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我们会再见的

江少,情深不晚 +A -A

    ???????许欢馨吃痛,却没喊出声,只是手腕被勒出一圈红痕。

    他好像真的很生气,她不敢再隐瞒。于是坦白,“是江伯伯让我留下来的。”

    江昊霖目光微敛。不相信她这个借口,“说真话!”

    她一定用了什么方法,才会得到父亲如此相待,想不到她跟以前一样,那么有手段。

    真话就是,她没告诉过任何人,自己回来了,而且说不定有人并不希望她回来。

    家是什么,她还有家吗?那对她来说只是个住的地方,跟临时酒店没什么区别。

    四年了,她的父亲只给她足够的生活资金,其他一概不过问,漠不关心,这真的是自己的父亲吗?

    母亲还在的时候,他们家里只有欢声笑语。可母亲走后,哪个女人闯进了他们的生活,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父亲也不是曾视她为心中宝的父亲。

    不过,她仍感激,没有他自己不会顺利完成学业。不是他自己不会那么勤奋。她回来是想摆脱那个早已不完整的家,以及那些口是心非的‘家人’。

    她永远不会忘记,自己曾离生死那么近,而又是谁将她推入地狱。

    “伯父说我砸了你的相亲宴,要赔你一个女人……”

    “所以你就自告奋勇留下?”他眯起眼眸,很确信她是会这么做的人。

    “我……想留在你身边。”我回来也是因为你。

    留在他身边?他不需要。只是为什么微启双唇的他却说不出半句狠话?

    看到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手上的力道忽然松了。思绪复杂。

    他烦躁甩开她的手,“去休息吧,明天一早我送你回家。”

    本想立刻送她回去的,可这十二点了,说不定她家人也睡,只好留她一晚上。

    看到他转身,她立刻追上前,拉住他温暖的手掌,“我能不能不回去?”

    “不能。”他背对着她,快速断绝她所有希望。

    许欢馨望着他的背影,很想冲上去理论,但寄人篱下的人好像是她。有资格说什么呢。

    她慢慢走回客房,看着前几日仍陌生的环境,忽然有些不舍了。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毫无睡意。

    第二天,她起了个大早,正确来说是没睡多长时间。因为脑子里一直想着要离开,醒醒睡睡,快天亮的时候,她索性就起来。

    丰盛早餐摆上桌,中西结合,就看他爱吃什么了。

    许欢馨看着桌面,满意微笑,解开围裙准备上楼叫人,江凡出现了,看到一桌子东西甚是惊讶。

    两人坐在一起边吃边聊,江昊霖很快出现,他一出现,她所有专注力都在他身上。

    江凡看到这情景,露出满意笑容。

    若眼前这两人能成事,也算门当户对,这媳妇也甚合他心意。

    许欢馨的调查结果他看了,可以说是相当优秀,更重要的是,这女娃爱自己的儿子,毫不掩饰。

    她出得厅堂,入得厨房,读的还是工商管理,以后能帮自己儿子大忙,这么好的女人,他为什么不先替儿子留住。

    “霖,早。”她站起来,绕到他身边,拉着他手来到餐桌,“快尝尝我做的早餐。”

    江昊霖瞟了父亲一眼,抿唇坐下,本想安静吃早餐,没想到她一个劲问自己好不好吃,他只好回答:“好吃。”

    这可不是违心话,她的手艺确实不错,他还以为像她那样的千金小姐,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原来她还是有点用处的。

    听到他的话,许欢馨很想用力抱住他,可手刚抬起,她忽然想到什么,只能尴尬放下。

    “你打算看我吃完?”他挑眉,看了她一眼。

    她搔头傻傻笑了笑,回到自己位置上,乖乖吃着早餐,小眼神时不时瞟到对面的他身上。

    江凡悠闲喝着咖啡,笑而不语,努力把自己透明化。

    “可以走了吧?”江昊霖放下刀叉,瞥了对面的许欢馨一眼,然后率先站起。

    许欢馨难过低头,原来他没忘记昨晚说的话,是她太天真了。

    放下刀叉,她抬首勉强笑了笑,“可以了。”就让她保留最后的尊严吧。

    走?江凡皱眉,他怎么感觉自己老了,听不懂他们说什么?

    “馨馨你要去哪里?”他问。

    “还能去哪里,当然是回她自己的家,难道有家不回要呆在我们家里?”江昊霖生怕父亲再来个什么挽留,提前把话说完。

    “我已经跟她家里打过招呼了。”眼看人快要被拖出去,江凡大声宣布。

    江昊霖停步,回首皱眉看着父亲,眼底眼神复杂。

    “不信?”江凡走了过来,将欢馨拉到自己身旁,“你去许家问问就知道了。”

    江昊霖看父亲一眼,攥紧拳头,冷哼一声离去。±

    因为他知道多争辩没用,先败下阵来的肯定是他。他很明白刚才父亲眼底警告的意思,若自己再敢多说,在公司只会剥权得更厉害。

    “伯父,您真的跟我家人说了我在这里?”许欢馨脸色发白。

    江凡看着她,叹了口气,“馨馨,伯父答应让你留下来就一定会让你留下。”

    “那……”叉协余弟。

    “放心吧,我儿子的性格我知道,他不会上你家问的。”江凡只差没拍着胸口说,“安心住下来吧。”

    他看了许欢馨的调查资料,忽然同情起这孩子,最重要的是,她没有私心,只是单纯爱着自己的儿子。

    就让他当一回媒人,撮合他们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