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玄鸟的厉害

宇宙养成攻略 +A -A

  铛!

  一声清脆的声音,赵茗君拔剑挡下了乌西的一击,而余小鱼确是又昏迷了过去。

  “无耻!你们焚剑宗就是一群无耻之徒,趁人之危的败类!”赵茗君抱着余小鱼身前厉声说道。

  乌西冷哼一声,也不说话,祭起飞剑,突然出现在余小鱼身后,向着他刺了过去。

  “贼子尔敢!”突然一声厉喝。

  乌西感觉自己被一股强大的气息锁定,只要他的剑在向前刺出哪怕一毫,他就会爆裂而亡。

  豆大的冷汗顺着乌西的脸颊落在地上,他不敢动,虽然自己师门的长辈在这里,他不敢赌,赢了不死也是重伤,输了死无全尸。

  哼!

  一声冷哼就像是在耳边响起,震得乌西七窍流血。

  “就你这种货色,要早几百年我见一个杀一个,今天留你一命,改日让小鱼儿亲手宰了你!”

  乌西只感觉后劲一紧,自己竟然被提拉起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扔在了地上,周身灵力全失,竟然是被封印了修为。

  “原来是封道友,别来无恙啊!”那白袍男子看到来人抱了抱拳:“封道友也是盛名在外,怎能插手小辈之间得事呢?”

  来人正是封系,他是不放心徐彬,一路跟随而来,谁知道焚剑宗欺人太甚,他实在看不过去,这才出面!

  “酒肆老匹夫,不用给我指手画脚,我做事还轮不到你来罗嗦!想要比斗?好啊!等小鱼儿伤好了我会和大师兄他们带着小鱼儿上贵宗门请教。”封系瞪着酒肆,一脸的的冷笑。这酒肆今天太过了,竟然纵容自己门下,下杀手。

  酒肆眉头皱了下,他明显能看出来封系眼中的杀意,这封系是想激他出手,他不知道封系到底有什么底气,这么肯定能击杀自己?要知道想当年自己和他也是半斤八两,百年过去了,难道他已经修为大进?

  酒肆犹豫片刻,抬手送出一道灵力把乌西拉到了身边,提手向他身上一拍。

  嗯?竟然没有解开封系的封印。酒肆不动声色,把乌西交给我聂云。

  “既然这样!那我就在宗门恭候大驾。”酒肆抱了抱拳说道:“只是还有一事,望封道友不要插手,此鸟是我追寻已久之物,今日才得知在此,特地来此收回,望封道友不要插手才好!”

  “不要脸!那鸟明明是启廷师兄发现的,而且还被那只鸟打伤了,你这老不要脸的竟然说是你的?”徐彬实在看不下去了,指着酒肆的鼻子骂道。

  酒肆脸上一怒,瞬间又平复下来:“哪里来的狗东西,长辈们说话轮得到你插嘴?”

  大袖一挥,一道锋刃向着徐彬飞来。

  哼!

  封系冷哼一声,那锋刃竟然在半空中裂开了。

  “酒肆老匹夫,你这是想要谋害我的弟子么?”封系说着,手上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看样子一言不合就要开打。

  “封道友误会了,老夫只是想要教训他一下,既然是封道友的弟子,那就算了。”

  看到封系刚刚漏了一手,酒肆已经判定,这封系修为大进,自己可能不是对手,今天自己的主要目的就是那只玄鸟,没必要节外生枝。

  “哼!酒肆,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竟然满口的胡话,我弟子都说了这鸟是启廷发现的,难道你还想占为己有?真觉得我无根神宗好欺负不成?”封系似乎有意与酒肆作对,寸步不让。

  酒肆的脸上阴晴不定,衡量得失后,暗中发出了门派中的通讯灵珠,看来要得到玄鸟必须要通知宗门其他几位了。

  封系一脸冷漠的看着酒肆,已经打定主意,今天说什么也要给酒肆这老匹夫捣乱了。

  呖呖!

