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兽劫降临

宇宙养成攻略 +A -A

  就在众人都注意着那五头巨蛟的时候,突然一声震慑人心的兽吼响彻天地,接着所有的海兽全都仰头长啸。

  一瞬间,那些海兽像是发了疯似的踏着海藻向着幽境城冲来。

  兽劫终于开始了。

  那些早已产生灵智的海兽,在那五头巨蛟的掩护下,直奔观测楼去!

  观测楼,不只是观察而已,这些观测楼也正是幽境城护城大阵的阵基所在。只要毁了这些阵基,幽境城护城大阵将完全解除,那些低级的海兽就能进入幽境城大肆掠杀。

  显然幽境城这边早已料到,所以排了高手在四面护卫着四周的观测楼。那些好不容易闯过护城大阵的海兽,都死在了他们手中。

  一波接一波的攻击毫无休止,那些海兽仿佛发疯一样不要命的冲上来倒下去,又有一波冲上来,完全不知疲倦。无穷无尽的海兽仿佛塞满了天地,此时除了海兽你根本看不到别的东西。

  城墙上早已是血流成河,那血河顺着城墙i留下,把那些吸附在城墙上的碧绿海藻都染得鲜红。遍地都是海兽的尸体,那些战死的修士早已被海兽撕咬的支离破碎,看不到一具完整的尸体。

  这无休止的攻击防守,徐彬的看的心惊胆战。直到入夜,银月升起,那些海兽发起了最强烈的一波攻击,随后开始退守。

  城楼上的修士获得了难得的片刻休息时间,一个个就地盘膝而坐抓紧时间回复修为,这样才能在后续的战斗中存活到最后。

  海兽仿佛偃旗息鼓了,整夜都没有再形成一次完整的冲击,都是一些稀稀拉拉的骚扰。

  徐彬一夜都没有合眼,随时注意着周围的情况,然而这一夜就这样安安静的结束了,当第二天的太阳才崭露头角的时候,海兽一大波的攻击突然袭来。又是惨烈厮杀战。无数的海兽被杀,无数的修士损落。

  就这样海兽白天攻击,夜晚休息,由于幽境城的特殊地理位置,注定了修士不能出城偷袭,只能被动防守。

  一晃,兽劫持续了一个月了,徐彬早就已经麻木了,他实在想不到,这可怕的兽劫竟然持续了这么久,那海兽像是怎么也杀不完,杀完一波,就会有另一波袭来,像是永无止境。而幽境城的修士确是在逐渐的减少,那些修为低下的修士早已成为了海兽中果腹的食物。

  看着一个个修士不停的倒下去,而兽劫确是越来越凶猛,徐彬早已焦急万分,他很不明白,为什么看着这些低级修士一个个的损落,而那些涅虚境,甚至这幽境城中的三位传说中的半步重生境,都没人站出来!

  徐彬相信那些人的修为可以移山填海,一个人胜过数万名低级修士,可他们从始至终没有一个露脸的,更不要说出手了。

  这一日,海兽还是照常一样太阳初露,便是一波攻击,修士们对这些已经总结出了规律,不慌不忙的进行着有秩序的抵抗。

  然而却没有人注意到,这波攻击的海兽中夹杂着许多高级海兽。

  和往常一样,徐彬收功后来到了影像阵法前,进行例行观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自己觉得练功时吸收的天地灵气非常庞大,去总是徘徊在开灵一层,每每感觉就要突破第二层时,那体内浓厚的灵力确是突然消失不见,这令徐彬非常疑惑,花了好长时间也没找到原因。

  就在徐彬思索的时候,第一波兽劫终于与修士接触上了,顿时天空中法宝横飞。吼叫连连。

  “嗯?不对劲儿!”徐彬看着战场上,明显感觉此次海兽有些凶猛的不像话,那些冲过护城阵法的海兽比以往要多出很多,直到进入幽境城的第二道防线才被守在那里的修士拦截,可是很多地方,那些守在第二道防线的修士与那些海兽刚一接触就瞬间溃败,虽然这样的地方很少,却也引起了徐彬的注意。

  徐彬不敢大意,直接对着通讯玉简留了讯息传讯出去,然后快速出了观测楼,因为他这方的观测楼已经被攻破了第二道防线,他们这个小队11人在接触的瞬间就损落五个。

  当徐彬冲出观测楼的时候,正看到队长被三名海兽围攻,虽然徐彬还不能看透这些海兽的级别,去能看出严中的生命危在旦夕。

  由不得他多想,直接祭出手中的制式短剑,手掐灵诀冲了进去。

  “严中队长,坚持住!”

  严中早已筋疲力尽,他也没料到这次海兽竟然夹杂着许多的高级海兽,他们一时不查才落得如此被动,眼看着自己就要损落在海兽口中,却听到有人来支援,心情高涨本以为自己有救了,当看到来人是徐彬的时候心情顿时又低落了下来。

  徐彬这人被分到自己的小队时,玉家三小姐还专门叮嘱过,他也就开灵一层,本来他这种修为是那种最低级的炮灰。由于玉家三小姐出面,自己才算是应允他加入自己的小队,也是因为自己承诺了玉家三小姐,才能得到驻守观测楼这种相对安全的任务。

  徐彬到是不知道严中心中所想,一往无前的持剑冲进了战圈。

  那三头海兽也不知怎么回事,看到徐彬冲来,没有迎上去,而是有些犹豫的后退了几步,徐彬趁机闪身到严中身前把他护在身后。

  “严队长,你没事吧?”徐彬一手持剑,注视着前方的三头海兽,

  “徐兄弟,多谢你仗义出手,只是…唉!一会儿,我拼尽全力,阻拦片刻,你赶快突围,去找玉家三小姐,或许你还有活命的机会,不然……”严中很是感激徐彬的援手,只是他知道以徐彬的修为,面对如此情况实在是无能为力,只能白白送死。

  “严队长说什么呢!”徐彬皱着眉头,一边注意着海兽的动静,说道:“兽劫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了,我亲眼看着那么多的师兄损落,我怎能苟且偷生?”

  严中看了看徐彬,欲言又止,叹了口气:“没想到我严中,临死竟然能遇见徐兄如此胸怀之人,倘若我�今日绕幸活命,改日定当把酒言欢,你这朋友我严中交了!”

  徐彬笑了笑:“好!能够结交严大哥如此人物,我徐彬三声有幸,不过现在我们是不是要商量下如何突围?”

  严中趁着刚刚说话的空,恢复了些许灵力,“一会儿我施展秘术拖住他们片刻,徐兄弟趁此机会突围,我随后脱身!”

  徐彬岂能听不出严中的坚决,也知道他的打算,不过他没说什么,而是大喝一声,向着其中一头海兽攻去:“严兄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在下却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严兄切莫再要劝说。”

  严中眼中闪过一抹感动,他本来是想让徐彬趁机逃走的,死一个总比死两个好,看着样子徐彬早已看穿了自己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