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做我女朋友

江少,情深不晚 +A -A

    “日本公司要求我们降低价格,才肯跟我们合作。”偌大会议室,虽坐着将近三十人,但谁都不敢大口喘气,只因坐在会议桌尽头,脸色紧绷的老板。

    员工站在位置上,身子微抖,他恨自己运气差,怎么就挑老板不高兴的时候报告这件事,这无疑是火上浇油。

    “降价?”江昊霖挑眉看着在场所有人,冷笑道:“我们有刻意为谁降低过价格?”

    员工正想再说什么,身旁的上司立刻将他拉下坐回原位,因为这句话的意思是,爱签不签,他们不会让步。

    会议结束,江昊霖终于能坐在自己办公室休息一下,连着几场大会议,他身心都疲惫了。

    揉着胀痛的额角,此时的他不希望有任何人来打扰自己,偏偏敲门声响起。

    “进来。”

    总经理秘书岑依依一手抱着文件,一手端着咖啡走了进来。

    一室压抑顿时被咖啡香所征服,变得柔和,就连里面的人也似乎跟适才感觉不一样。

    她将咖啡放在他面前,“总经理,趁热吧。”

    江昊霖微笑颔首,端起咖啡细细品尝,咖啡入口微甘,香味浓郁,这感觉令人回味无穷,也只有她才能冲泡出合他口味的咖啡。

    “今天心情不好?”她问。

    端着咖啡的手紧了紧,他抬首笑着掩饰,“没什么。”

    对,这是私事,他会想办法解决,至少不能让她察觉和担心。

    虽然她不相信,但他不想说她不会问下去,“董事长交代了,要你开完会去找一下他。”

    “知道了。”他摆了摆手,一点也没有去的意思。

    “他要你立刻过去,说晚了后果自负。”

    江昊霖蹙眉,父亲这句话分明是威胁,不明白他又在打什么主意?

    即使他千万个不情愿,他还是得上去总裁办公室,只是到了门外,他听见里面传来笑声,似乎还夹杂着女人的轻笑?

    女人?会是谁呢?

    敲门推门进去后,几乎想拔腿就走,他看了许欢馨一眼,脸上带着不悦,很想质问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公司。

    许欢馨看见他把不高兴全暴露在脸上,没有丝毫掩饰,心里很是失望,默默垂首。

    气氛好像因他的出现变质,之前的笑声仿佛已经远离。这天壤之别,让江凡不太高兴。

    “怎么,你对我给你新请的助理很不满意?”他冷哼。

    助理?江昊霖将瞪她的视线落到父亲脸上,“我有岑秘书就够了,不用助理。”

    岑依依?江凡眼露鄙夷,但碍于儿子在场不好把话说得太绝,“馨馨会替岑秘书分担工作,免得太辛苦。”

    “爸,我说了不用。”江昊霖有些着急,这两人一见面,不是所有事都穿帮了,他怎么解释,怎么掩饰?

    “我说要就要。”江凡态度坚决,对一旁的欢馨说:“馨馨你在外面等昊霖,我有事要跟他说。”

    许欢馨悄悄抬首看了江昊霖一眼,知道他生气,又不好说什么,只能听话走了出去。

    “爸,你什么意思?”人一离开,江昊霖就按耐不住了。

    江凡挑眉,“找个人分担一下工作,你有意见?还是你有什么瞒着我,不能告诉我的?”

    那洞悉一切的眼神,令江昊霖不寒而栗,偏偏他有话不能说,只能咬牙把话吞回肚子。

    “没有,你说这样就这样吧。”但那只是暂时的。

    “替我好好照顾馨馨,我很喜欢这娃,可见不得她受委屈。”江凡打好招呼,“出去吧。”

    江昊霖带着闷气转身,打开门就看见许欢馨高兴的脸,他的手掌却拼命攥紧。

    他越过她身边没有说话,许欢馨无奈追上他的脚步,一起搭电梯下楼。

    思忖再三,她正打算跟他解释,电梯‘叮’地一声响,门开了,一个穿着职业装,一头卷发随意披散,身材姣好的女人站在外面,笑脸相迎,眼底好像有些……

    有什么呢?太快了,她来不及看清,抑或自己的错觉?

    “总经理。”岑依依走过来,微笑依旧。

    江昊霖看着她,双唇微张微合,吐不出半个字,“带这位实习助理去熟悉公司。”

    公式化的口吻令岑依依皱眉,不解注视他,只见他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好的。”

    她岑依依是费尽心机才爬到今天的位置,而眼前这女人却不费吹灰之力就留在他身边,还是实习助理。

    虽然不满,她却没爆发出来,毕竟她只是员工。

    岑依依带着许欢馨熟悉公司,很多人都对欢馨的出现感到疑惑,却有不少男的看她的眼神特别不一样。

    这令岑依依这个在公司里出了名的美女很是不满,感觉自己的光芒都要被抢去了,于是带她参观完就赶紧回办公室。

    许欢馨坐在位置上,时而玩手机,时而托腮盯着办公室的门,无聊得发慌。

    终于,她受不了起身,“岑秘书,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她来是做事的,不是坐着。

    “许小姐,暂时没有。”岑依依目不斜视,连移开电脑屏幕半分都不愿意。

    许欢馨嘟着嘴,垂下双肩回到位置,心里却嘀咕:她明明忙不过来,为什么不分点事情给自己做,真是怪人。

    工作的事情告一段落,岑依依松了口气,瞥了眼桌上的文件,心里偷笑,拿着它站了起来。

    许欢馨见状,立刻站起挪过去,“是不是要拿给经理签名,我去。”

    岑依依停下脚步,一脸不悦看着欢馨,忽然笑了,“不用,你坐着,有事我会叫你。”

    接着一把推开她,扭着柳腰走进经理办公室。

    许欢馨盯着门板,垂首默默回到自己位置。

    “江昊霖,我想你……”不止现在想,四年来无时无刻都在想。

    可又能如何。虽然顺利当了他的助理,但他们仍有一墙之隔。

    甩门声响起,令江昊霖的手一顿,却也只能叹气,认命放下签字笔。

    敢那么大胆不敲门进来,还甩门的就只有一个人了,他就知道肯定逃不过逼问的,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快。

    ‘啪’地一声,可怜的文件被扔在办公桌上。

    岑依依双手撑着桌沿,居高临下睨着办公桌后的男人,一脸愤怒,眼底全是质问。</p>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