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竟然开花了

宇宙养成攻略 +A -A

  徐彬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甩甩头,打量下四周,发现自己还是在一个泡泡里面,只是周围不再是赤红的岩浆,而是红色的湖水。

  想起之前昏迷的原因,徐彬赶忙平心内视,体内还是一片平静,小树苗早已恢复了原来的绿色,只是比平常茂盛了很多,那只火红的鸟儿整一副懒散的样子趴在枝头上。

  “刚刚是怎么回事?”徐彬问道。

  “说了你也不知道,还不如不问,等你修为提高了,自然就知道了。”朱雀懒散的说道。

  “修为提高?开什么玩笑,我的师傅说我的功法只能在这棵树上参悟,可是到现在为止我是一点头绪都没有,怎么修炼,更不要说修为提高了。”提起修炼徐彬就满是郁闷。

  “原来是这样啊?我说呢,你怎么会一点修为都没有。”朱雀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徐彬叹了口气,有些闷闷不乐,突然发现小树苗有朵粉色的花朵,仔细一看,“嗯?这棵树怎么开花了?而且就一朵花?”

  “孤陋寡闻!”朱雀很是蔑视的说道。

  “好!我孤陋寡闻,你见多识广,你倒是给我说出个所以然来!”徐彬也是一副鄙视的样子。

  “告诉你吧,这棵树可是来历非常的,是传说中的……..嗯!我就是知道,凭什么告诉你!”本来准备阔阔而谈的朱雀看到徐彬眼中的光亮,这才明白自己竟然上了这货的激将法。

  仔细一想这棵树数的来历非比寻常,搞不好自己说了还会泄露天机啊!那可就惨了!

  “怎么说不出来?就知道你是吹牛!”徐彬对自己体内这棵树本来就是好奇的很,可是却不知道这棵树到底有什么来历,就是那七位师傅也是一知半解,只知道牵扯到一场大劫。

  朱雀听了徐彬的话,摇了摇头,“哼!就是知道也不会告诉你的!小子,好好修炼吧!等你修为到了就会明白一切了!”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借口还不少!”徐彬说道。

  “随你怎么说,不过你这样的修为实在是太丢人了,说定哪天被人干掉,我岂不是连栖息的地方都没有了?不如这样,你现在因为吸收了我的火属性神源,也属于极品火属性,现在我教你一份口诀,你先练着,等你参悟这棵小树了你就在改过来就行了。”朱雀说着,一道赤红的慌忙从他身上溢出。融入徐彬的神识中。

  这是叫做《离火决》的功法,纯火属性的功法,不过没有等级,也不知道这部功法的级别高不高,想来这朱雀自称神兽,给的东西绝对不差。

  “这份法诀,是远古时期,赏给供奉我的信徒所修炼的,他们得到之后那个不是修为通天成为一方大能,那时候本尊是何其风光啊!”朱雀仿佛回忆起他全盛时期的盛况,感慨不已!

  徐彬才不管这些,先修炼再说。至于以后,等自己从小树上参悟了,在换回来就行。

  徐彬退出来,就在水泡中盘膝而坐,按照功法进行修炼,既然暂时出不去,那就按照朱雀说的,把散落在湖水中朱雀的神源吸收了,想来到时候自己就已经能开灵了,开灵以后就能修炼,到时候在考虑出去的问题。

  徐彬闭上眼睛,按照法诀感受天地灵气,然而他却没有发现,周围红色的湖水,竟然分出点点的赤红没入徐彬的身体,慢慢的湖水变为碧绿,而徐彬却一无所知。

  正在小树上栖息的朱雀也是格外震惊,果然是有大运气之人,一开始修炼就能吸收自己散落在湖水中的神源。

  朱雀感叹一声,摇摇头趴在树枝上假寐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朱雀突然感觉到自己的神源竟然在一丝丝的流失,虽然那些流失的对他来说不足亿万分之一,但是长此下去,自己早晚枯竭而死。

  “臭小子!赶快给我停下来,你是想把我吸干吗?好歹我也算是你半个师傅吧!你的功法还是我给你的,你就这样恩将仇报?”朱雀稍微一留神,就发现了问题所在,自己的神源竟然被徐彬一丝丝的吸收提炼,转化成了他自己的本源,此时徐彬小树苗下方的灵海已经满是赤红的本源了,也不知道这小子在自己假寐的时候吸收了多少。

  徐彬有些不高兴:“干么呢?没看到我正在修炼么?”

  “你这是修炼么?你这是在偷!”

  徐彬有些脸红,其实这些他早就发现了,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我偷什么了?”

  ”你...你…你还嘴硬!你看看你的灵海,那里里全是我的神源,你还我神源!”朱雀已经被这不要脸的家伙气到了,得了便宜还不承认,不承认就不承认吧,你连乖都卖!

  “我的灵海?”徐彬神识一扫:“哇!这么多本源灵气啊!”

  果然神兽的神源真是好东西啊!徐彬心里美滋滋的,嘴上却说道:“这不是我修炼的灵海么?有什么问题?”

  好吧,现在开始卖乖了,朱雀双眼一番,“懒得理你这无耻之人!”

  说完埋头又开始假寐起来,只是身体表面浮现了一层淡淡的红色光晕,看来这是他为了防止神源被徐彬吸收炼化所设的结界。

  “哎!你别睡啊!赶快告诉我怎么出去!”

  “游出去!”

  游出去?徐彬看了看自己是在一个泡泡中怎么游?

  难道让我把泡泡搞破?刚想到这里只听到“啵!”的一声,泡泡竟然裂开了。

  徐彬措手不及,喝了几口湖水,这才想起自己已经开灵可以短时间内转为内息。

  …….

  徐彬满身湿漉漉的坐在湖岸上,看着周围的景色,这里并不是自己之前见到的湖岸。看来自己呆的那条湖,和这个是相通的。

  真元游走全身,湿漉漉的衣服瞬间干燥了。徐彬不得不感叹,还是有修为好啊!哪像自己以前只能内视,就是清洁自身也得像凡人一样,哪像那些师兄一个法术就能清洁溜溜!

  徐彬随便捣鼓了一下,就离开了湖岸,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直到徐彬觉得又累又渴,连个人毛都没发现,停下来看了周围陌生的环境徐彬确定自己肯定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朱雀大神,你知道这是哪里么?”万般无奈徐彬只得求助那只鸟了。

  “这里是秘岸幽境,怎么,有什么不对么?”

  “秘岸幽境?不是秘岸森林么?”

  “秘岸森林是秘岸幽境的外围,这里是秘岸幽境的核心。”

  “那岂不是说这里很危险了?”

  “废话!要不然我怎么安心呆在这里?”

  听了这话徐彬在心里早已把朱雀的祖宗问候了一遍。

  “这么危险,你让我一个小小的开灵修士怎么走出去?”徐彬黑着脸问道。

  “我怎么知道!”朱雀倒是很光棍。

  “你把我撸来这个鬼地方,你要想办法带我出去。”这句话徐彬都是吼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