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他的刻意刁难

江少,情深不晚 +A -A

    第二天,许欢馨走出幼儿园,就看见爸爸的新妻子邵珍在门口等她,前几天还穿得一身朴素的女人,今天打扮得花枝招展,身着名牌。

    她冷笑,紧抓书包带走了过去,还没走到车子旁,邵珍便立刻伸手拿过她肩上书包,“馨馨,累了吗?”

    许欢馨还没回答,就听见身边经过的同班同学,带着羡慕的语气说:“馨馨,你妈妈真漂亮。”

    妈妈?她脸色刷白,抬起头瞪着对方,冷声道:“她不是我妈妈。”

    话音刚落,就伴随用力甩上车门的声音,同学和邵珍皆是一愣。

    隔着车窗往外看,邵珍不知跟她同学说了什么,她同学就一脸释然离开。

    然后邵珍上车,许欢馨故意把头扭到另一侧,就是不想看着她。

    “听说你今天上课不认真,让老师罚了?”

    许欢馨心跳漏了一拍,她说呢,跟她同学那么聊得来,原来是想抓她把柄啊。

    邵珍见她不说话,努力保持微笑道:“放心吧,我不会告诉你爸爸的。”

    “真的?”许欢馨转首,一脸怀疑。

    “一言为定。”邵珍伸出尾指,表示自己一定不会说出去。

    许欢馨半信半疑,小手勾住她尾指,“说出去的是小狗。”

    邵珍笑了笑,眼底宠溺依旧,可脸上却出现了一丝不悦。

    单纯的许欢馨反而觉得不好意思,她吁了口气说:“阿姨,对不起。我的妈妈只有一个。”

    邵珍一怔,眼底划过什么,快到让人捕捉不到。

    “我知道。”

    日子在平静中度过,似乎什么事也没发生,也好像透露着不寻常。

    而许欢馨则每天在同学里打听一个人,就在她快失望的时候,有人告诉她,知道那个人的事。

    原来,那天救自己的人叫江昊霖,跟她同一所学校,不过她在幼儿园校区,他在小学校区。

    原来他就在自己那么近的地方。

    某天,她有预谋摆脱自家司机,躲在出校门后的必经道路转角。

    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好像马上要从身体脱离出来。

    过了会,她看见他跟一群男生走出校门,然后分开回家。许欢馨默数他走到自己面前的步伐,小手紧张得出汗。

    胡思乱想之时,他已经越过巷口,她想也没想,伸手过去抓住他温暖大掌,怕他又一次离开。

    突如其来的温度令江昊霖停下脚步,视线落在自己手上,然后沿着不属于自己的温度往上看。

    “是你?”

    “你还记得我?”许欢馨欣喜万分。

    “我对蠢到掉下湖的人印象特别深刻。”

    “那天,我……”本想解释,突然却噤声,“不管怎样,谢谢你救了我。”

    “我接受你的答谢,你可以放开我了。”他不怎么喜欢被才见第二次的陌生人碰触。

    “江昊霖,既然你救了我,我决定以身相许。”她红着脸,不敢直视他的眼,声音却铿锵有力,没有半分儿戏。

    江昊霖挑眉,视线终于落到她身上,随后轻笑出声,“小妹妹,你知道什么叫以身相许吗?”

    “知道。”感觉到他灼热的视线,她毫不畏惧迎视,“我长大了要嫁给你。”

    仿佛怕他不相信,她刻意用语气加重自己的话。

    江昊霖被她逗笑了,可没将她的话完全放在心上,直至许欢馨逐步入侵他的生活,他才觉得危险。

    他跟其他女生聊天,她会突然出现勾住他手臂宣示主权,他交女朋友之后,她更是肆无忌惮破坏。

    他不仅对她的行为感到生气,对她也厌恶起来,很多时候对她冷言相向,但她始终微笑以对。

    一直想着只要读完大学,就可以摆脱她的纠缠,却在某天听到她说要出国。

    那时,江昊霖简直兴奋得不得了,又得努力压抑住,不让自己表现出来。

    许欢馨苦苦哀求他去送机,他用要准备考试的借口推脱,两人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她就坐上了前往美国的飞机。

    江昊霖回到家,自然瞥见自家沙发上蜷缩着的身影,但他压根不想理会,也想佯装看不见绕过去,可脚却怎么也移动不了。

    看着她蜷缩着身体睡觉的样子,不知怎么地,他唇边不自觉溢出叹息。

    大脑也止不住思考起来,心理学上说,蜷缩着身体睡觉的人,有可能是习惯,也有可能是孤独,缺乏安全感。

    他很想当她是前者,但显然不能,因为她脸部表情紧绷,双眉紧蹙,额上冒着细密的汗。

    伸出手,想去叫醒被梦境困住的她,可手快要触碰到她的时候,突然快速收了回来。

    他扯了扯嘴角,问自己:为什么要关心她,她不过是一个打着爱的名义纠缠自己的人。自己的同情心早在遇见她的时候就该收回来,他甚至有点不懂自己为什么对下水的她出手相救。

    正当他想转身上楼,做视而不见之时,伴随着下楼脚步和轻咳的声音,他脸色微变。

    他皱眉,暗自在心底说:怎么偏偏这时候偏偏看见。

    他是不是该立刻跳离她身边?有多远走多远?说真的他很想这么做,可是在父亲的注视下,只能佯装什么事也没发生。

    江昊霖不着痕迹缩回手,放入自己口袋,正想松一口气的时候,父亲说话了。

    “怎么那么晚回来?又跟那女人在一起?”江凡蹙眉,不明白那女人有什么好,让儿子神魂颠倒。

    江昊霖淡淡瞥了父亲一眼,扯了扯嘴角,“这是我的私事。”这分明是明知故问。

    话已说完,父子俩也没什么好交谈的,说多了也伤感情,索性就回避。

    脚才挪出沙发位置,父亲不悦的声音又响起:“把馨馨抱回房,睡这里会着凉的。”

    “那是她的事,我为什么要抱她回去。”又不是他叫她等的,凭什么要他抱。

    江凡看了儿子一眼,似乎捕捉到什么,“随你,我这老骨头是抱不动了。”说完就转身,当真往自己房间走去。

    响亮的甩门声传来,江昊霖才知道父亲说的是真话,他真的不理了。

    &ldquo;不理就不理。&rdquo;说着就转身上楼,走了一半又停了下来,忍不住扭头居高临下看向沙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