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4章:我没有家

江少,情深不晚 +A -A

    §?£££££清城国际机场。

    旅客来来往往,拖着笨重行李,人群中出现了一抹纤细身影,她的行李少得可怜。身上只有一个背包,干瘪瘪的。看起来里面没装什么东西。

    许欢馨没告诉任何人,她回来了。面对候机处亲人相拥的画面,她仅是淡淡扫了眼。

    亲人现在对她而言,就是写在同一本户口本的陌生人,除此之外别无其他。这就是她这四年来,不经常跟亲人联系,只是埋头读书的理由。

    不过,还有一个人她始终念念不忘,那就是他,江昊霖。

    可是这男人有够狠心的,不仅出国不来送机,就连电话也不曾打过来,她要从旁人那里得到有关他的消息。

    后来想想,两人确实需要时间,培养一段感情不但要细心。还要适当给对方一些空间。所以,即使她再思念,也按耐住。

    本来要花上四年半才读完的大学,她拼了命学习拿积分,才能提前完成。

    走出机场。招了辆计程车,却不是第一时间回家,而是想着要给他一个‘惊喜’。

    ??????????

    “想去哪里?”江凡合上报纸,朝一旁的保镖使眼色。

    江昊霖皱眉看着那两个挡住去路的保镖,一脸不悦,“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

    “今天可不行,难道你忘了昨天答应了我什么事?”

    “我没忘。”

    “没忘就好。过来吃早餐,吃完我跟你一起去。”江凡自沙发站起,示意保镖放下手,朝餐桌走去。

    他就知道,儿子昨晚答应得那么爽快,肯定是要一早开溜,果然没猜错。

    “你要跟我一起去?”开什么玩笑,是他要去相亲,作为父亲去干嘛?

    “当然。”江凡一副理所当然。

    “爸,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江凡挑眉看了儿子一眼,“方便你人没到就开溜吗?”这样的教训他可是吃了不少,这次见面的女孩是清城里有头有脸的人。不能有半分差错,而且他这老脸再也丢不起了。

    一想起那些炮轰式的责备电话,他觉得还是监管得严一点好。

    “我保证这次不会。”带父亲一起去相亲,那他江昊霖还用在这圈子混吗,被笑死了好吗。

    “你的保证我信过,可现在我相信自己。”

    江昊霖本想再力挽狂澜,只见江凡瞪了他一眼,“别想怎么逃,这次你是溜不掉的。”

    最后,江昊霖还是斗不过他家老爸,在保镖的护送下,以及他眼也不眨的监督下,认命踏进这家高级餐厅。

    因为父亲的好意‘陪同’,他不敢抬头,不用想等下肯定会被对方笑话。

    不笑才怪好么,他好歹是能在公司独挡一面的领导,要父亲陪着一起相亲,传出去的话他都要找个洞钻了。叉住页圾。

    口袋传来震动,掏出来一看,紧蹙的眉峰有些许舒展,正想回复,父亲一把按住,他错愕抬首。

    只见父亲微笑着说:“儿子,你的所作所为同时也关系到另一个女人。”

    江昊霖一听,嘴角的笑容僵硬了。

    原来父亲知道了,而且从他的笑容中,或许知道得比自己想象的多。

    牙关一咬,他将手机放回口袋,不再出声安静坐着。

    忽地,一阵浓烈的香水味毫无预警窜入鼻腔,江昊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抱个满怀,然后随之而来是各种化妆品的味道。

    他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立刻拉开那双缠绕在他脖子上的手臂,身体向后仰与那人保持距离,想看清楚是谁,却被她故意压下的帽子挡住。

    他不耐烦放开她并站起身,防止她再次出其不意。

    果不其然,那女人向前挪了一小步,他立刻道:“小姐,请自重。”

    帽下主人叹了口气,垮下双肩,默默转身。

    江昊霖正因她离开松了口气,却没料到下一秒这女人坐在自己对面。

    他脸色瞬间煞白,瘫坐在位置上,抖着手指指着她问:“你是要跟我相亲那位?”

    “恭喜你,猜对了!”女子边说边抬首。

    浓妆艳抹,毫无化妆技巧,眼睛的烟熏妆化得叫人以为被打出黑眼圈,腮红严重用量果度,脸颊红得像猴子屁股,眉画得歪歪斜斜,脸上青一块白一块。

    确定这是来相亲的?不是从鬼屋里跑出来吓人的?

    接着,他耳边响起了玻璃杯坠地的声音,服务员一脸震惊,由此声音声音引发了其他目光,然后他们被窃窃私语包围。

    如果可以,江昊霖想挖一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那些异样的目光令他非常尴尬,连头都抬不起来,只能压低声音咬牙切齿说:“坐下。”

    反倒是一旁努力当隐形人的江凡,忍着笑意看着这有意思的一幕。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