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对不起

江少,情深不晚 +A -A

    ?|¥¥¥¥¥那晚开始,江昊霖对许欢馨极其温柔,在父亲江凡面前更甚。嘘寒问暖,是不是进出她的房间。两人偶尔亲昵拉手。

    这一切江凡看在眼里,却不挑明。若结果真如他的,他何不配合下去。

    在江凡眼里,许欢馨是真的爱着自己儿子,因为有些情感是掩饰不了。可反观儿子,虽然呵护备至,完全是一个好男朋友的样子,但他总觉得那里不对。

    时间一天天过去,许欢馨沉浸在江昊霖所编织的温柔情网中,已然忘记了当初答应的只是假女朋友身份。

    这如果是梦,她宁愿这梦永远不要醒。可现实是残酷的,而他也很清楚自己的角色。

    车子缓缓停下来,在相同的地方,许欢馨知道,自己该下车了。但这次,她却不想下。

    江昊霖以为她发呆。也不催促,随着是时间流逝,他忍不住开口:“馨馨,该下车了。”

    她却仿佛没听到,转首问驾驶座。一袭黑色西装的他:“我能不能跟你去上班?”

    “不可以,别忘了我们协议……”

    “我保证不会吵到你,乖乖坐在那里。”她打断他的话。

    说完这句话后,她仔细盯着他。看着他脸色慢慢变得难看,她反而举手投降。

    “我知道了。”

    许欢馨乖乖打开车门下车,俯身漾开不自在的笑容,挥手说再见。接着。头也不回离开。

    反正每天都是这样了,她又能怎样?是她答应当他假女朋友的,现在才不甘心算什么?

    江昊霖以为她会跟自己耗上一阵子,没想到她比他想象的要早投降,不免松了口气,随后驱车上班。

    许欢馨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着,昨天去图书馆待了一天,今天要到哪里去呢?

    这家咖啡厅的咖啡早已喝腻,那家的服务员都认识她了,毕竟天天来的人很少。

    她无奈叹气,只能硬着头皮走进其中一间,总不能在街上走来走去。

    刚落座。服务员甚至没有问她要喝什么,直接端了她每天都点的咖啡到她面前,附带问了句需要其他什么。

    低头看着这褐色液体,没有来胃部一阵翻腾,她连忙捂住嘴巴。心想,咖啡喝太多果然不行啊。

    忽然一个黑影笼罩下来,抬头看清人后,她坐立不安,垂首左看右看,希望能找到一条生路。

    “你希望在这里谈,还是……”

    许欢馨立刻打断来人的话,“回家谈。”

    无奈叹了口气,她只能尾随那人身后,看着他结账,随他坐进车后座,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

    江昊霖一手打开办公室的门,一手揉着发疼额角。今天他几乎没有休息,连开了好几场会议,听了很多人做产品推销。

    把文件扔到办公桌上,瞥见他位置放着一杯冒着白烟的咖啡,嘴角忍不住上扬。

    他坐在皮椅上,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拨打某人电话,因为下班时间差不多到了。

    电话很快被接通,但没有像往常那样听到另一头传来压抑兴奋的话语,而是沉默。

    可他没在意,直接说:“在原地等我,我下班过去接你。”

    他没问她在哪里,只因她每次都会乖乖在那个地方等自己,然后一起回家,给人情侣间难舍难离的感觉。

    “立刻回家!”那头的人立刻接话。

    江昊霖一怔,想起是谁的声音,那头早已挂断,他盯着手机几秒,接着快速站起。

    江凡将手机放在桌面,瞥了眼坐在沙发上的许欢馨。

    “为什么跟他一起说谎?”

    “没有,我们是真的在一起。”她抬首坚定地说,但随着江凡目不转睛看自己的眼神,渐渐没了底气。

    江凡叹气,“馨馨,你是好孩子,为什么要跟他一起欺骗江伯伯,我对你很失望。”

    “我……”本想解释,可眼下人证物证俱全,她要怎么说?

    所以,她闭口不言,免得越说越错,等待江昊霖回家,将问题丢给他。

    许欢馨挪步到大门,焦急等待着。不一会,他的车出现在视野内,然后她看着他下车朝自己走来。

    “为什么没等我?”

    看到怒气冲冲的他,她一怔,本以为他是来安抚自己,没想到却是质问,心里一阵难过,但她很快用微笑掩饰,“江伯伯在里面等你。”叉东池亡。

    看了看那扇敞开的门,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看着她问:“你该不会是什么都说了吧?”

    面对他的怀疑,心上仿佛又被捅了一刀,她不懂,不懂他为什么如此不信自己。

    见她呆在原地,江昊霖皱眉,没再问什么,大步迈进家门。

    “什么事值得您要我立刻回家。”江昊霖大摇大摆走进家门,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江凡瞥了儿子一眼,冷冷道:“若无事,你何必赶回来。”

    他自己的儿子他很清楚,分明就是心中有鬼。

    江昊霖站了起来,双手插袋,一脸不悦,“如果您老人家是为了想吵架找我回来,那很抱歉,我不能奉陪。”

    他边说边走向大门,压根没待在家里的意思。

    “站住!”江凡喊住急欲出门的儿子。

    江昊霖倒也听话,真的乖乖站住,只是没回过头来看父亲生气的脸。

    “我已经知道了,你是要自己坦白,还是由我来说。”

    江昊霖一僵,立在原地,垂在身侧的手掌早已紧握成拳。他紧咬牙关,抬眸瞪了眼站在门边的许欢馨。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