  一声清脆的鸟叫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那火红的玄鸟,一声清脆的鸣叫,瞬间冲出了水柱,向着酒肆撞去,看来它是感到酒肆对他的恶意率先攻击他了。

  酒肆一时间被搞的手忙脚乱,封系却在一边看着热闹。

  “酒肆老匹夫,你就这点本事么?连一只小鸟都搞不定?我看你还是回去在修炼几百年吧!就你这样也不怕丢人。”封系气沉紫府,说出来的话仿佛就像是在耳边一样。

  酒肆被封系这番话说的面红耳赤,怒火中烧,这只小小玄鸟竟然偷袭自己?难道真是看自己好欺负?连这只鸟儿都欺负自己了?

  越想越气,仿若着了魔一样,完全不顾防御,和玄鸟斗了起来。

  封系在一边看的好笑,这老匹夫还真是越来越倒退了,自己只是略施小计,魔音入耳这点小法术,他就着道了。

  看着天空中,酒肆与玄鸟你来我往中的斗法,众人也是一阵唏嘘,没想到一只小小的鸟儿竟然这样厉害。

  此时的酒肆早已不复刚刚的儒雅,浑身上下一片漆黑,仿佛从火堆里跑出来一样,就连眉毛都被玄鸟那不知名的火焰烧了个干净,头发也是焦糊一片。

  “老匹夫,你得把你的毛儿给护好啊!要不然你就变成一个秃驴了!”封系哈哈一笑,指着酒肆的头顶说道。

  酒肆本来被一直小鸟压着打就很憋屈,又听见封系在旁边的嘲笑,内心一阵激荡,差点喷出一口血来。

  那玄鸟仿佛已经通灵,听了封系的话,它鸣叫一声,张嘴突出一道火焰,直奔酒肆的头顶。

  酒肆正被封系的话扰乱的心神,一时不查,满头本来只是焦糊的发髻,竟然瞬间化为乌有。

  玄鸟看到一击奏效,在空中来回翻舞,鸣叫着,仿佛在庆贺,有仿佛在嘲笑酒肆。

  “二师傅,这玄鸟是不是已经通灵了?我怎么看它刚刚是听懂了你的话啊?”徐彬新奇不已,问道。

  “世间灵物万千,那些天生灵物早已开启灵智,有的比人类还要狡猾,以后你遇见了可千万不能小觑。”封系说道。

  “弟子明白了!不过这酒肆也太菜了吧!怎么连一只鸟都斗不过?”徐彬嘀咕道。

  “你太小看这个老匹夫了,他只是被为师迷惑了心智,发挥出来的实力十不存一,不然这只玄鸟早就被他收入囊中了。”封系淡淡的说道。

  徐彬点点头:“看来还是二师傅厉害,竟然让那老匹夫在不知不觉中乱了心智。”

  “呵呵…..不用来拍为师的马匹,等你成长起来,比为师厉害百倍,彬儿你可要好好修炼,不能辜负了我们对你的期盼!”封系呵呵一笑,拍了拍徐彬的肩膀说道。

  徐彬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自己的马屁竟然被师傅看穿了。

  “这只玄鸟危险了!焚剑宗来人了,而且修为不低!”封系皱起眉头说道。

  “哪儿呢?”徐彬闻言四处张望也没看到。

  话音刚落徐彬就听到一个浑厚的声音震得耳朵发麻:“酒肆师弟快快醒来!”

  那酒肆浑身一震,随后目光越发的清明,手上也不在凌乱,瞬间就站了上风。

  那玄鸟貌似对来人的提醒有些愤怒,与酒肆争斗中还不忘向着来人鸣叫一声。

  来人一身书生打扮,看起来要不酒肆年轻很多。

  “我当是谁?原来是剑书生司曲!”封系呵呵一笑说道。

  司曲抱拳说道:“封兄别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