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章:我想问个明白

江少,情深不晚 +A -A

    cdggggg不过,江凡很好奇,她为什么要打扮成这样?不是所有相亲的女人都希望能给别人一个好印象吗?可她这副模样,结果恐怕会适得其反吧。

    “咳咳……”他清了清嗓音。挑眉问被儿子一吼就乖乖坐下的女子,“你叫什么名字?”

    妆化成这样。他怕自己认错人,还是问一遍吧,免得再出什么岔子。

    但她并没有直接回答江凡的话,而是再次抬头注视江昊霖,“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江昊霖没好气白了她一眼,在心里嘀咕:化妆化得那么差得女人,他可不记得认识过。

    拿起桌上咖啡轻啜,一脸不在意,目光看向窗外,尽量把自己当成局外人,避开餐厅内那些审视的目光。

    他从没那么丢脸过,被一个妆容如此奇特的女人抱住引来无数目光,怎么就会撞见这么个疯女人。

    不过,这张脸……怎么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像是认识的人。

    脑海闪现某张脸。他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突然想起一个遗忘很久的人。

    江昊霖的表情令许欢馨非常失望,心微微抽痛,置于桌下大腿的手不禁紧握成拳。

    不是早就想到这结果了吗?为什么还会不开心?关键是让他重新认识自己,弥补这多年的时间不是吗?

    自我安慰后心好受一些。她重新抬头,摘下帽子放在桌上,深呼吸后说:“我叫许欢馨。”

    “咳咳咳……”咳嗽声响起,江昊霖捂住自己的嘴,重重放下杯子,一脸惊讶盯着她。

    “许欢馨?”他没听错,是这几个字吧。

    “对!”许欢馨看到他震惊的反应。微笑伸手抓住他手臂,“昊霖,你果然还记得我。”

    记得,而且印象深刻好吗!深刻到他恨不得这辈子不再见到她,他的人生几乎被她毁掉一半,她还好意思出现在自己面前?

    江凡挑眉看着眼前这一幕,尽量把自己当成隐形人。

    能让自己儿子如此‘惊慌失色’,这许欢馨还是第一人,但他所调查的资料里,却没有他们的‘认识’。

    是有人不想让他知道,还是故意抹去?是眼前的她所为,还是那个急欲拉拢他们的人?

    江昊霖扫了她一眼。看到她露出那么恐怖的脸,立刻拿起桌上帽子扣了过去,“别拿你的脸出来吓人。”

    许欢馨虽然始料不及,但帽子下的她扬唇傻笑。

    耳边私语声不断,他感觉都是在讨论她,于是板起脸孔说:“马上去洗手间,把你的脸恢复原貌再出来见我。”

    他一定是上辈子欠她的,所以这辈子才会被她纠缠不休。

    “遵命。”她举起手行了个礼,调皮眨了下眼,迈着愉快的步伐往洗手间走去。

    她走后,江昊霖不奇怪自己会被目光紧盯,但他不想解释,倒是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既然这丫头对他念念不忘,他何不将计就计。

    深怕自己的想法被精明的父亲发现,他放下刚端起的咖啡站起,一只手放在口袋里,“爸,您坐会。”

    江昊霖前脚离开,坐在他们桌子隔壁的人站了起来,“老爷,要跟吗?”

    江凡摇首,抬手示意对方坐下。不是他相信儿子,而是因为他故意选了间没有后门的餐厅,任凭儿子有多大能耐,也不可能从他眼皮底下逃开,更何况他带的人可不止只有一个。

    许欢馨看着洗手间大镜子里的自己,摸着脸左看右看,“我觉得挺好,没那么吓人啊。”

    她边说边忍不住嘴角上扬,“江昊霖,我想你,一直想你。”

    就在她差不多将脸上的妆洗掉,洗手间的门突然‘砰’地一声被打开,她吓了一跳,接着有个黑影窜到他面前。

    江昊霖淡定得令人意外,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还吹起了口哨,走到男洗手间门口但并未进去,而是后退几步,快速钻进女洗手间。

    “怎么了?”许欢馨捂着胸口,有些惊魂未定,但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她还是保持微笑。

    江昊霖这时才认真注视她的脸,然而他有一刻呆住了,可很快掩饰过去。

    “我有事想请你帮忙,你愿意吗?只有你才能帮我。”

    有事要找她帮忙?还是非她不可?

    这是不是证明在他心里,她还是占有很重要位置?

    她欣喜若狂,正想大声答应的时候,门外走廊传来交谈声,越来越近。

    两人这才想起,此处是女厕。往这方向来的,就是入洗手间的。叉刚节圾。

    她看了眼面前的男人,伸手推了一把,没想到下一秒整个人被一股男性气息包围。

    他紧紧抱着她,身体向她贴近,她只能渐渐往后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