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朱雀与神源

宇宙养成攻略 +A -A

  “好说好说,只是你这位师弟貌似不是太好啊!”封系哈哈一笑,指着已经秃顶的酒肆说道。

  “那是他学艺不精,怪不得别人!倒是让封兄见笑了。”司曲微微一笑说道。

  说话间,那玄鸟见自己慢慢落了下风,顿时不在犹豫,鸣叫一声,竟然冲着司曲和封系所在的位置飞了过来。

  “孽畜尔敢!”司曲大喝一声,抢先出手,他怕封系出手后,阻碍自己得到这只玄鸟,它可关系到自己掌门的性命啊!大意不得!

  封系脸上挂着微笑,并没着急出手,而是看着司曲迎面一拳撞上了那只玄鸟。

  玄鸟突然虚幻成一朵火焰,被司曲一拳打的四分五裂。

  “不好!”司曲内心大喝一声:“上当了。这不是玄鸟的本体!”

  封系也是眼睛一迷,这只玄鸟貌似不寻常啊!和酒肆斗法了这么长时间,自己竟然没有看出不是实体,竟然是一朵火焰幻化而成的。

  那玄鸟所化的火焰,被司曲一拳轰碎,四散开来,慢慢的虚化不见。

  众人全都凝神放出神识观察周围,封系突然感到后背一阵炎热,仿佛要把自己融化一样,还没来得急反应,那股炎热又消失不见了。

  封系一身冷汗,这绝对不是普通的玄鸟。

  “师傅!师傅!徐彬师弟被刚刚那朵火焰抓走了!你快救救他啊!”

  封系正在震惊刚刚玄鸟所表现出的实力时,却听到后面赵茗君焦急的声音。

  果然封系看到那团火焰包裹着徐彬,冲向了那悬停在空中的水柱,瞬间没入不见。

  封系怒吼一声,飞身扎进那面湖水中。随后,司曲和酒肆也是不分先后的扎进那湖水中。

  众人都被这一瞬间的变化搞懵了,那只玄鸟不是和酒肆斗的热火朝天么,怎么突然抓了徐彬就跑了呢?

  一盏茶的功夫过后,三人一无所化的从湖面中飞了出来。

  司曲和酒肆都是一脸的失落,封系确是一脸的着急,脸色难看至极,他们三个进入湖中什么都没发现,只是越向湖底湖水的温度越高,最后以三人的修为都不得不放弃。

  “封长老!我哥哥呢?”端儿看到封系从湖中出来,赶忙问道。

  封系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端儿只觉得天昏地暗,自己的哥哥竟然被那只火鸟拖进了湖水中,哥哥可是一点修为都没有,那种情况,恐怕凶多吉少了。

  封系拍了拍端儿的肩膀说道:“走!回去看看掌门有没有什么办法进入湖底看看!放心吧!彬儿是我的弟子,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

  徐彬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火红的世界,自己记得是被一团火焰包裹着昏迷了,而现在自己怎么会在一个泡泡里面呢?周围看起来都是火红色的液体,看起来就像是岩浆。

  “你醒了?”

  一个柔和的童音在徐彬的耳边响起。

  “你是谁?”徐彬看了周围除了红色的岩浆,并没有什么人。

  “我只是一只落魄的鸟儿。”那声音带着一丝无奈,一丝回忆。

  “难道你是刚刚那只玄鸟么?”徐彬问道。

  “那只是我感受到了你,才凭借一缕神源幻化的一只鸟儿,为的就是把你带到这里?”那声音柔和的仿若怀抱。

  “为了我?为什么?”徐彬惊讶的问道。

  “我应该是感应到了你身体的那棵小树。”

  “嗯?”徐彬沉思了起来,大师傅说过,自己体内这棵小树苗来历非凡,万万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看到的,而这只鸟却能看到。

  “你到底是谁?”徐彬充满防备的问道。

  “呵呵!不要紧张,慢慢听我说来,我本体是朱雀,只是在远古时期的一场大战中肉身损毁,才流落至此的。对你,我并没有恶意!”

  “那你把我带到这里又是为了什么?总不会是为了聊天吧?”徐彬还是一脸的不信。

  “我只是想和你商量一下,能不能让我在你体内那棵树苗上栖息,等我实力恢复了给你一场造化。”那声音听起来有些波动。

  “嗯?你要在我体内那棵小树苗上栖息?”徐彬惊讶的问道:“别开玩笑了,虽然我没见过朱雀,好歹也听说过,朱雀乃四大神兽,可以涅�重生,是火属性神兽,无所匹敌,哪能像你说的被打的肉身损坏?”

