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离开他,我娶你

江少,情深不晚 +A -A

    ???????许欢馨放下狠话的半个月后,公司所有人都对她另眼相看。虽然是空降部队,但做事能力不是能作假的。

    她胜任了助理的工作,江昊霖自然不能撵走她。反而开始欣赏她。

    以前的她跟现在的她对比起来,他很愿意接受现在的她。

    只是。这平静没维持多久,就因一张出现在别人朋友圈,明显是偷拍的照片打破。

    许欢馨在背后听到了不少流言蜚语,可她始终保持沉默,自以为谣言止于智者,但显然不是那么回事。

    随着谣言的升级,江昊霖不能不坐视不理,于是找了她谈话。

    “你不打算解释照片的事?”他揉着发疼额角,头没有抬起,盯着桌面上的手机,手机上是某个好心人发给自己的照片。

    “我为何要解释。”她何错之有?为什么去解释要求别人原谅,自己这是做了十恶不赦的事?

    “你就任由他们在你耳边说下去?”

    那些话有多难听,他身为公司的总经理岂会不知道?就算偶尔经过茶水间,里面是讨论得热火朝天。

    “第一,我只是跟别人吃个饭。没必要向别人报备?第二,我没有做错任何事,解释会让其他人觉得欲盖弥彰?第三,我的能力如何,你不是最清楚?难道你想杀一儆百?”

    好个伶牙俐齿!江昊霖抬首瞪了她一眼。他怎么就忘了,她从小时候开始就能言善道,要她去平息怒火,还说不定往里浇油呢。

    “可那是普通人吗!”

    “在我眼里,他就是一个普通人。”

    “出去。”

    他觉得,自己要再跟她说下去,肯定要被气死。

    “那事情怎么办?”他看起来挺烦恼的。她是不是要做点什么啊?

    “你工作就行,什么都别管。”他摆手示意她离开,在她出去前加了句,“继续保持沉默。”

    江昊霖将自己塞进皮椅里,想着她怎么净给自己找麻烦,这不刚从工作的出色表现令他有些好感,马上又给他难题。

    许欢馨自办公室出来,见岑依依没在座位上,于是往洗手间走去。

    她不知道的是,自己走后,岑依依就从柱子走了出来,勾起一抹笑容。

    许欢馨手刚握住隔间门把。一阵脚步声传来,然后响起了几个女员工的声音。

    “你们说,这许欢馨可真有能耐,不仅能空降到总经理助理这么好的职位,还勾搭上我们董事长。”

    许欢馨收回手,站在隔间门后听着,心想:这事是闹得全公司上下无人不知了吧。

    不过,这拍照片的到底是谁呢?不过一张她跟江凡吃饭的照片,他们怎能联想出那么多不切实际的事,实在太有想象力了。

    ‘勾搭’?这词用得真不对,她要勾搭也是江昊霖啊,年纪相当,他也长得帅。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她的助理位置,可是江董亲自推荐的。”另一女员工的接着说。叉介乐圾。

    “这……一个刚从国外毕业回来的人,无论阅历还是经验都不足吧。”

    正在对着镜子补粉的女人不服嚷道:“不足又如何?人家有姿色有身材,迷得江董神魂颠倒,要什么没有?”

    嘲讽笑声袭来,许欢馨有些忍不住了。虽说料想到会说得那么难听,亲耳听到是肯定生气。

    她不管同事就该相亲相爱的什么狗屁公司规矩了,握住门把打开门缝,想冲上去理论一番。

    恰巧,‘砰’地一声响起,可不是她甩的门啊。

    那群衣着妆容靓丽的女员工,从镜子里看到绷着脸的岑依依,个个吓得不轻。

    “你们如此讨论别人,合适?”岑依依眯起眼眸,一步步从隔间走出,来到她们面前。

    其中一女员工看到岑依依可不像他人恭维,谁叫她们俩之前因总经理助理这个位置争得头破血流,最终被岑依依夺去,她火大着呢。

    她来到岑依依面前,抬首对视,说:“若没做过,怕别人讨论吗?”

    “你别太过分。”

    “你也别得意。”

    “你以为你跟她有什么不同?得意什么?”女员工双臂环胸,一脸不屑看着岑依依,“你们还真适合待在一个办公室。”

    “你!”岑依依举起手,状似想打人,但没有下手。

    女员工勾唇冷笑,“怎么,恼羞成怒想打人?”

    周围的人见不对劲,扯了扯女员工衣袖,低声说:“我们走吧。”

    但女员工显然不想听,往前迈了一步,靠近岑依依,睨着她道:“你觉得自己很高尚?其实你们没差,一样那么贱,一样……”

    岑依依看到对方眼底掠过阴狠,生怕会再说出什么话来,高举的手就这么快速往下。

    “啊!”在场的其他人大喊起来。

    不过这巴掌声没响起,因为岑依依的手在半空中被人拦了下来。

    许欢馨抓住岑依依手臂,微笑说:“别激动。”

    岑依依顺着手臂上的手看了过去,呆了几秒,“为什么阻止我?”

    女员工捂着狂跳不已的胸口,抬眸看了眼近在咫尺的手掌,往后退了几步。

    “不过几句话而已,何必弄疼了自己。”欢馨放开她,从她身后走过。

    “为什么?”岑依依看着欢馨的背影,不明白她为何能那么平静,事关她自己不是吗?“你不生气?”

    欢馨停下脚步,回首望着她一字一句道:“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她们要说什么不是我能控制的。但相反,我若因此做了什么,别人会觉得我在证实这件事。”

    “可她们说得太难听了。”岑依依不信,不信她能如此淡定。

    “难听,当没听到便是。”许欢馨回首,站在门板前,“收起你们的好奇心,别让我发现谁散播谣言。我有没能力堵住你们的嘴,当事人应该很清楚。”

    关门声响起,在场的人忽然觉得不寒而栗。只因许欢馨临走前,眼神一一掠过他们,似在表达她知道谁搞鬼。

    踏入电梯的时候,口袋手机响起。

    “江伯伯。”欢馨礼貌叫着。

    “需要伯伯出面摆平这件事吗?”

    “不用,我给过警告了。”

    “馨馨,仁慈只会害了自己。”

    “我知道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