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一天只能说一次的情话

江少,情深不晚 +A -A

    ¤£?????许欢馨抱着签好的文件从办公室出来,靠在门上皱眉深思。

    “怎么了?”岑依依拿着文件站起,欲往办公室借口何解,没想到欢馨挡住门口。

    “副总今天心情不好。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许欢馨觉得很奇怪,虽然江昊霖没有因拿错文件而骂自己。但隐约感觉他心情不好。

    刚才会议上,严肃的他与平时一样判断准确,可她就是觉得不对劲。

    “是吗?不觉得。”

    也许真的是自己多心了吧?许欢馨依旧沉思。

    倒是岑依依等得不耐烦,“你可以让开了吗?我有事找副总。”

    “噢,抱歉。”欢馨马上让开,抱着签名的文件到自己座位上核实。

    门再度被打开之时,岑依依一脸委屈,眼底泛着泪光。

    “他生气骂你了?”看到依依往下坠的眼泪,欢馨慌慌张张站起,走到她面前小心翼翼问。

    岑依依没有说话,只是抹掉脸上泪水,微微一笑说:“没有,是我做错事。”

    许欢馨正想出言安慰,办公室的门开了,江昊霖瞥了依依一眼。无视她哭泣的样子,看着欢馨:“你到我办公室来。”

    欢馨没有立刻回过神来,呆呆看着他,直至他再次出声。

    “我的话你没听到?”

    “哦……”

    “刚才会议的资料拿进来。”

    ‘砰’地关门声响起,欢馨看了眼那扇紧闭的门。再望依依,拿出纸巾塞给她,“我去去就来,你整理下脸上化掉的妆。”

    岑依依一直盯着欢馨,脸上的笑容刺眼,愉快步伐令她很想伸出脚绊她,但最终什么都没做。用力擦掉脸上眼泪。

    观众没有了,他对伤心的自己视若无睹,何必再浪费眼泪。

    当她看到纸巾上沾染的红色化妆品时,简直有种想杀人的冲动。

    “许欢馨,今天我的狼狈就是你他日的下场。”阴狠的表情挂在她脸上,与之前形成鲜明对比。

    许欢馨很高兴,因为他称赞自己工作出色,难掩兴奋的她越过办公桌,倾身在他侧脸亲了一下。

    “你认可我,我很开心。”她羞红了脸,说:“我出去工作了。”

    说完,便飞快出了办公室。

    江昊霖回过神来。抬手抚摸自己侧脸,被她亲过的地方在发烫,办公室似还残留她身上的香味。

    欢馨红着脸靠在门板上,捂着加速跳动的心脏,难掩内心兴奋。

    她的表情使岑依依眉头深锁,置于桌上的手不自觉紧握成拳,眼底是从未有过的凶光。

    她在心底暗暗发誓:绝对会让许欢馨滚出江氏,不许她再靠近江昊霖一步!

    许欢馨突然看向自己,但她掩饰得极好,目光一片清澈。

    但欢馨似乎没注意到什么,快步走到依依面前,撑着桌沿激动说:“依依,他认可我了!”

    岑依依笑容一僵,声音略显颤抖,“那就好,这是你最大的愿望,如今实现了,我也替你高兴。”

    她自己也挺意外,竟能说出这么完美的话。

    “我们出去庆祝吧,今天我请客。”欢馨迈着轻快步伐回位置。叉状亩亡。

    她根本没注意到,身后的岑依依,表情是多么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

    庆祝?岑依依冷笑,她可没时间陪许欢馨高兴。

    忽然,她的目光落在办公桌一份待特殊处理的文件上,眼底闪过一抹算计。

    “今天恐怕不行,我还有很多事没处理。”她边说边假装忙了起来。

    许欢馨虽然有点失望,但看到依依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忍不住走过去,问:“我差不多做完了,可以帮你分担些。”

    岑依依见计谋得逞,嘴角笑意拉长,抬起头略带歉意说:“那怎么好意思。”

    “没关系。”

    欢馨说着往她办公桌走去,正想拿起其中文件,却被依依按住,疑惑抬首。

    “这些我能处理,就是这有份文件需要我亲自确认,可惜我没空去。”依依立刻解释,苦恼看着桌上高高的文件。

    “我代你去。”

    “好……”依依故意拉长尾音,意在挑起欢馨的在意,但立马拒绝:“还是不用了,那种地方不适合你。”

    “什么地方?”

    好的,鱼儿慢慢上钩了。岑依依努力压抑愉悦心情。

    “我本来约他去餐厅,可他拒绝,说要到夜总会找他,我不答应,他却说明天要出差,一个星期才回来,误了合作所有责任在我。”

    “我去。”

    “不,你不能去。”依依大声拒绝,欢馨不解看着自己,她才说:“他不是什么好人。”

    “是吗,那我更要会会他了。”

    “他很难应付,总是借口不喝酒不签约。”

    “我酒量还OK。”

    “他……”

    “放心交给我吧。”许欢馨打断她的话,拿过她手中文件,自信满满点头,然后拿着包包走进电梯。

    看着电子板上逐渐递减的数字,岑依依哼起小曲。

    “许欢馨,你成了我的障碍物,我就非除不可,谁叫你看上了我的东西。”朱唇轻启,笑容满面,却阴狠的话。

    她只是忙晕了,没告诉许欢馨,不能穿成那样去见老板,忘了叫她请一个男同事陪同,没提醒她老板是个怎样的人,就这样而已。

    她就不信,许欢馨以后还有脸呆在江昊霖身边。

    “不能怪我,怪只怪你不该住进江家,不该来江氏,不该成为我们吵架的原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