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你不相信我

江少,情深不晚 +A -A

    傅梓新没有立刻回家,而是来到市区中心一处高档酒吧,一进门就看见某人背对着他坐在吧台的身影,单手插进裤袋里走了过去。

    “真难得,你会找我出来喝一杯。”他搭在那人肩上,略带嘲讽道。

    因为这人自从认识了那女人,就转性子了,下班窝在温馨小居里,跟他女人你侬我侬的。今天约他喝一杯着实令他感到意外。

    不过,他更意外的是,这人会为了另一个女人打电话给他。

    江昊霖拿起傅梓新的手甩开,挥手示意酒保把酒送上来,然后才侧眸看向他。

    他不耐烦说:“一个半小时,你走路来的吗?”

    面对他的嘲笑,傅梓新耸了耸肩,小心驾驶他是知道的,但眼前这人脾气未免有些暴躁?

    “不是你叮嘱要好好照顾?”怎么现在反过来说他的不是,真是好人难做。

    江昊霖面露尴尬,清了清嗓音说:“你花的时间太久了。”

    他确实打过这么一通电话,就是别为难她,快点签名,还有不许交谈太多的话。

    “会吗?”傅梓新很是无辜在他旁边坐下,端起酒喝了口,不紧不慢接着说:“我按照你的要求照顾得很周到,你如何感谢我?”

    他说这话的时候,脑海伴随想起她。

    江昊霖眉头微皱,想起傅梓新经常跟不同名模明星传出绯闻的报道,心瞬间往下沉,被这样的人想起多半不是好事。

    “喂,你这是什么表情。”如果这表情不是出现在江昊霖脸上,他傅梓新绝对会对那人动手。

    反正被抓个正着,江昊霖索性豁出去,摆出一副事实就是这样的神情。

    “哎呀,真是好心没好报。我可是带她买了新衣服新鞋子,还请吃饭,最后把人安全送回你家。”傅梓新捂着胸口,一副痛心的样子。

    送回他家?那傅梓新不是知道了……不对,这不是重点,为什么要买新衣服新鞋子?

    “你这表情好像在责怪我做了什么禽兽的事情。”

    “难道不是?”江昊霖反问。

    “你思想一直那么龌蹉吗?”不对,正确来说,他是自己的好兄弟,怎么可以那么想他?

    “你说还是不说?”

    “想知道?求我呀。”

    江昊霖死瞪着傅梓新,张口好几次都没能说出半个字,反而还看到他得意的小眼神,当下他就觉得火大,跃下高脚椅,转身离开。

    傅梓新眼明手快按住他肩膀,“唉,你真是……”开不得半分玩笑。

    “说还是不说?”江昊霖背对着梓新,双手插袋,一副得逞的样子。

    最后,傅梓新把许欢馨在餐厅外等她的事情告诉昊霖,但没有说他们在公路边的偶遇,因为他觉得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没必要告诉江昊霖。

    可江昊霖听完之后,脸色变得难看,眼底好像还带着些许愧疚。

    是他把许欢馨弄得那么狼狈的,而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没有帮助她,反而等着看她笑话,而她也倔强到没有求助于他。

    “你没事吧?”说完整件事情后,傅梓新发现昊霖脸色不对,于是用手肘撞了撞他。

    江昊霖回过神来,自嘲勾唇,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因这点小事觉得内疚,这不是他想要的吗?

    “没事,喝酒吧。”话音刚落,他就将手中酒一口饮尽,任由辛辣味在口腔在喉咙放肆乱窜。

    只因脑海自我幻想出许欢馨无助的模样,他想借酒麻痹自己的思想。

    不该对她同情的,那只会令自己日后万劫不复。

    ----------

    江昊霖喝了很多酒,他从未喝得如此醉,没想到却是因为许欢馨,因为她的样子在脑中挥之不去。

    他拒绝傅梓新的好意,摇摇晃晃搭乘电梯回家,在家门前用手抵着门板拍门。

    岑依依被拍门声吵醒,醒来后第一时间摸了摸身旁发凉的位置,他竟然没有回来,为什么?

    但门外的声音由不得她细想,匆忙套上衣服就去开门,门一开,一个高大黑影向她袭来,趴在她肩上。

    她正想推开这浑身酒味的男人,却觉得声音异常熟悉,拉开两人距离,好看清他的样子。

    “你怎么喝那么多酒?”他明明答应过自己不会喝得那么醉回家,现在为何又?

    “因为高兴。”江昊霖睁开眼,嘴角露出看不透的笑容。

    高兴?什么事值得他高兴喝那么多酒?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她奋力拉过他的身子,将门关上,想将他挪到卧室。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那么高兴?”

    岑依依翻了个白眼,只能接话:“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其实她比较想问,什么事值得你喝那么多酒。

    “秘密。”他伸出双手捧住她的脸,俯首给了她一个深不可测的表情。

    岑依依无奈,也不想去追究,因为她明天还要上班,而且并不擅长伺候喝醉酒的人,只当他在发酒疯。

    将他平放在床上,她到洗手间拿了热毛巾,正想替他擦拭,他突然扣住她手腕,使劲一扯。

    岑依依只觉天旋地转,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已被带着热气和浓烈酒味的身躯压住,然后被吻住双唇。

    江昊霖一边吻着她,一边褪去她身上衣物,望着她意乱情迷的样子,他忽然想起一件重要事情。

    他停止掠夺,伸手拉开一旁抽屉,还没摸索到里面的东西,就被一只泛凉的手按住。

    “霖,我……”她咬着下唇,欲言又止,另一只手因紧张紧紧揪住床单。

    “嗯?”他俯身在她侧脸蹭了蹭,试图去掩饰自己的行为,可是岑依依没放开的举动,令他眉头紧蹙。

    岑依依用力咬了咬自己下唇,说:“我想给你生孩子。”

    江昊霖身体一僵,忽然酒醒了大半,眯起黑眸看着身下的她。

    他从她眼底看出渴望,只等他一个点头,一声应允,但是……

    “依依,我说过,还不是时候。”

    他得不到公司股东认可,父亲还不确定安心将位置交给自己,若此时岑依依怀孕,她必然会逼自己娶她,这不是他的计划。

    岑依依眼底满是失望,只能勉强笑着问:“那什么时候才可以?”

    “再给我点时间。”他一边揉她秀发一边说。

    多久?一个月、三个月,还是半年?他们在一起三年了,难道还不是时候?

    可显然江昊霖不想被这事打扰雅兴,俯身吻着她的唇,柔声轻哄:“你的愿望很快就能实现。现在我只想好好爱你。”

    每次都是这句话,她已经开始分不清他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猜不透他的心思。</p>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