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我的人不要随便动

江少,情深不晚 +A -A

    直到怀抱佳人这一刻,江昊霖也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出手相救,是同情还是有其他?

    其实,他大可袖手旁观。正确来说,姓梁的花花公子走近她的时候,已经有所察觉,只是他告诉自己,当做没看到。

    他也明白,她会让某些人碰壁,但梁少似乎并不放弃。

    交谈的他越来越心烦,没在意对方说什么,胡乱点头微笑以对。可看到她退无可退,他的脚步开始不听使唤移动。

    回过神之时,许欢馨已在自己怀中,他也与梁少正面交锋。

    梁少瞥了昊霖一眼,冷笑一声,“若我说介意,你会把怀中女人让出?”

    “你觉得呢。”江昊霖微笑以对,反而将她搂紧,“梁少虽说是主人,但客人的东西终究是别人的,而你家的似乎正在找你。”

    他若有所指,眼角向某一处看去,希望能给某人个提醒。

    梁少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但每个人都有弱点,而此人的软肋正是他的父亲。因为他吃喝玩乐的钱皆来源于父亲,倘若他毁了这场银婚宴,恐怕接下来日子不好过。

    顺着视线瞥了眼,梁少只能暗自咬牙,将伸出去想夺人的手放下,冷哼一声离开。

    许欢馨还沉浸在他令人安心的怀抱时,他已经推开她,顶头就是一句。

    “你不会推开他吗?”江昊霖尽量压低声音,可脸色非常难看。

    “我有,可是力气……”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别找借口!”

    他放开她,转身想远离她,因为自己似乎生气过头了。可突然,手掌被冰凉触碰,回首一看,是她绽放的笑脸。

    “你是在为我吃醋吗?我好高兴。”

    江昊霖皱眉,一时间竟无言以对。不是因为他吃醋,而是他为自己的行为后悔。

    他想甩开她的手,以及毁掉她眼底的期待,可忽然感觉到有双眼睛盯着自己,余光朝那方向看去。

    果然,生性风流的梁少正注视他们一举一动,打算看准时机再出手。

    看着自己伸出去按住她,欲推开她的手,突然迟疑了。几秒之后,他反握她的手,将她拉进舞池,借此阻挡某人视线。

    许欢馨没想到他会邀自己跳舞,一阵慌乱,甚至踩到他的脚,她连忙低头察看,嘴里说着:“对不起。”

    “不会跳舞?”

    “不是。”她不想说自己紧张,让他小看。

    “那认真一点,很多人盯着我们呢,可不能让我丢脸。”他状似认真又状似开玩笑道。

    “嗯。”她红着脸猛点头,然后努力看着地板。

    江昊霖看她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忍不住轻笑出声:“凭着感觉,跟随我的步伐就可以了。”

    “好。”她虽嘴上这么应着,可目光还是往下看。

    他不打算戳破,但门口进来的人却使他眯起黑眸,看了看身旁的她,心生一计顺水推舟。

    “馨馨,做我女朋友。”

    这句话让许欢馨手脚突然僵硬,她抬首望着灯光下依旧俊朗的他,问:“你说什么?”

    是她的听力出了问题,还是日思夜想,出现了幻听?她竟听到了,最想听到的话。

    “我想问你,愿不愿意当我的假女朋友。”

    “……”假的?

    她的心情就像坐了躺过山车,风平浪静之时缓缓开动,闪神之际就冲上了高坡,然后猛然往下坠。

    “为什么?”与他交握的手渐渐收拢,她很想大声问他,为什么是假的,而不是真的?

    江昊霖并没在意她的变化,而是看着父亲江凡慢慢走近人群,似有意朝他们走来,他必须在父亲到自己面前之前,得到她的同意。

    “我爸他最近忙于找人跟我相亲,这件事你想必很清楚。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若我不在你们之间找一个当我女朋友,他肯定不会罢休。”

    随着父亲走进,他的声音也压低,两人之间越贴越近,在别人看来,他们亲密极了。

    “那就找一个,为什么要假的。”她垂首不敢看他,生怕他发现自己眼中的泪光。

    “我还不想结婚。”他坦诚,“你就当帮我一个忙,这份人情我欠你,日后你可以随时叫我还。”

    “任何事都可以?”她看着他问。

    见他颔首,许欢馨牙关一咬,“我答应你。”

    江昊霖脸上露出笑容,俯首贴在她耳边道:“协议达成,合作愉快。”

    看到欣喜的他,她心里虽不是滋味,但这未尝不是接近他的一种方法,说不定她能把假的变成真的呢。

    就在她幻想如何将自己变成真的时候,他牵着她的手步出舞池,越过江凡身边,光明正大走出宴会场。</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