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章:你没有权利要求我去救她

江少,情深不晚 +A -A

    ?1ooooo“我们在谈公事。”江昊霖说得脸不红气不喘的。

    一旁的岑依依脸皮可没那么厚,早就红着脸垂首,想挖个地洞将自己藏起来,捉弄她哪里算是公事了。

    “谈公事为什么不算我一份。我可是伯父特意聘请,服务你的秘书。你的日常我都要知道,而且要汇报的。”

    许欢馨说这句话本是无心,但在江昊霖听来,却像是在威胁,而且她是拿他的父亲威胁他。

    汇报?他的行踪何时要向别人汇报了?

    他最不爽这种感觉了,因此对她的厌恶再次加深。

    “行。”他咬牙切齿道,脸上却得露出笑容,“既然你那么想工作,岑秘书,你安排些简单的工作给许助理,别让她太闲了,助理的工资可不是白拿的。”

    “可是……”岑依依欲言又止,她心里压根就不想让许欢馨碰自己的工作,感觉像是在削权。

    江昊霖皱眉,摇首示意她不要再说。

    岑依依只能咬牙。忍住怒气,“走吧,许助理。”

    许欢馨舍不得放开他,他身上有淡淡的烟草味,令人有些留恋。

    江昊霖见状。只能伸手拉开她像八爪鱼一样牢固的手臂,“快去工作,不然今晚要加班了。”

    他温柔的嗓音令许欢馨着迷,她听话点头,乖乖跟在岑依依后面。

    岑依依则一脸不悦,却须得保持形象,当什么都没看到。

    关门声响起。江昊霖把自己塞进皮椅,揉着发疼额角,忍不住叹气。

    这才第一天,已经弄得他那么累了,接下来的实习期该怎么办?

    说到实习期,他猛然想起什么,随后紧绷的脸色稍有缓解。

    只要他在实习期内把人弄走,那就没问题了吧,但父亲那边不好交代,他得好好想想用什么方法刁难她辞掉她,让父亲找不到理由留下她。

    于是,江昊霖开始实施他的计划。

    “这份文件你打的?”他将文件扔到办公桌上。身体向后仰靠着椅背,微眯黑眸看着她。

    许欢馨伸长脖子看了眼,然后点头。

    “你知道这里头错了多少个英文单词吗?”

    “我……”她打的时候也知道其中有错,但她尽力去修改了,难道还有错?“可范本是岑秘书……”

    “怎么,你做错事要推到别人身上?”他继续打断她的话,压根不想听她解释,因为他很清楚,范本是他给岑依依的。

    她本想反驳,最终还是叹气,认命拿起文件,“好,我再改。”

    她不生气?若换做那时早就生气走人了,这点倒是令他很是讶异,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够狠,于是脸色一变。

    “还改?这文件对方等着要,你要改到什么时候?”

    不要怪他太狠心,他只是想逼她走而已。

    只要她走就好,可为什么心情却那么复杂,敢情自己还于心不忍了?

    他晃了晃脑袋,抛却那些不必要的同情心,努力叫自己脑袋回想以前她对自己做过的事情,背脊一挺,逼自己狠下心。

    “很快的。”她抱起文件转身,可没走几步就听见他说。

    “这份是急件,下午五点之前要送到对方公司,签好还得拿回来明早开会用,知道吗?就算你能修改完成,送回来的时间也不够。”

    那么急?为什么岑依依没说过?许欢馨皱眉,自己是真的没听过这样的话。

    “这件事我会负责到底。”

    江昊霖挑眉注视她,忽然觉得她很天真,“你要怎么负责?”

    “总之,明天早上,这份文件会签好名字盖好章放在你办公桌。”说完,许欢馨像一阵风跑了出去。

    他愣了愣,想阻止已经来不及。

    脑海浮现同情二字,他觉得自己恨可笑。同情?不是说好要狠心的吗,不然自己往后的日子绝不好过。虽然她的脾气稍有收敛,可谁知道是不是在演戏,博取他好感?

    “算了,你爱折腾就折腾去吧,我看你什么时候放弃。”

    只是……为什么他的心那么不安。

    ??????????

    许欢馨以最快的速度检查文件,又复查了几遍,就用公文袋装好,坐上计程车前往傅氏集团,在车上也不忘拿出文件继续复查。

    本以为现在不是下班时间,计程车是最快到达目的地的交通工具,没想到前面发生交通事故,所有车辆只能缓慢行驶。

    “司机,能快点吗?”她频频打开手机看时间,快五点了,是不是要赶不上了?

    怎么办呢?折返吗?不可能,她已经在江昊霖面前放下话,这时候放弃岂不是让他觉得自己是那种只会做不会做的人。

    她这次回来主要是想告诉他,自己已非四年前的小孩,她改变了许多。绝不能还没尽最大努力就轻言放弃,不然她抛下一切去美国就变得毫无意义。

    “对不起,小姐,我也是没办法。”司机也相当无奈,前有车后又车,被夹在中间的他进退为难。叉有反圾。

    许欢馨皱眉,对文件进行最后一次确认查看,阖上的同时看了眼车外,密密麻麻的车辆,左右都有。

    “司机,我在这里下车吧。”说着把钱塞给司机,拉开车门下车。

    “小姐,这里……”还距离目的地有一半路程。司机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就听见耳边响起关门声。

    许欢馨快步穿过车流,在人行道上跑了起来,可能由于太着急,一个踉跄身体猛然向前倾。由于来得太突然,她只能本能往下。

    她认命闭上眼,打算跟地面来个亲密接触。突然,腰间一紧,前倾的身子被捞了回来。

    她捂着胸口喘气,头顶传来富有磁性,温润有力的声音。

    “小姐,你没事吧?”

    传入耳中的男声令她一怔,这时她才惊觉自己如小鸟依人般趴在一个男人的怀中,手掌触碰的地方不仅温热,而且还很有肌肉感。

    她仰首,却看见一张俊脸映入眼帘,两人的距离异常近,身躯紧密贴合。

    忽地,脸灼烧起来,她使劲推开他,跳出他怀抱,却没想到高跟鞋这时候跟她开玩笑,断了,咯吱一声伴随踉跄,好像又要发生同样的事了……

    但还是那个男人,又救了她一次。不过这次没抱着,而是拉着手。

    许欢馨站稳后,轻轻拿开他的手,轻轻颔首说:“谢谢,我可以自己站。”

    男子微微一笑,礼貌性点头,“好的。”

    气氛有些尴尬,许欢馨觉得自己对施以援手之人太过冷淡,起码说声谢谢吧。

    “谢谢。”她抬首说了句,看着他的脸时,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有点熟悉,在哪见过呢。

    “咳咳……”男子轻咳转移注意力,觉得这女人的眼神有点过分,这么盯着男人看,大胆毫不掩饰,难道她经常这样?

    许欢馨脸红别开眼,沉默在他们之间漫散。

    “小姐,需要送你一程吗?”他看了眼她的高跟鞋,眼神示意自己的车就停放在路边。

    “不用。”刚才那么丢脸,她恨不得立刻消失,更别说让他送了。

    在他怀疑的眼神下,她把文件塞进包包,弯身将高跟鞋脱下提在手中,“喏,这样就可以了。再见,我赶时间。”

    男子的手悬在半空,想挽留却只见她奔跑离开的背影,摇首轻笑。

    虽然他佩服她的勇气,但脚肯定会变脏,而且提着高跟鞋在路上奔跑,难免引来目光。

    收回视线,他转身返回车内,系上安全带的时候,忍不住看了眼倒后镜渐远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