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章:迟来的蜜月旅行

江少,情深不晚 +A -A

    ???????岑依依解下围裙挂在厨房门后,看到饭桌上丰盛的早餐,淡淡笑了笑,然后上楼。

    她轻轻推开房门。来到床沿跪坐在地上,看着熟睡的他。伸出手指轻轻勾画他的轮廓,心中却泛起一丝不满。

    她真不懂,为什么生个孩子都要看时间,自己已经等得够久了,现在只差这一步。

    她非常不甘心,手不知不觉紧握成拳。

    “许欢馨。”

    突然,安静的房间江昊霖说了某人的名字,岑依依错愕看着他,描绘轮廓不敢多作停留的手,就这么贴在他脸上。

    江昊霖眼皮跳动,悠然转醒,一醒来看到她蹲在床边,伸手揉了揉她秀发。

    “怎么了?脸色那么差?”

    岑依依望着他,“你刚才叫了‘许欢馨’三个字。”

    他的手一顿,随后笑了笑。“一定是你听错了,我怎么可能叫她名字。”

    是啊,他恨不得跟这三个字的主人撇清关系,怎么可能会在梦中不知不觉叫她的名字呢,一定是弄错了。

    岑依依望进他眼底深处。直至看到他眼底眷恋依旧,才暗自松了口气,“也许真的是我听错了吧。”

    “起床吃早餐,然后上班吧。”她笑着站起,转身掩饰脸上的不满。

    不料,手腕一紧。

    “你怀疑我的话?”他眯起黑眸,盯着她的背影。叉尤扔划。

    她能说是吗?显然不能。因为他不喜欢别人质疑他的话。“没有。”

    “没有那为什么不给我早安吻了?”这不是她每天最喜欢做的事吗?

    岑依依背脊一僵,慢慢转身,看着他孩子气的脸,忽然气全消了,俯身在他侧脸印上一吻。

    她祈祷:江昊霖,千万不要让我发现你变心了,否则我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人,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

    吃过早餐,他们依旧像往常一样,江昊霖在公司前一个路口放下岑依依,自己驱车前往公司。

    他说这样做是为了避嫌,可岑依依明白。这是为了不让江凡发现。

    但说不定……江凡早就知道了。她下意识看了看马路对面,与江昊霖同时停车,车窗全部关上,让人看不清里面的黑色轿车,嘴角微微上掀。

    就算是秘密,也会有人知道的一天,更何况像江凡这样的人。

    她视若无睹,装作压根不知道照样往前,因为这样的情况持续一阵子了,聪明人的应对方法是,敌不动我不动。

    江昊霖怀着忐忑心情看着电梯内上升的数字,脑海里显现无数个会遇到许欢馨的情景,电梯门开启的时候,外面却没人,他不由得松了口气,可经过她座位的时候,脚步下意识加快。

    回到自己办公室,他立刻就看到桌面上放着的文件,心情复杂,盯了它好一会后,按下内线。

    “岑秘书和许助理到一下我办公室。”

    他将文件收好,等待马上响起的敲门声。

    当她们都站在办公桌前等待他下指令,他犹豫了会才说:“岑秘书,给许助理安排工作吧。”

    安排工作?岑依依当下就皱眉,不解直视江昊霖,他之前明明说不许许欢馨碰她的工作,如今怎么说变就变?

    突然,她背脊一凉,想起今天早上他无意中叫许欢馨的名字,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

    不可能的,不会的!她紧咬下唇,脑海继续否认。

    “许助理还不熟悉公司运作……”

    “你教。”

    “她不清楚文件分类……”

    “你负责。”

    “她不知道跟合作商的流程……”

    “你来。”

    “她不……”

    “你还有什么问题?”江昊霖语气非常不耐烦,拢紧眉峰看着岑依依,却没有发脾气。

    “没有了。”看到一意孤行的他,岑依依还敢说什么,只能按捺怒火领命。

    “很好,出去吧。”他相信岑依依会明白自己的,所以并不打算解释什么。

    不过,许欢馨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声倒是很令他意外,他抬首想看看她在想什么,却看到她的背影。

    “许欢馨你留下,我有话跟你说。”

    这话使岑依依停下脚步,却没逗留多久,手攥得关节泛白,快步离开。

    办公室门一阖上,许欢馨就没了当助理的样子,像小孩子一样趴在办公桌上,笑着问:“你是不是认同我了?”

    从不理不睬,到现在肯让她接手工作,那是不是代表可以更进一步?

    “不是。”江昊霖快速否决,抬头看着她说:“我是想让你知难而退。”

    “什么意思?”她不懂,他不是刚刚才叫秘书给自己分配工作吗?

    “很简单。我这里不留闲人,你能做事,我自然照付薪水,若不能或者抱着身后有人撑腰的想法,早晚会被踢出局。”

    许欢馨脸色一变,唇边笑容隐去,慢慢站直身子。

    “如果不想难堪出局,不如现在就……”

    “我会证明给你看,我想留在你身边的决心。”她打断他的话,大声铿锵有力地说。

    这句话在江昊霖耳边回荡,他看着她,想说她天真,也想说她冥顽不灵,可无论哪个,他都说不出来,好像有什么东西勒住他的嗓子,阻止他说话。

    以前的她可不会那么自信,他倒想看看她要怎么证明。

    许欢馨双手撑住桌沿,身子往前倾,居高临下盯着他,“我不会被轻易打败,你给我等着瞧。”

    话音一落,她翩然转身,留给他一道艳丽背影,头也不回走出办公室。

    不知为何,听完后的江昊霖嘴角上扬,眼底反倒有几分期待。

    似乎下一秒就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敛起笑容,埋首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