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章:遵命,老婆大人

江少,情深不晚 +A -A

    stww日子在江昊霖说忙公事中度过,许欢馨虽然觉得呆在家里很无聊,但却没怨言,毕竟能留在他身边已是奢望。

    好在不是他一人在家。江凡虽身为董事长,可他如今正在放手让儿子这个副总去做。偶尔回公司巡视一遍即可。

    许欢馨早上陪江凡吃早餐,然后两人品茶,她会从他口中听到许多关于江昊霖的事,算是很满足了。

    江昊霖真的很忙很忙,吃完早餐上班就到深夜才回家,她有时一天都见不到他一面。

    江昊霖驱车回家,却见客厅仍有灯光,微微皱眉,猜想是不是那傻丫头又在等自己。

    门一开,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人,他不知道自己是失望还是开心,心里怪怪的。

    “爸。”虽然两人某些地方意见不和,可毕竟是亲人,见面打声招呼是必要的礼貌。

    江凡看了儿子一眼,“你倒是还记得要回家。”

    昊霖听出这句话是讽刺。无奈笑了笑,准备上楼休息。

    “明晚八点,准时带着舞伴去参加你梁叔叔银婚宴。”

    “我知道了。”江昊霖边回答边扯开领带。

    “希望你别带我不喜欢的人出现。”江凡补充了一句,然后头也不回回房。

    江昊霖站在原地,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

    这是威胁。他听明白了。

    “唉……”他叹了口气,即使是威胁,又能怎样。

    谁叫他羽翼未丰,没有半分实权。想到这,他觉得该做点事了。

    脑海浮现一张笑脸,逐渐变成失望的表情,不知为何他的心微微抽痛了。

    这太不应该了。不是吗?

    SSSSSSSSSS

    江昊霖按时出现在某五星级酒店宴会大厅,身边挽着经过精心打扮的许欢馨。

    他们的出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但要数吸引人数最多的莫过于他身旁的她。

    众多男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他心里有些不舒服。微微皱眉之后,他自我解释道:这是因为想要保护妹妹的心情。叉阵役才。

    一袭斜肩淡蓝色长礼服完美衬托她的高挑,紧贴她线条,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展露无遗。长卷发散落在后背,刚好挡住镂空背部,脸上妆容得体,眉如柳枝,唇色靓丽,微微一笑让人眼前一亮。

    “你去那边坐坐。我去打招呼。”他看得出她的不适应,可一点要安慰她的意思都没有,反倒要放任她在陌生环境。

    许欢馨挽着他手臂的手下意识收缩,几秒之后她放开微笑抬首,“我知道了。”

    虽然眼前这些人她没一个认识,但她知道,要做江昊霖的女人,要适应目光,未来他们要并肩往前。

    那双手离开的时候,江昊霖有点失望,甚至有股冲动想去抓住,但最终抑制了,仅是向那些虎视眈眈的男人投以一个警告的眼神,像是在宣示主权。

    “去那边坐着等我。”他看了眼相对安静的沙发区,示意她走过去。

    江昊霖见她差不多走到沙发,转身在桌上拿起一杯香槟,朝宴会主人走去,沿路不少熟人向他颔首举杯示意,他都没停下脚步,因为他想尽快结束,然后趁没人细问带她离开众人视线。

    “漂亮的小姐,一个人在这里不寂寞?”

    从头顶突然传来的声音令许欢馨抬首,当看到这人一脸不怀好意,她就急着想站起,不料那人比他更快一步按住她肩膀,阻止她起身离开。

    她不自在扭动肩膀,想避开那只手,没想到他却紧挨着她坐下。

    对方身上浓烈的酒味使她非常不适,不能离开的她眉头紧皱,“先生你有什么事?”

    “叫先生多疏远,这里的人都叫我梁少。”他就是宴会主人的儿子,生性风流,对美女是死缠烂打出了名。

    梁少见她不说话,也没走开的意思,反倒招呼侍者过来拿了杯酒,“喝了它,我就让开,怎样?”

    许欢馨勾唇,“对不起,我不喝酒。”保持微笑是该有的礼貌,但内心却厌恶到极点。

    “凡事都有第一次。”

    “我不想打破,更不想尝试。”

    那只手在她肩上的力度逐渐变小,她很高兴,可仍旧保持警惕。终于,她找到机会,立刻站起。

    却不料他比自己更快挡在前面,笑眯眯说:“别急,我们还没聊完。”

    “让开。”

    灯光突然转换,悠扬的旋律响起。梁少笑着突然向她靠近,她只能一步步往后退,直至背部紧贴冰凉墙壁。

    “你想干什么?”

    “我想好好跟你谈谈,深入了解。”看到无路可退的她,梁少扬起一道得意笑容。

    趁她分神想逃脱之际,猛然上前,伸手勾住她细腰,贴着她耳边轻声道:“真香。”

    流氓!许欢馨在心里大声呐喊,双手抵住他不断贴近的胸膛,不敢分神去拉开他圈着腰身的手臂。

    可女人的力气怎敌得过男人,处于下风这点她很清楚,但并不想放弃。

    突然,她腰上的力道消失了,接着身体被往旁边一带,下一秒就落入一个温暖怀抱。

    接着,头顶传来能使人安心的声音,“梁少,我要带我的舞伴去跳舞,你不介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