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章:馨馨也是你叫的

江少,情深不晚 +A -A

    ???????许欢馨盯着手机,一刻也不敢眨眼,可它始终没有响起,她也不敢拨出去。

    她简直快被自己的矜持逼疯了。这太不像她的处事风格了。

    以前她什么都不顾,只是一个劲往前冲。天不怕地不怕的,可遇到江昊霖,就是缩头乌龟一个,左思右想,顾虑多多。

    她向后倒在柔软大床上,看着这住了几天的酒店房间,依旧觉得陌生。

    为什么不回家呢?她也曾问过自己。可‘家’是什么?

    如果一个家她看在眼里温馨,但心里完全觉得很陌生,那还是她的家吗?

    高高举起手机,看着那串她已经能倒背如流的号码,迟迟不敢下手拨通。叉岛司划。

    他答应过她,会来找她的。她相信着,可这个信念在这几天的等待中似乎不再确定。

    “鼓起勇气,许欢馨,你可以的!”忽地。她从床上坐起,鼓励自己后走进浴室。

    过了会,她美美地出现在房间里,笑着拨通酒店电话。

    “喂,你好。我要办理退房……”

    半个小时之后,她拖着行李出现一栋别墅前,带着复杂的心情按下门铃,然后她被带进别墅。

    坐在沙发上,竖起耳朵听着背后的脚步声,手心因紧张冒汗。

    “是你?”江凡在她对面坐下,注视不知想什么事情入神的她。“来找昊霖?”

    “是的,但他不知道我来。”

    1111111111

    夜幕降临,江昊霖下班后先去了一趟公寓,吃了个饭才慢悠悠返家。

    他愉悦的心情在打开家门后,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连脸上残留的笑容都是僵硬的。

    “霖,你回来啦。”许欢馨站起身,快步挪到他身边。

    他抬手阻止她靠近自己,在他们之间划开一段距离,“你怎么会在这?”

    儿子这么一质问,让江凡皱眉,他们不是关系挺好的吗?

    父亲疑惑的注视令江昊霖立刻察觉自己的失态。他清了清嗓音,说:“走吧,我送你回家。”

    看着那只伸过来的手,许欢馨有些迟疑,双手不安搅动。

    “她哪都不去,就在这里。”江凡故意言简意赅说出这消息。

    这话怎么越听越不对劲?昊霖眯起黑眸盯着她问:“什么意思?”

    “她无家可归,暂时在这里住下。”

    无家可归?“开什么玩笑,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我已经答应了。”江凡知道事情不会那么顺利,但这女娃他越看越是喜欢。

    江许两家能结成姻亲,对双方百利而无一害。他也相信儿子并非铁石心肠,只要许欢馨能多出现在他面前,他定能改变心意。

    只有许欢馨这种有家世的女人才配入江家大门,而不是像某些人如此别有用心。

    “走,我送你回家。”江昊霖伸手拉过她的手臂,欲将她往外带,手腕却被一股力量阻止。

    “她哪都不去,就留在这里。”江凡不是想控制儿子的婚姻,而是想让儿子看清某些人的真面目。

    “如果我执意带她回去呢。”昊霖咬牙切齿问。

    江凡笑了笑,“也许结果不是你所看到的那么简单。”他意有所指。

    果然,江昊霖立刻放开许欢馨,只是不悦看了她一眼,冷哼上楼。

    “江伯伯,昊霖很生气,我还是走吧。”许欢馨不介意所有人讨厌自己,惟独他,她不愿。

    “走去哪里,你江伯伯替你撑腰,怕什么?”

    “可是……”

    “别可是了,丫头。你不是想与他朝夕相处才走进这里的?如今为何要临阵退缩。”

    是啊,机会是自己创造的,不是听天由命。

    许欢馨洗了个热水澡,本想睡觉毫无睡意,便走出阳台,刚好撞见要进房的他。

    “霖。”

    江昊霖迫不得已停下脚步,心里却希望她没看到自己。看到她眼底的兴奋,他无法做到不回应。

    “有事?”

    她走到阳台角落,距离他那边阳台最近的地方,说:“我睡不着,陪我聊会天好吗?”

    他皱眉,并不是因为她的要求很高,而是觉得她在得寸进尺,一步步入侵他的生活领地。

    “早点睡吧。”他并没多说什么,也没多看她一眼,扔下话便走回自己房间,并且用力关上玻璃门。

    江昊霖特别郁闷,自己心里想说的跟出口的怎么就天壤之别呢,为什么对着她,他说不出狠心的话,这太不像他了。

    他烦躁倒在大床上,盯着天花板,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如何令许欢馨知难而退。

    第二天餐桌上,他就立刻接到父亲的命令,要他带许欢馨重新熟悉清城。

    父亲的语气是命令的,不容拒绝,而她则满脸期待,不知为何,他又不忍心了。

    出门的时候,她自然而然勾着他手臂,他很想甩开,但碍于父亲盯着,只能随她。

    车子在路上平稳行驶着,江昊霖开始故技重施,一样的临时电话一样的借口,而她竟也乖乖下车。

    许欢馨望着逐渐远离的车子,幽幽叹了口气,攥紧的拳头却没有松开。

    突然手机传来震动,她定睛一看,心中不高兴一扫而尽。

    “霖!”她开心叫着他的名字,曾经这两个字在四年里,她不敢轻易出口。

    “对不起。我会尽量抽时间,但最近我真的走不开。”

    “没关系,我会等你的。”反正四年都等过来了,不差这点时日。

    她很高兴,他能将自己记挂心上,这不刻意打电话过来问候了吗,是她意想不到的。

    切断通话,江昊霖松了口气,驾车愉悦前往某处。

    而此时,许欢馨也坐进计程车,尾随他车辆消失的方向而去。

    她下车看着前面的公寓,不解皱眉,拨通了他的号码。

    身处上升电梯的江昊霖,看到来电显示脸色难看,但还是接了。

    “昊霖,你不是去处理公事吗?”

    “怎么,你不相信我?”

    “不是。”许欢馨犹豫了下,“只是我不明白你来XX公寓是做什么。”

    江昊霖一怔,这不是自己身处之地?′“来同事家拿文件。”

    “喔。”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好险,幸好勉强忽悠过去。

    “我想跟你一起去公司,你在哪,我立刻去找你。”

    找他?江昊霖抬首看了眼电梯数字版,‘叮’地一声门刚好打开,他想也没多想,立刻按上电梯门,往数字1摁了下去。

    “我已经拿到文件,现在车已出了车库。公司以后有的是机会参观,不急于一时,倒是你刚从国外回来,时差还没完全调整过来,先回去休息。”

    这么完美的借口。他开始佩服自己转得极快的脑袋。

    此番话停在许欢馨耳朵里,却是另一番关心,完全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这大概就是被爱冲昏头的女人吧。

    “好,我知道了,我会乖乖听你的话。”

    挂了电话,江昊霖挨在电梯壁上,只差一点,她就会撞见不该看见的人。

    不过,许欢馨未免太有心机,让他放松警惕,然后跟踪他。以后他事事都得小心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