当朝丞相宋正滔,不知是不是宋丞相想保护子桑灵月,当时对外声称她的名字叫唐果,但在十四年前生完宋糖糖之后去世。这个宋糖糖本是京城第一名媛,但据说在三年前突然生了一场大病得了魔怔,之后变得丑陋孤僻迟钝,极少出丞相府,据说连房门都很少出。”

    历雨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子桑族现在已经没有明确的圣女,只是原来的圣女留下了宋糖糖这一血脉,至于要不要查她,请主子明示。”

    “白仁朴,有何看法?”千乘牧璃问道。

    白仁朴看向千乘牧璃:“只要取她少量的血确定有没有毒就可以了,传说子桑圣女的血是世上最毒的东西,所以百毒不侵,而且对于中毒之人,还可以作为解药,只是要把握好剂量,否则也会弄巧成拙。”

    “历雨,派人盯着整个丞相府,看好时机取血,给你三天时间。”千乘牧璃狭长的黑眸中闪过坚定。

    “是,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