  “你说的那是凤凰,不是朱雀!”柔和的生音听起来有些恼怒:“你怎么能拿我和凤凰相比?它也不配和我相比!”

  “哦?是么?”徐彬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难道是我搞错了?不过你们两个不都是火属性灵兽么?听说凤凰只有万年的梧桐才能让它栖息而不被烧毁。你比凤凰还要厉害,我体内那颗小树苗怎么能承受的住?”

  “你….”那声音仿佛被气的不轻,都有些颤抖了:“凤凰是百鸟之王,而我确是神兽,我从属南明离火,而凤凰确是明火,而且那只笨鸟还不能自己控制好自身的火焰,怎么能和我相提并论?”

  随着那声音的波动,徐彬感到周围的温度突然升高了不少。

  “好吧!我暂且相信你是朱雀,但是你的火焰比凤凰的还要厉害,落在我体内的小树上还不让我和小树苗烧死啊?”

  “不会的?”

  “你怎么知道不会?”

  “因为我已经栖息在你体内这棵小树上了,你不也没有事情么?”声音满是戏谑。

  “嗯?什么?你在我体内?”徐彬吓了一跳,顾不得真假,赶忙内视,果然在那棵小树苗上趴着一个袖珍的红色小鸟。

  徐彬用神识碰了它一下:“你就是朱雀?什么时候跑进来的?”

  那袖珍小鸟抖了抖翅膀,抬起头很是蔑视的看了一眼:“要不然你觉得我是谁?”

  徐彬无言以对,思索了一会儿说道:“好吧!既然你已经落在了这个树上,我也不好在赶你走,但是你总得告诉我怎么出去吧?”

  “想赶我走?你的有那本事才行!”朱雀小声的嘀咕着:“想要出去也容易,你把外面的岩浆都吸收了就可以了?”

  “吸收了?开什么玩笑?我一点修为都没有怎么吸收?难道还让我用嘴吃不成?”徐彬听了这话差点跳了起来。

  “着什么急?不能听我把话说完么?”朱雀那小眼睛里明显看着都是赤裸裸的鄙视,“这些都是我遗漏出来的神源,并不是什么岩浆,说出去不知道有多少人争着抢着要呢!你倒好,置之不顾。”

  “神源就神源吧!我是想要,也要有那实力啊,现在我却没办法要!”徐彬无奈的说道。

  “你只要想要就可以,我来帮你,这些神源就算是我栖息在这里的报酬了。”

  朱雀说着,从那小树苗上站了起来,张开翅膀呼哧呼哧的扇了两下,只见那火红的岩浆竟然不断的压缩变成一个拳头大小的赤红色火球。

  “张开嘴?”朱雀说道。

  徐彬本来还想在争辩几句,谁知道刚张开嘴,那个火球就化为一道赤红的匹练飞进了徐彬的口中。

  徐彬吓了一跳,直到那些赤红的匹练在那颗小树底下汇聚成一个赤红的火球后,安静的悬浮在哪里,这才放下心来。

  就在徐彬准备退出内视的时候,那颗本来郁郁葱葱的小树苗,竟然一阵颤抖,慢慢的变成了粉色,徐彬感觉自己体内竟然阵阵炎热,而且越来越强烈。

  那只红色的小鸟也被那棵已经变成粉色的树木给震开,呼扇着翅膀,鸟脸上很人性化的表现出一副震惊的表情。

  “都是你办的好事,现在怎么办?”徐彬忍着炎热说道。

  那小鸟确是对徐彬爱理不理,震惊的看着那颗小树,露出了思索的表情。

  “你这只笨鸟,赶快把你的什么垃圾神源给取走啊!不然我都要着火了!”徐彬感到体内越来越炎热,仿佛身体内燃烧了一样,万般难受。

  体内越来越炎热,那种发自心灵,灵魂深处的识热,让徐彬都有了自杀的念头。

  此时的徐彬从外面看去,他体内仿佛有一团火焰,从内而外的燃烧着,皮肤都成了岩浆的颜色,一身衣服早已化为虚无。

  这种从灵魂深处燃烧的感觉终于把徐彬疼的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