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非君不嫁

江少,情深不晚 +A -A

    他们来到一处墓地,墓碑照片里的人是那么地美丽,可惜她的寿命停留在石板所刻的年限数字,角落花瓶只有风干黏在瓶口的鲜花枝叶,看来很久没人来过了。

    看到这场景,许欢馨抿着唇,忍受心脏传来的疼痛。她跪了下来,接过他手中花束,拆开将白玫瑰一支支插进花瓶。

    “妈,漂亮吗,您最喜欢的白玫瑰。”她看着墓碑上的照片,笑着说,仿佛母亲就在自己面前。

    她扯了扯江昊霖衣角,他也一起跪下,她抱着他手臂问:“善良的人是不是会很早离开人世?”

    母亲治愈她的记忆,停在她几岁之前,但她从没忘记过母亲。

    母亲很漂亮,却甘心守在家里等父亲回家,母亲很善良,对她对别人都很好,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可她的父亲,恐怕早已忘记母亲了吧,不然怎么可能母亲死了没多久就迎娶新人?

    “她会变成天使,一直守护你。”

    这一次,他没有想甩开她的冲动,而是任由她靠在自己肩上。

    “也许。”她扯出一抹笑,“妈,许廷多久没来了?”

    照片的人依旧笑靥如初,倒是他说了句:“那是你父亲。”

    “父亲?这样的人配为人父吗?”她抬首问他。

    “但他养育了你,给钱你上最好的学校。”

    “物质基础而已。”她说得云淡风轻。

    “馨馨!”他低声叫她名字,语气却有着威严。

    “妈生病,他没有陪伴左右,我妈的最后一程是我陪她走完的,但她到死那一刻还念着我爸的名字!她的葬礼,他只负责出钱,人没多留在灵堂一刻。我开口挽留他,他说公司有事等着他处理。”越说越激动的她,揪着他的西装外套问:“那里躺着的是他的妻子,我的母亲!公事就不能留到我妈丧事办完?”

    “你冷静点。”

    她置若罔闻,看着墓碑照片,仿佛置身在回忆里,“我妈走后,我在那家从没开心过,他有关心过?我提出出国留学,他只问了去哪里,要多少钱。出国当天,他甚至没有来送我,我是孤身一人上飞机的,你知道吗?国外三年多,我那有着血缘关系的父亲只往我账户里打钱供我国外生活,从没打过电话给我,也不理会我的学习。”

    “他许廷,就不配当个父亲!”她生气怒吼,声音在冷清墓园回荡。

    江昊霖见她还想继续往下说,伸手就捂住她的嘴,说:“你母亲不会想听到你说这些。”

    看看他,再看看母亲墓碑,她轻轻颔首,他放下手。

    “对不起,妈,没能忍住。”她不停深呼吸吐气,“今天来不是跟您说不开心事的。”

    “要不,你跟阿姨讲悄悄话,我到那边等你。”他边说边起身。

    许欢馨一听,赶紧出手将他拽下,说:“那可不行,我要说的跟你有关。”

    “跟我有关?”他一脸不解。

    “妈,我告诉你喔。他叫江昊霖,我很喜欢他,以后说不定他会是您女婿。”她脸不红气不喘地说完,其实刚才在车上闭目养神的时候练习了好多遍。

    他听完后,第一反应是去抽出自己的手,可她实在抓得太紧了。

    “阿姨,您别听她说,我们还不是那关系。”不能对死人说谎啊,他可不想被鬼讨债。

    “我们早晚会是那关系。我早就决定,非君不嫁。”

    “别胡说。”他有些急了。

    “我没有胡说,是认真的。我……”

    “打住。你不想自己回去的话,就不要说了。”

    “好嘛。”她嘟起唇,无奈看了他一眼,侧头对照片的母亲张口说话,但没有说出声。

    “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悄悄话而已。”她拉他一同起身,再看了母亲一眼,拉着他往回路走,“走吧,为了感谢你带我来,我请你吃饭。”

    “回家休息。”

    “就吃一顿饭。”

    “你答应我的。”

    “好吧,遵命,江副总。”她调皮举手置于头顶,做出投降的样子。

    ‘咔嚓’

    不远处传来照相机摄像声音,一名身材高挑,满身名牌服饰包包,大帽子压得低低的女子,站在凉亭里。

    “我就知道你会来这里。”看着手中照片,她轻启红唇,冷笑说。

    ----------

    许欢馨果然没能争得过他,车子驶向回家方向,谁叫人家是司机呢。

    不过,少了一点和他单独相处的机会,觉得有点可惜。可后来想想,来日方长,反正同住一屋檐下。

    一走进客厅,就闻到饭菜香,回来得真是时间。

    “怎么回来得那么早?”江凡收起报纸,看着门口换鞋两人。

    他就是无聊,叫人打听了下儿子的行程表,很是意外儿子会带欢馨去见客户。

    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好,是他非常乐意见到的,而且许欢馨的工作能力公司上下有目共睹,已不存在空降兵的头衔。

    饭菜上齐,三人围着餐桌吃饭。也许是中午喝粥清了肠胃,欢馨看到饭菜觉得特别香。

    “馨馨,昨晚为什么没回家?”就在大家安静吃饭的时候,江凡问。

    她看了江昊霖一眼,以为他给自己打过电话了,原来没有?

    意识到自己的眼神停留在他身上太久,加上有另一道视线盯着,她快速低头。

    江凡若有所思看了她一眼,转向儿子问:“你为什么也没回来?”

    “我住朋友家。”

    “我住朋友家。”

    两人同时回答,答完后立刻看着对方。

    “那么巧?一起住朋友家?我猜你们的朋友是同一人?”江凡唇边笑意更深了。

    “不是。”

    “不是。”

    如此异口同声,倒是让江凡很惊讶,他没再问,笑着安静吃饭。

    饭后两人也不知在回避什么,一前一后回自己房间。

    江凡虽不明白什么改变了他们,但他们对彼此的态度在发生变化,没什么不好。

    他不打算插手,但有一人必须尽快解决。

    喝了一口茶,他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对那边的人命令道:“帮我跟她说,我约她一个人见面。”

    夜深了,许欢馨躺在床上毫无睡意,起身坐在床沿拉开床头抽屉,那里有份包装精美的礼品。

    她拿出来,走到门边,贴在门板上听,外面安安静静的,非常适合。

    偷偷摸摸走出房间,轻轻合上房门,蹑手蹑脚走到隔壁房间门口。正打算敲门,忽然一阵风从门里吹了出来,门就这样打开一条缝。

    走进去关上门,发现没人在房间,但有流水声,看向透着光的浴室,她坐在床沿,将礼物藏到身后,静静等待。</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