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神灵的踪迹(求收藏,求推荐)

宇宙养成攻略 +A -A

  南面的城墙此时已经彻底沦陷,那些参与的修士正在艰难的抵御着无穷无尽的海兽。

  玉洁所率领的小队已经被打残了,只留下了父亲给她的贴身护卫,和两名队友。

  玉洁手中挥舞着一条长陵,边走边退,看着周围一片狼藉,她此时想到的确是那个被她从秘岸幽境带来的青年男子。

  也不知道怎么的,对于他,她总是感到很是亲切,忍不住的想要亲近他,就算是只站在他的身边,自己都会感到很欢快。

  这些日子,她一个人常常在想,自己是不是思春了,竟然对一个才见过几次面的男子日思夜想,每每想到这里总是满脸通红。自己竟然对一个开灵境的修士如此在意,难道这就是姐姐说的一见钟情?

  正想着今天找个时间去看看他,没想到这一波的兽潮竟然另有乾坤,整个幽境城的第一道防御全线崩溃,无数的四级海兽夹杂在那些低级海兽之间,甚至还有许多的五级海兽,攻了上来。

  猝不及防之下被海兽攻到了城墙上,无数的海兽登上城墙,眼看着自己这面的城墙就要失守了。

  就在玉洁打算撤离的时候,旁边的护卫说道:“小姐,快看东面城墙。”

  顺着那护卫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从东面城墙之上,黑压压的冲过来一群嗷嗷叫的修士,一路上遇见他们的海兽都被吓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没有一点反抗,认凭他们砍杀。

  而冲在最前面的正时自己朝思梦想的徐彬,他是来救我的么?这是玉洁的第一反应,还没来得急高兴就觉得自己仿佛被一座小山撞了一下。

  噗!

  一头五级海兽,趁着玉洁失神之际,一个尾巴扫在她的肚子上。

  玉洁一口鲜血喷出,到飞出去,眼看着就要飞出了城墙,掉落在幽境海中。

  那一下正好打在玉洁的气海之处。她只感觉自己快要炸裂,全身的灵力竟然被震得四散开来,无法聚拢。

  另一只海兽瞅准机会,张嘴吐出一道水柱,直奔玉洁而去。

  “难道今日我就要损落在此?”想到此处玉洁用尽全身的力气向东面看去,这生死瞬间她只想在这最后一刻看他一眼。

  那个男子此时正一脸疯狂的向自己冲来。

  他!是因为自己么?才这般疯狂?

  那道水柱夹杂着天地之力轰在了玉洁身上,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神识都开始溃散,迷迷糊糊中看到那个男子吼叫着向自己伸出手,她也想要抓住,却怎么也无法抬起手臂,带着遗憾她的世界慢慢变得黑暗起来。

  徐彬刚寻找到玉洁,就看到她被一个海兽的尾巴打在气海之上,接着另一只海兽又向她吐出一道水柱。

  玉洁吐着血向城墙外飞去,那里可是有无尽的海兽,此时落在幽境海里,有死无生。

  看到玉洁那凄惨无助的样子,徐彬突然觉得肝胆俱裂,不顾一切的向她冲了过去。可惜玉洁已经飞出了城墙,向幽境海落去。

  徐彬想都没想一跃而下,伸出双手想要把她拥在怀中,与她生死不相离,那怕为此失去性命他也无悔。

  城墙上那些跟随徐彬而来的修士早已愣在当场,前辈果然厉害,竟然在兽劫之中,跃下城墙救人。一个个都在敬仰前辈高人的风采。

  只有知道徐彬真正修为的严中和查吒一脸的惨白。以徐彬的修为,御器飞行都不会,跳下城墙有死无生。

  周围本来被徐彬压制的海兽在徐彬跳下去的瞬间突然暴动起来,一时间那些修士死伤一片,顿时城墙之上一片大乱。

  城墙上瞬间成了修罗地狱,一些修为底下的修士,一个照面就被海兽撕咬成两半,生生吞了下去,看的令人胆寒,高阶修士也是坚持片刻,奈何海兽太多,片刻之后便感到一阵力不从心,也是死的死伤的伤,一时间整个城墙上到处都是残肢断臂。

  终于,幽境城有了反应,不少高手来到城墙支援,然而这次的兽潮注定不同一般,虽然支援的还算及时却不及海兽的凶猛,慢慢的幽境城修士被逼退到内城防线。

  四面八方的海兽密密麻麻的把内城围了起来,海兽的数量要比以往多了十倍不止,看的众人心底发麻。

  不知何时幽境城的天空中出现三名修士,其中一人正是玉家家主玉十诫。

  玉十诫背负着双手,脚下空无一物的站在空中看这周围的海兽说道:“藤兄,此次海兽不比以往,难道藤兄是准备攻破我幽境城,灭我人族一脉?”

  幽境城数万修士抬头看着天空,寂静无声。

  周围的海兽安安静静的围着幽境城,竟然没有任何声响。

  吼!

  一声夹杂着龙吟的兽吼响起,顿时那些海兽长啸附和,一瞬间,本来已经被玉十诫所散发的威压镇住的海兽又开始狂暴起来。

  “我海兽一组与人族争斗万年,死伤无数,如今是该结束了。”

  海兽慢慢的分开来,一位人躯蛟首的妖修走了出来。

  “恭喜藤兄化形有成。”玉十诫抱拳说道。

  “哼!拜你所赐,让我又如今境界,虽然没有晋级六级,却也无限接近。”那藤姓妖修冷哼一声。

  “藤蛟!你以为凭你一己之力就可抗衡我三人联手不成?”天空中另外一名修士说道。

  玉十戒向那人摆摆手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藤兄,你我两组争斗从来都是为了规则不得已为之,不知这次藤兄为何这般毫不留情?”

  藤蛟也不搭话像是自言自语说道:“传说此处为一位神灵的小世界,数万年前这位神灵不知什么原因,竟然不在显迹,而我等却不得不遵守他所制定的规则,每百年我海兽一族受天地规则所迫攻击人族。”

  玉十诫眉头紧皱,这些传说他也知道,只是过了数万年早已无从查明,而如今去不知这藤蛟提起,所谓如何。

  “我海兽一族,从不踏足幽境海岸,然而就在前一段时间我忽有所感,前去秘岸幽境走了一遭,果然让我有所收获,在一处湖波发现了神灵栖息的气息,经过我多方探查,确定了一件事情,我们所在正是该神灵的真灵世界,不知什么原因他守了重伤,这才销声匿迹,无从管理这方世界。”藤蛟望着天空,沉思着。

  幽境城天空中,玉十诫三人一脸震惊,虽然早有传说,此方世界是一神灵虔诚信徒的居所,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像是被神灵遗弃,这方世界竟然开始落败。

  藤蛟竟然已经证实,这让站在这方世界金字塔顶端的几人感觉一阵无力,自己历尽千万劫数,修炼有成,才发现自己不过是别人一方世界内的生灵。

  “我追寻着神灵的气息,一路来到幽境城,可以确定那神灵受伤颇重,以至于到了不能管理此界的地步,只要杀了他,夺了他的神源,我就能冲出这方世界,遨游天地。”藤蛟盯着玉十诫三人,一脸的疯狂。

  “想要让我退去,那就把他交出来,否则幽境城不复存在,然后我自己寻找。”藤蛟自从确定那神灵受伤之后,就已经决定弑神,抢夺他的神源,然后离开这方世界。

  玉十诫三人震惊的无以复加,按照藤蛟所说,那受伤的神灵竟然离开了栖息之地,藏匿在幽境城中?

  三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