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跟秘书聊那么久

江少,情深不晚 +A -A

    夜深了,许欢馨深深叹了口气,看看大门,再看看墙上挂钟。

    深夜十二点了,江昊霖还没回来,她怀疑他是为了避开自己故意不回家,因为今早离开前那个怨恨的眼神,依然深刻印记在她脑海,挥之不去。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令他那么厌恶,但她相信只要自己用心去关心他爱他,他总会看见自己。

    冷风从窗户吹了进来,掀起白色薄纱窗帘。她不想去关,也懒得去。于是侧躺在沙发上,手臂紧紧环抱身体,那模样看得人无比心疼。

    不知怎么地,她睡着了,唤醒大脑里最深沉的记忆。

    五岁那年,许欢馨的妈妈因病去世,正当她以为以后要与爸爸相依为命的时候,爸爸从外面带回一个女人跟她说,她是新妈妈,另一个是她姐姐。

    新妈妈待她很好,万般疼爱,让她渐渐从失去母亲的阴影中走出来,而新姐姐对她却是爱理不理。

    三个月后,爸爸和新妈妈举行婚礼,她和姐姐当花童。

    趁婚礼没开始,她无聊偷跑出去玩,却听见参加婚礼的宾客躲在一旁嚼舌根。

    “唉,许廷这男人真是没良心,老婆才去世刚满百日,就立刻迎娶他人,若她老婆泉下有知,恐怕死不瞑目。”

    “你难道不知道这新夫人的底细?”

    “什么意思?”

    “这新上任的可是许廷的初恋,听说带着女儿一起嫁过来呢。”

    “有这回事?难道他们之前就藕断丝连?”

    “多半是。真是难为了去世的人,不仅身体有病,就连精神也被折磨。”

    “以后馨馨这女孩在许家恐怕难过了。”

    许欢馨不知怎么走出草丛,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在湖边。

    小身子在湖边蹲下,看着自己的倒影,眼泪模糊了视线。

    “不会的,爸爸很爱妈妈,每天都到医院照顾她,不是她们说的那样!”

    她拿起湖边石子,疯狂扔进湖中,并伴随疯狂叫喊。

    而此时,陪伴父母来参加婚礼的江昊霖刚好路过,看到这一幕挑眉,佯装什么都没看见快步离开。

    发泄完之后,许欢馨站起身,抹干眼泪。忽地,湖面一道身影掠过,下一秒她背部被推了一下,整个身体失去平衡,快速前倾,一头栽进湖里。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她扑通掉进湖里的时候喝了好几口湖水,呛得难受,身体还逐渐往下沉,双手挣扎露出水面,头部极力想往上仰,来获得更多氧气,可似乎有什么东西缠着她的脚将她用力往下拉。

    快不能呼吸了,好难受,身体很累,提不起劲去挣扎。

    刚才有股力量将她往前推,可她却看不到那位置上有人,反而是看到妈妈站在岸边向自己招手的影子,带着温暖慈爱的笑容……

    不行,她不能放弃!

    她答应过妈妈,要坚强活下去,连同妈妈的份。

    “救命……”

    微弱的呼救声传来,江昊霖停下步伐,环顾四周。

    没人啊,难道自己出现幻听了?甩了甩脑袋,正想快步离开,那呼救声又随之响起。

    这次,他肯定自己没听错,忽然想起刚才湖边的小身影,立刻拔腿就跑了起来。

    她不会那么笨掉进河里的吧?

    看到湖里那双胡乱挥舞的手,他讨厌自己那么准的直觉,眼看那半截手越来越往水里沉,脚步不敢稍有停歇,还有一米多才到湖边,他已飞身往前扑去。

    ‘噗通’一声,他扎进湖里,正打算游向溺水者,却没看见她的踪影。暗暗咒骂一声,深呼吸,一下钻进水里。

    春天才刚到,水依旧冰冷刺骨,仿佛要将他的手脚冻僵,还好阳光照射在湖面,光线直达水底,让他对水里的情况一目了然。

    很快她就找到往下坠的小身影,她双眸紧闭,身体直线往下,人已昏了过去。

    他快速游到她身边,一把捞住她,奋力往上游,好不容易露出水面,呼吸到氧气后,圈着她游向湖边。

    将她拖到湖边草地上,江昊霖虚脱了,瘫坐在地,大口大口喘气,见她还不醒过来,于是伸手去拍她的脸。

    “喂,快点醒过来,我可不希望自己救的是一个死人。”他撇了撇嘴角,不就喝了几口水。

    许欢馨被粗鲁拍醒,湖水伴着猛烈咳嗽吐了出来,感受到阳光炙热刺眼,她才知道自己还活着。

    “你……”眯着眸子,她看到一个头发仍在滴水的男生。

    “别急着谢我,我问你,你有什么看不开要跳湖呢,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想不开就找人谈谈,找我也可以。”他抢断她的话,说这句话的时候俨如大人。

    “我……不是……”

    只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再度被插话,“唉,弄成这样恐怕不能回去参加婚礼了,真倒霉。”

    婚礼?是爸爸朋友的儿子吗?

    江昊霖站起身,见她呆滞坐着,不免又啰嗦:“答应我,不能再往湖里钻了。”

    “……”仰首看着他,她很想说不是自己要跳进湖里,而是被推下来的,可又不知道怎么解释。

    伸出手在她面晃了晃,他不耐烦说:“你听到没?”

    “听到了。”既然解释不清楚,那就任由他误会吧。

    他满意颔首,“快回家换了身上的湿衣服吧。”说着便匆匆忙忙离开。

    许欢馨盯着他的背影,才忽然想起有个问题没问,“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远去的背影不知是不是没听见,他没有回答,她失望坐在原地,扯了扯黏在身上的衣服,慢慢站起来。

    回到新娘休息室,那个女人看到她一脸心疼,忙帮她整理干净。

    许欢馨目不转睛盯着她,似想将她看个清楚,只可惜她脸上除了关心,什么都没有。</p>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