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首先你得听话

江少,情深不晚 +A -A

    许欢馨从床上站起,一阵头晕险些摔在地上,眼前模糊不清,景象像在不停旋转。

    她好热,好像有火在体内燃烧。

    一步步慢慢移步到浴室,扶着门框的时候,已经气喘吁吁,她急需降温。

    江昊霖打开房门,却没看到床上的人,心骤然一紧,听见浴室传来水声,他走过去敲门,迟迟得不到回应。

    他担心神志不清的她会出事,想也没多想就冲进去,只是下一秒他非常尴尬。

    她脱光衣服躺在浴缸里,姣好身材尽显无疑。他不知道,她已经可以称得上女人了。

    双眼紧闭的她痛苦喘气,他回过神来,拿起一旁的大浴巾盖在她身上。

    可是,当他指尖不经意触碰浴缸里的水,才知道冷得吓人。他立刻将她从浴缸抱起,放在大床上。

    她双臂紧抱自己,腿部弯曲,整个人像个虾米蜷缩起来,“冷,冷。”

    本想替她盖被子,可一身湿了对身体不好,他只好拿着干毛巾替她擦拭,盖好被子后,他托起她后背,让她靠在床头,拿着拧开的矿泉水凑到她唇边。

    “馨馨,喝水。”

    她张口就猛灌进去,明明被呛还是往下咽。他看得一脸心疼,拍着她的背,“别急。”

    喝够后,她推凯矿泉水,他却贴在她唇边亲自喂她。

    “我喝不下了。”她痛苦,伸手将水与自己保持距离。

    “听话,多喝点。”多喝才能将肠道里残留的毒品冲散,人就不会那么难受。

    “不要,我真喝不下。”一肚子水,非常难受。

    江昊霖盯着怀中的她,脸色苍白,冷汗直冒,意识还持续在涣散。医生说了,若是让毒品长期留在体内,会造成上瘾。

    “张嘴。”他将瓶口贴在她的唇上,催促道。

    她撇开头,其实并不是真的是故意对着干,而是已经不能再喝了,体内的水满到像顶在喉咙,仿佛一开口,就会倾泻而出。

    “这是你的答案?”

    她抿唇不说话,心想:失望就失望吧,反正一定不是真的。他怎么可能那么紧张自己,说不定是自我的幻想。

    他皱眉,没有强行灌下,而是手臂收紧,抱紧她不停颤抖的身体,仰头喝了一大口矿泉水,俯身对准她的唇印了上去,把口中的水过渡给她。

    她抵住他胸口,想推开他逃离,可他双臂像藤蔓,缠得她不能脱身。

    “唔唔唔……”明明是幻象,为什么那么逼真?他的眉,他的眼,他的轮廓近在咫尺。

    若这一刻是沉沦,她宁愿沉沦下去。

    她的手缓缓垂下,没有再挣扎。如果是梦,就让她不要醒。

    江昊霖灌了她几瓶,瞟了眼地上的空瓶,隐约估算了下,觉得差不多,抱着她到浴室,她立刻趴在洗手盆吐了起来。

    但这次不同,水在身体经过一个循环,将胃部残留毒品和喝下去的水一同排出。

    许欢馨吐到连站都站不稳,他从后扶了她一把。她看着镜中的自己,说:“我现在是不是很难看。”

    看到她站稳,他收回手,转身欲走出浴室。在她嘲笑自己的时候,停下脚步说了句:“没有。”

    过了会,他在外面等得不耐烦,再次进入浴室,却看到她坐在地上睡着了。

    蹲在她面前,伸手摸了摸她苍白的脸,居然是冰的!他马上抱起她,也不管动作是否粗鲁,有没惊醒她。

    当她眸子睁开一条细缝,人已经躺在柔软大床上,稍凉的被子随之盖上。抬眸看了眼床边的高大身影,她在被子里蜷缩起来,把被子拉得高高的,吐了句:“冷,好冷。”

    他走到柜子里,拿出备用被子,盖在她上面。突然,一只手从被窝里伸了出来,紧紧抓住他衣角。

    他侧首望着她,她小声说:“我睡不着,你陪我睡,好不好?”

    这恳求的眼神,令他来不及细想,手早已主动掀开被子,她挪了过去,他躺在她身边。

    许欢馨嘴角勾起笑意,眼底闪过一丝算计,快到别人捕捉不到。

    他僵硬躺在她旁边,她在被窝里摸到他的手,拉过搭在自己腰上,整个人埋在他胸口,用天真无邪的表情说:“抱着睡,我就不冷了。”

    被窝凸起一角,是他的手抬了起来。本想推开她,但最终没能忍心,只好维持姿势。

    怀中的人很快传来均匀呼吸,他不敢乱动,怕惊醒满脸疲惫的她。

    口袋传来震动,他拿起看了一眼,便调成静音放在床头桌上,任由那边的人焦急。

    既然有胆量做出这种事,就不要后悔才来恳求别人原谅。</p>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