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章:这婚,我不想结

江少,情深不晚 +A -A

    ??????江昊霖来不及阻止,看着梓新和欢馨拉扯离去,到唇边的话又咽回肚子。

    关他什么事,若她不愿意自然能拒绝。何需自己来担心?

    岑依依盯着身旁的他,发现他眼神有些不对劲。在车子渐远时,牵住了他的手。

    她没看错,他黑眸写满担忧。

    昊霖回过神来,反手拉住她,将她带向自己座车。可两人都上车了,他却不急着开车。

    “以后别跟馨馨走太近。”

    馨馨?她冷哼,叫得可真亲密。

    “为什么?”

    “你知道为什么。”

    岑依依双臂环胸,侧首望着他,“我跟她同是你的助理,理当和谐相处,不是吗?”

    “记住我的话,远离她!”

    “凭什么!”她不由得大声反驳。叉华欢圾。

    “凭我是你男朋友兼上司。”他发动车子,握紧方向盘,瞟了眼生气的她,并不想在这问题上妥协。“你做事向来有分寸,希望不会让我失望。”

    轿车在马路上缓缓行驶,车内两人都没说话,一直回到公司。

    而另一边,许欢馨非常不满瞪着驾驶座。目视前方专心开车的男人,眼也不眨一下。

    “别再瞪了,你眼睛不疼?”虽说着这话,但傅梓新依旧没看她。

    “不用你关心。”她嘲他大吼,“立刻,马上,送我回江氏。”

    “我不。”

    “为什么呀?”如果不是在车上。路上还那么多车来来往往,她一定会不顾一切掐住他的脖子,还有撕裂的笑容。

    因为,这男人从上车开始,笑容就没离开过脸。敢情将她这样带走,他很开心?

    傅梓新没有回答,而是放慢车速,把车安全停在红绿灯前。

    突然,他一个倾身贴近欢馨,“因为你今天下午属于我。”

    看着这近在咫尺的俊脸,许欢馨的心脏猛然加速,随之而来是满身燥热。特别是脸火辣火辣的。

    她伸手用力推开他,‘嘭’的声音传来,两人同时一愣。

    看到他吃痛蹙眉,伸手摸自己后脑勺,哀怨望着她,她忍不住笑出声,刻意补上一句:“活该。”

    他不敢置信看她一眼,最后只能认命坐回驾驶座,继续开他的车。

    车内很安静,许欢馨时不时偷瞄他,小心观察他是不是生气了。

    只是,她一时不注意,明目张胆地看了他好一会。

    “怎样,你对我这张脸可算满意?”他表面问得云淡风轻,耳朵可竖起来了。

    既然被发现,她就不偷看了,眼睛直勾勾盯着他,“嗯,确实不错,可惜会招来不少桃花。”

    “哦?你还会看面相?”

    没好气瞥了他一眼,看着前方路牌,疑惑问:“你要带我去哪里?”

    “不回公司了?”他很是讶异。

    “你都替我请假了,那就去放松放松。”她趴在窗边伸出手,风快速从指缝穿过,嘴角勾起微笑,“我们去哪?”

    最近,她天天给自己加班,也该停下休息了。半个月下来,对江氏已有个大概了解,接下来就是深入。

    “你们女人平时不是喜欢来场电影,买个衣服,看看帅哥?”

    “想不到你对女人挺了解的。”说完,她突然凑近他,“是不是经常陪女人干这些?”

    “哪有。”

    “以上的事情,你陪我做一遍。”

    “没问题,今天我属于你。”

    许欢馨双臂环胸,侧眸看着说甜言蜜语脸不红气不喘的他,“你到底有多少个女朋友?”

    有多少个,才能练就这等本事?

    “一个也没有。”

    “傅总,我不信。”

    傅梓新耸了耸肩,不想再解释,因为说了别人也不相信,她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做完你的,能陪我去做我想做的吗?”

    “那得看还剩多少时间。”

    “放心,来得及。”

    话音刚落,他就一手掌控方向盘,一手开启蓝牙耳机,订了最快开场的电影票,车子疾驰而去。

    他们一起看了一场精彩的电影,然后来到服装店。她在里面试衣,他在外面等待。

    “这件怎样?”她走出试衣间,在镜子前左看右看。

    他摸着下巴,认真端详,得出结论:“好看。”

    许欢馨牙关一咬,什么也没说进去试衣间换下,心里不断嘀咕:一定不能相信他。

    见她要走出服装店,他连忙上前拽住她,“你不是要买?”

    “每一件都说好看,你到底什么时候说真话什么时候说假话?”她停步转身盯着他问。

    “你穿得是好看啊。”傅梓新觉得挺无辜的,自己说的可都是真话。

    她指着放在桌上试穿过的衣服,说:“你去给我挑一件。”

    他皱眉往那堆衣服走去,认真思考后,“麻烦你给我全部包起来。”¨

    说着就拿出银行卡递给收银员,收银员笑眯眯伸手去接,还没到手中就被许欢馨抢走。

    她边把玩银行卡边问:“你是不是嫌钱太多?”

    “小钱而已。”他回答得极其无所谓。

    “这些衣服一共多少钱?”她转身问收银员。

    “三万七千八百八十九。”

    将近四万?就这些衣服?她到底进了什么名牌店!

    走到那堆衣服前,她随手挑了件比较喜欢的连衣裙,“就这件,我给现金。”

    收银员不敢给脸色客人看,认命把连衣裙装好,递给她。

    “你帮我拿。”她看着他说。

    傅梓新挑眉,望着那远去的背影,摇首轻笑出声,接过袋子。

    这大概是他人生第一次给女人提衣服吧,敢命令他的只有她了。

    欢馨走在前面,梓新默默跟在身后。忽然,她走向路旁ATM机,把某人的银行卡扔进去,输入数额。

    她勾手示意他过来,“密码。”

    他凑过来瞥了眼数额,三万八千元,这不是那些衣服的总价钱?

    “你要兑现金?”

    “是。”她立在一旁,等得不太耐烦。

    好吧,兑就兑吧,衣服那点小钱而已。他按下密码,ATM开始数钱。

    “要不我把密码告诉你?”

    她白了他一眼,“不需要。”

    ATM吐出一沓百元毛爷爷,她拿出清点,然后把银行卡向某人扔去,“还你。”

    傅梓新慌张接住银行卡,见她走远立刻跟上。

    “写你的名字?”她认真填写单据。

    他摇首,她便在签名处写了‘匿名’两个字,接着两人走出福利机构。

    做完好事,许欢馨心情不错,哼着小歌在路上走,脚步轻快得好像会飞起来。

    凝望她的背影,他笑了。

    她是个很有爱心的人。

    走着走着,视线内出现一双高跟鞋,他抬首看她,嘴角不禁上扬。

    她说:“我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