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章:有本事你就打下去

江少,情深不晚 +A -A

    {|半夜的时候,许欢馨醒过来一次,睁开眼就看到他没走睡在自己身边,她不由得圈紧了他。安心窝在他怀中。

    没过多久,她又睡下。再次醒来外面已经阳光明媚,身边早已没了他的身影。

    伸手抚摸他躺过的地方,痕迹还在位置凉了。他离开多久她不知道,只是有点失望。

    当她看到桌上留有的纸条时,心再次滚烫起来,他是关心她的。

    ‘今天你放假,不用来上班,好好休息。’

    她伸了个懒腰,起床洗漱,决定到公司去给他一个惊喜。

    忽然,一把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他说:“对不起,他们不可能。”

    脸上笑容尽褪,眼泪就这么流了下来,她用手背去擦。却怎么也擦不完。

    “没关系的,许欢馨,你可以的。”她哭着给自己加油。

    他已经认可她的工作能力,她有事他及时出现,如果这不算慢慢走进他的心。那是什么。

    另一边,江昊霖坐在办公室里处理公务,岑依依在门外徘徊了好一会,可迟迟没有敲门。

    她看了眼许欢馨的位置,舒展的眉又皱了起来。

    昨天,江昊霖因她分配给欢馨的任务十分不满,两人争吵后再也没说过一句话。今早上班。两人同乘电梯,看都没看她一眼。

    若再不解决现状,她会错失很多东西。于是,她鼓起勇气,敲响他房门。

    江昊霖签名的手一顿,但没有抬头,因为他很清楚敲门的人是谁。

    只是,他没应声,门却随之打开。脚步声逐渐近了,他也没有抬头的意思,继续自己手上的工作。

    “霖……”岑依依小心翼翼喊了句。叉有丰技。

    “这里是公司,注意你的叫法。”

    这么严厉的声音。令她委屈了,眼里憋满泪水,“是的,副总。”

    “有事?”他冷冷问。

    不是他故意不理会,而是岑依依这次做得过分了。他早就在内部下过命令,若签约人是那个姓李的,女的需有一名男同事陪同,男的可以自行前去。并不是他防姓李的,而是前车之鉴不能忘。不是任何人都那么幸运,能逃脱魔掌。

    偏偏岑依依明知故犯,触犯了他的底线。

    “她还好吗?”

    现在才想起要关心,那昨天就不该做,他心想。但没有给她脸色看,而是平淡回答:“我及时赶到。”

    她真不知道对于自己,这个答案是高兴还是失望,自嘲笑了笑。

    “既然她没事,你原谅我好不好?”

    他没有说话,还是连头也没抬起看她一眼。她攥紧拳头,努力压抑怒气,不懂他为什么这样对自己。不过是做错一些事,难道就该永不翻身?

    “江昊霖!难道我生气你跟她住在同一屋檐下错了?”

    “你没错,是我错了,我本就不该将她交给你。”

    她双手撑在办公桌桌沿,居高临下睨着他:“你是后悔,还是心疼了?她没出现之前,我们好好的,她一回来什么就变了!你还为她放弃所有跟李总的合作!”

    “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他扔下手中签字笔,完全没心思再看下去,也做不到镇定。

    他很明白,再说下去,两人之间的感情会出现裂缝,所以他不想说。

    “你变了。”

    “我没变。”

    突然,门‘咿呀’一声被打开,一颗小脑袋钻了进来。

    她侧身伸进头往门缝里看,看到办公室里有人,立刻走了进来,站在门边尴尬笑着。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打断你们说话,我只是……”她连忙解释。

    江昊霖瞥了依依一眼,起身拿起挂在椅背的西装外套,边走向欢馨边说:“没关系,我们谈完了。”

    “走,我带你去吃饭。”他拽住欢馨的手臂,径直往外走。

    “可是……”许欢馨被拖着离开,出办公室前回头看岑依依,颔首表示歉意。

    但,是不是她的错觉,刚才岑依依的眼神不对劲,好像带着恨?

    恨?怎么可能,她们两人何来恨之说?一定是自己多心了,她安抚自己。

    其实,她没看错,岑依依是恨欢馨恨得不得了,不过还没失去理智到暴露。

    他们一走出门口,她就变脸了。

    要她拱手将他让出?不可能,她绝对不允许!

    江昊霖带欢馨到公司附近吃饭,因为她看起来有点累。

    “我准你假了,为什么不好好休息?”一坐下,他就问。

    听到他毫不掩饰的关心话,许欢馨胸口一暖,笑着说:“呆在酒店里很无聊,而且我觉得身体可以了。”

    “你是没照镜子就出来?”

    “嗯?”这话什么意思,她怎么听不懂。

    难道是她头发乱了,还是身上衣服穿反了?她准备着手整理,就听见他轻笑出声:“你脸色不好。”

    她傻笑收回半空中的手,两人同时沉默了,还好服务员正好送来餐牌。

    “好巧,你们也在,介意我一起吗?”

    翻开餐牌,还没来得及看一个字,头顶就传来话。她抬首一看,发现是岑依依。

    她想拒绝依依的要求,可依依已经拉开椅子坐了下来,只好把话咽回肚子。

    反倒是江昊霖,像个没事人一般,认真看着手中餐牌,仿佛当岑依依不存在。

    岑依依一阵失望,但她不会因他不给好脸色而退后,告诉自己保持微笑。

    “馨馨,要吃什么?”他问。

    馨馨,叫得可真亲切!岑依依桌下的手紧抓桌布,若她不来会发生什么?

    许欢馨皱眉翻看餐牌,说:“我没胃口,能不能不吃?”

    “不能。”他快速拒绝。

    唉,她就知道,他怎么可能会同意。

    江昊霖招来服务员,点了自己的餐便看向欢馨,她迟迟没开口。

    “我还没想好。”

    他若有所思看了她一眼,对服务员说:“给这位小姐一碗清粥。”

    食欲不振,也是毒品引起的后果,粥可以顺便清理下肠胃。

    午餐很快上齐,江昊霖切着自己的牛排,但切得有点小,只见他拿着勺子装好,放进欢馨碗里,“佐着牛排喝点粥。”

    许欢馨觉得自己很幸福,虽然昨天有不如意的事,可若能得他如此相待,她倒愿意再经历一次。

    岑依依看得很愤怒,握着刀叉的手用力到关节泛白。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