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章:领带,放着我来

江少,情深不晚 +A -A

    ′3°°°°°下班时间一到,江昊霖走出办公室,这是他最准时下班的一天。

    他看了眼助理的位置,没人的座位令他皱眉。刚才在办公室审阅文件的时候。他越想越觉得内疚,打算出来告诉许欢馨。文件可以晚点送过去,明天也行,但没想到她不在。

    看向在电脑键盘飞速打字,盯着屏幕没有移开眼,做收尾工作的岑依依,他忍不住问。

    “许欢馨人呢?”他边问还不忘告诉自己,是因为愧疚才问,毕竟她是爸亲自请的助理。

    岑依依依旧没有看他一眼,只说:“从你办公室出来后,就带着文件说出去一趟。”

    带着文件出去?江昊霖拧眉,心想:该不会那丫头亲自跑去送了吧?

    不对,他干嘛关心她在哪里,反正文件若明天不在他办公室,自己就有理由辞退她。

    收回不必要的同情心,他问:“依依。我们回家吧,今天你要做我爱吃的菜。”

    “好。”工作刚好完成,岑依依按下关机键,拿起挎包笑着绕过桌子来到他身边,亲密挽着他的手臂。

    可是。她很清楚,进入电梯之后,他们必须保持距离站着,因为有监控。

    他们的事情还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这点她很不高兴。

    “霖,你什么时候把我正式介绍给你爸认识?”她等了那么久,也该是时候了。

    “怎么。你这丑媳妇那么着急见家长啊。”他温柔挑起她下巴,正想亲下去,胸膛就迎来一拳。

    这句话她听了很多次,岑依依非常不甘心,于是用这方式来宣示不满,但她哪舍得用力。

    “跟你说正事呢。”

    江昊霖一把抓住她的手,完全包裹在掌心,“你还用见?你们不是天天见面?”

    “那意义能一样吗?”

    他将她圈进怀中,下颌抵着她发顶,“再等等吧,还不是时候。”

    那什么才是时候,她已经等了很久了。若江夫人的宝座还不是她的,岂不是功亏一篑。

    她有点担心,许欢馨看似空降的助理,但毕竟是江凡亲自点的,说不定这其中有什么,怎能不担心?

    感受到她身体紧绷,他叹气,拉开两人距离,在她额上印了一吻,“放心,只要我们相爱,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相信我。”

    岑依依仰首看着他,轻轻颔首,“嗯。”

    话都到这份上,她还能说什么,说多了只会让他误会自己跟他在一起的目的,还是先忍忍吧。

    ??????????

    许欢馨跑得满头大汗,却还是错过了下班时间。走出傅氏集团大门,她无奈看着天边夕阳,恨它走得太快。

    虚脱靠在墙上,她双腿累得走不动,垂首看着自己打赤的双脚,再看手中的高跟鞋,恨自己无能。

    “这下该怎么办?”

    话已经放出去,文件若没签好名盖好章,明早的会议怎么办?

    这时,她想到了一个人,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也为了能呆在江昊霖身边的机会,只能向那人求助了。

    有了正确的消息来源,她就立刻跳上计程车赶往目的地,可到了那里她却不敢进去。

    那是一间高级餐厅,自己打赤双脚,根本没勇气走进去,本想到附近买双鞋,整理仪容进去,又怕里面的人走了。

    而老天爷似乎喜欢跟她开玩笑,大雨忽然倾盆而下,许欢馨只能被困在屋檐下,进退两难,还时不时得承受餐厅门口迎宾小姐异样的眼光,她还没那么狼狈过。

    算了,为了这份文件与那句话,她忍了。白眼而已,她在国外和在那个家看得还少吗?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肚子饿的咕咕叫,快十一点多了,傅氏集团的总裁傅梓新还没出来。

    说起这个,她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江凡叔叔会说,只要她看一眼,就能认出那个人?她压根不认识好吗?

    而此时,加班完回到家的江昊霖看到父亲没睡坐在沙发上,似乎在等着谁。

    等他吗?他不会自恋到这种地步。

    正想越过沙发区直接上楼,却听见父亲问:“昊霖,馨馨不是跟你一块回来吗?”

    自从那通电话之后,江凡就再也打不通许欢馨的号码,他都急得想派人出去找了,恰巧儿子回来了,他得问问,因为人是自己交给儿子的。

    一身疲惫回来,遇到这样的质问,江昊霖是非常不快,但他忍住了。

    “她有手有脚,去哪里我能管得着?”

    江凡蹙眉,“她给我打了通电话就再也联系不上了,你说呢。”

    “那关我什么事。”

    “你去把人给我找回来,不然就别回这个家!”说完,一脸愤怒越过他上楼。

    江昊霖有点无奈,环顾空荡荡的房子,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不回就不回,别以为我除了这里无家可归。然后,他紧绷着脸离开家门。

    来到与岑依依共筑的爱巢,看着从窗户透出的小灯光,笑容重回他脸上,正想推开车门下车上楼,碰触门把的手却突然停住,脑海里浮现某人天真无邪的笑脸。叉匠乐才。

    收回手,烦躁扒了扒头发,叹了口气,发动引擎,将车子驶离那个家。

    一阵谈笑声传入耳中,令靠在墙上,准备睡着的许欢馨回过神来,她侧首看着门口,希望出来的会是自己要找的人。

    这一互看,两人脸上同时露出惊讶,“你……”

    “傅总认识的人?”身旁的客户问,却皱眉将欢馨从上到下大量了一遍,眼底似有鄙夷。

    傅梓新回过神来,轻轻颔首,与客户握手,然后朝司机使眼色,“有机会我们再一起吃饭,我的司机会送你回酒店。”

    这时,傅梓新才有机会将她重头到脚看了一遍,看到那双白嫩小脚被染得黑漆漆时,眉头皱了一下。

    他注意到她身上怀抱的东西,恍然大悟,“你就是那个送文件过来的?”

    他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她是在马路边,她差点摔倒,那时候大概是五点,现在是晚间十一点多,简而言之她等了他很久。

    愧疚占据心头,他边脱下外套边走上前,正想将外套披在淋湿了的她身上,她下意识往后退。

    “我没有什么企图,也不会对你怎样。”

    不过,江昊霖可真忍心。傅梓新在心里默默嘀咕了一句。

    他的话仿佛带着魔力,许欢馨竟然信了,这是她第一次那么相信一个只见过一次的陌生人,允许他如此靠近自己,也许是因为他对自己曾出手相救过吧。

    她仰首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毫不掩饰的目光令傅梓新俊脸微红。

    “好看吗?”就算他掩饰得再好,面对这视线,他忍不住调侃。

    “还行。”

    许欢馨收回眼神,非常直白说出自己的想法,倒是令傅梓新不知道怎么接话。

    “咳咳咳……”傅梓新轻咳掩盖尴尬,向她伸出手,“你好,我是傅梓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