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我没得选择

江少,情深不晚 +A -A

    vvvvv他背着她往上走,许欢馨拿着纸巾给他擦汗,问:“放我下来,我休息够了。可以自己走。”

    江昊霖脚步没有停下,说:“还有几步就到。乖乖趴好。”

    那仿佛带着命令的语气,令她心头一暖,她就真的安安静静任由他背着。

    如果,这条路能继续下去就好了。她想。

    可他们生活在现实中,就总会回到现实,他在山顶石凳放下她,然后坐在旁边。

    “我带了两个硬币,你一个我一个,等会我们许完愿,一起扔进许愿池。”她看着前方一脸幸福的男男女女,瞄了下身边的人,拿出硬币。

    “我也要?”他疑惑望着她,从一开始就以为自己是陪伴。

    “对啊,一个人许愿多无聊,而且上来了就一起许。”她被他看得慌了心神。胡诌了一个借口。

    “我不信这些。”

    “就当陪我好不好?”她小声恳求。

    他盯着前方渐渐散去的人群,轻轻颔首,接过硬币,率先走在前面。

    两人站在许愿池边,由于围着的人多。两人一前一后贴着,她在他怀中,而他像为她遮挡阳光的大树。

    忽然身后的人挤了过来,她一时没站稳,身子往前倾,幸好一只手臂及时圈住她,使她不至于在那么多人前出糗。

    “你那么冒失的人。能在国外生活三年多也算是奇迹。”他贴近她耳畔,笑着说。

    滚烫在脸上久久不去,她抬起手肘撞了下他下腹,以示自己的不满,但没敢太用力,因为舍不得。

    “许愿!我说一二三再一起扔进池子。”她不敢抬头直视他的脸,小声说。

    身后传来他轻轻的回答,她双手将硬币置于掌心,十指紧扣,闭上眼许愿。

    她如此认真的样子令他不禁摇首,他不相信一枚硬币就可以实现愿望,只相信想要就必须努力争取。但她不想失信于她,学着有模有样许愿。

    “可以了吗?”她仰首凝视他问。

    江昊霖睁开眼,“嗯。”

    “一二三,扔!”两人硬币同时抛出,‘咚’地一声陆续跃入水中。

    因为许愿完成,许欢馨高兴地哼着小曲下山,他在身后紧跟,被她的心情感染,嘴角忍不住上扬。

    来到车旁,她刚手放在驾驶座车门想拉开,一只温暖大掌按住她手背。

    她不解望着他,仿佛用眼神问为什么,他笑了笑,拉起她的手,牵她到副驾驶座,抽走车钥匙开锁,拉开车门说:“回程我当司机。”

    “为什么?怕我再开下去会把你小命弄没了?”她半开玩笑说。

    “别胡说。”他皱眉,怒斥她言语不当,“我愿赌服输,怎能是你给我当司机。”

    她不信,这借口说得太烂。

    他被这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索性将她推进副驾驶座,系好安全带,“我当你答应了。”

    许欢馨哭笑不得,她从头到尾什么都没说啊,怎么就答应了。

    回程路上,他们很安静,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安静,好像都有各自心事。叉协助号。

    “霖,那边很热闹,他们在干什么?”

    就在这时,马路边挤满了人,耳听摊贩叫卖声,有人对着石像抚摸,有人拿着粗壮的香,形色匆忙不知要赶往何处。

    放慢车速,他瞥了眼,回答:“是庙会。”

    “庙会是什么?”

    是什么,怎么解释好呢。他思考着。

    “找个地方停车,我们去逛逛。”

    本想拒绝,但看她一脸兴奋,恨不得冲下车的样子,他的话就这么咽回肚子,只说了一个字,“好。”

    停好车,两人走到庙会街牌坊下,她就先往前跑,这档口看看,那档口瞧瞧,穿梭在其中。

    人多的地方令他不习惯,可她那么开心,他不好手出来,而是上前牵住她的手,说:“人多,别走散了。”

    “嗯。”她用力回握他的手,扯着他往前。

    “那边在舞龙,我们看看去。”

    身穿金黄色的人,将龙舞得活灵活现,紧跟后面是八人抬着的木轿子,里面放着一尊佛像,再后面是各种各样的舞者,他们有些到人群里邀请人们跳舞,一起随行队伍。

    欢馨拉着昊霖来到队伍里,感受气氛,然后很多人跟着进来,渐渐地队伍越来越大。

    突然,一群人涌了进来,冲散了她和他,接着不知道谁用力拉了她一下,她脚步踉跄,回过神来自己处在暗巷一角,她想出去,却被两个高大男人挡住。

    “小妞,想往哪里跑?”

    “你们是什么人,知不知道这样做是犯法的!”

    两男人同时笑出声,其中一个抱着肚子忍住笑说:“小妞说话真可爱。”

    “是我叫他们请你来的。”一名早已候在暗巷深处的肥胖男人走了出来。

    视线虽然模糊,但她隐约认出那人是谁,往后退了一小步,问:“请我来做什么?”

    “做我们上次没来得及做完的事。”李总微笑上前,眼底燃起熊熊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