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章: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江少,情深不晚 +A -A

    ???????江凡坐在餐厅包厢内,手持打火机轻敲桌面,有一下没一下地,身旁的人听得是冷汗直冒。

    忽然。包厢门被打开,一抹曼妙身影走了进来。她立刻转身反手将门阖上,仿佛怕什么人撞见。

    岑依依再次转身,有礼鞠躬说:“江董事长好。”

    他不理会她善意的问好,而是冷笑睨着她,“架子挺大嘛,跟我约还敢迟到。”

    她难道就不知道,她的命运攥在他手中?不,岑依依是个聪明人,不然怎能呆在江昊霖身边两年。

    说实话,他觉得她挺厉害的,只可惜不懂审时度势。

    “临时有事耽搁了。”她表面笑着说,可眼底并无半分笑意。

    江凡怎会听不出这是客套话,虽不理会她有意为之,抑或无意,他都不希望以后再有牵扯。

    “言归正传吧。”他喝了口茶说:“这位是刘律师。我们今天的见证人。”

    见证人?岑依依皱眉不解问:“什么意思?”

    “离开我儿子,这是给你的补偿。”他拿出支票,示意刘律师递过去。

    她接过支票,看了眼上面的数字,压下讶异说:“想不到我值这个数。”

    “如果你有能耐。这些钱拿去投资或者做生意,足够你后半辈子生活无忧。”

    “三百万。”她念着支票数字。

    “嫌少?你开个价,我们可以商量。”

    “一千万。”她故意狮子开大口。

    “好。”他回答得很是干脆,拿出支票,将剩下的补上,说:“你今天就可以到银行取钱。不过,在这之前。你签下这份协议。”

    他朝刘律师使眼色,刘律师便从公事包拿出文件,走到她面前摊开。

    “只要你跟我儿子断得干净,这点钱我愿意当成做了亏本生意。”江凡说。

    而事实上,他没想过事情会那么顺利。本来他不想给三百万的,可一想到她可能会拿了钱还回来,他就多给,没想到她如此厚脸皮,敢开口要一千万。

    岑依依将支票往桌上一扔,随意看了下文件内容,大概是说她是个拜金女,拿了江凡给的钱就离开。她与江昊霖从此再无瓜葛,路上遇见也只是陌生人。当然,下面也列举了违反文件内容的后果。

    亏本生意,她冷笑,“如果我说不呢。”

    “拒绝对你没任何好处。”

    她看了眼身旁的刘律师,说:“看来今天我是非签名不可了?”

    “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

    “我是聪明人,当然明白一千万和江太太的位置孰轻孰重。”

    “那么两者你择其一。”

    “后者。”

    江凡眯起黑眸,摇首轻笑,“选错可是一辈子的事。”

    “我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

    江凡朝刘律师使眼色,刘律师上前,打算抓住她的手强行按手印,没想到突然砰地一声,包厢门被推开,一名男子闯了进来。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男子笑得一脸无害。

    “我只约你一人前来。”江凡怒瞪岑依依。

    她瞟了刘律师一眼,说:“江董事长,我只是为自己安全着想。”

    ----------

    “压线了。”

    “对不起。”她赶紧打了下方向盘,将车回归正轨。

    “前面该左转了。”

    “你提前告诉我呀。”握紧方向盘想打过去,旁边却来了一辆车,硬是把她逼到另一道,只能直行……

    江昊霖忍不住笑出声,伸手拿开她方向盘的手,说:“别紧张,手心都冒汗了怎么开车。”

    她脸一红,抽回自己的手,“对不起。”

    她虽然有驾照,但在国外基本不开车,出门口就有公交,去学校走几步路就行,太久没碰这东西,有点怕了,而且路上车那么多,他还在副驾驶座。因此,紧张加紧张,她就连连出错。

    “今天我听你说得最多的就是对不起。”他叹了口气说。

    “对不……”

    她没能说下去,因为他食指点住自己红唇,“打住,慢慢来。”

    “可这样什么时候才能到。”她有些泄气,重重打了下方向盘,反倒是自己吃痛抽气。叉介介划。

    “急什么,我今天听你的,答应了就不会反悔。”

    这句话说中了她心声,她其实挺害怕他像以前那样借故有事离开,所以想快些做完想做的。

    也许是这句话,她渐渐镇定下来,车子平稳行驶,很快到了山脚下。

    “怎么突然想到爬山?”他问身边的她,看着一直往上延伸的阶梯。

    “因为山顶有个许愿池。”

    “你有愿望我可以帮你。”既然有人帮助,何必千辛万苦爬上去。

    她摇首,“愿望是要自己去实现,而不是依赖别人。”

    “看来是个很重要的愿望。”

    “嗯。”她偷笑着往前走,故意忘记告诉他,这里是情侣胜地,听说只要两人一起往许愿池扔下硬币,愿望就会实现。

    她不是那么迷信的人,但为了他,想迷信一次。

    江昊霖快步追上她,问:“你能爬到顶?”他真的很怀疑,她那么不爱爬山的人,怎么战胜这座山。

    “我可以,别小看我。”说着就又走在前面。

    他默默跟在旁边,可渐渐地他轻易就超过她,换成她在他后面,这才到一半啊。

    “累了?休息下?”他说。

    “不用。”她喘着气回答,抬手擦了下额头的汗。

    “手给我。”他伸出手说。

    她一怔,在他催促下把手交到他掌心,他紧紧握住,牵着她一步步往上。

    楼梯的三分之二时,她再也抬不起脚,索性坐在阶梯上,“我走不动了。”

    “现在,我可以小看你了?”他调侃。

    这次她没反驳,无助低下头,盯着水泥地,忽然一双温暖的手抓住她,绕到她前面半蹲下。

    “上来,我背你上去。”

    她看了看周围,游客都别有深意地看他们一眼,不好意思的她推了推他肩膀说:“很多人看着呢。”

    他毫不在意,回首问:“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我背你上去,二是我们马上下山。”

    下山?她才不要,好不容易三分之二,下去不是前功尽弃!

    于是,她不管其他人目光,弯身趴在他后背。高大身子往上一起,她险些摔下去,幸好及时勾住他脖子。

    他笑出声,“抱紧了,摔下去我可不负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