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秘岸森林

宇宙养成攻略 +A -A

  秘岸森林在远古传说中是神兽栖息之地,后来发生了一些变故变成了试炼之地,这里蕴藏着各种灵草以及修炼资源,促使那些散修来这里寻找机缘,提高修为。

  徐彬望着周围那些参天巨树,高耸入云的枝干,郁郁葱葱的枝叶,感觉仿佛置身于绿意盎然的生命之源中,体内的树苗也是晶莹翠绿,仿佛这里的环境使它愉悦,周围一丝丝的木之精华正缓慢的渗透身体,被小树苗吸收。

  路上遇见不少凶兽,一行人走走停停,终于在一处碧绿的湖水旁边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肖师弟就是在这里失踪的,我和余师弟下去看看,这里就交给姚师妹了。”启廷看到众人都是一脸的疲惫,皱了皱眉对姚欣惜说道。

  “嗯!你们两个也要注意安全,切不可贸然行事,一定要量力而行,先探明情况,我们在做商议。”姚欣惜担心的说道。

  “放心吧!姚师姐,有我在呢,我一定会保护好启师兄的!”余小鱼在一般嘻嘻哈哈的说道:“到时候一定给你带回来一个活蹦乱跳的启廷。”

  姚欣惜一脸的通红:“那你们小心!”

  “嗯!你也小心!”启廷不在废话,祭出一枚碧绿的珠子,拉着余小鱼跳进了水里,瞬间就消失在了视线中。

  “赵师姐,这个就是送你们静心宝珠的启师兄么?我看姚师姐对他挺有好感的啊!”徐彬偷偷溜到赵茗君旁边问道。

  “你搞错了,我们说的是齐师兄,看到没?就是那个?”赵茗君说着用手指了一个人。

  徐彬一看,这家伙他还早就注意了,没有别的就因为这货一副小白脸的样子,最主要的是一路上都在若有若无的搭讪端儿,徐彬看他的样子就被定位成一个好色之徒,对他有好感才怪。

  “那个才是齐涛,齐师兄!他在宗门公然追求姚师姐,不过今天看来姚师姐中意的人竟然是启师兄!哎!感情的事还真是……哎!“赵茗君说着叹了口气。

  嘭!

  就在徐彬还要追问的时候,平静的湖面上突然爆开了,粗壮的水柱冲天而起。

  “那是启师兄和余师弟!”赵茗君惊叫一声,飞身迎了上去。

  有一道身影却比她还快上几分,是姚欣惜!

  当她听到湖面爆开的声音就知道启师兄他们肯定出事了。

  姚欣惜一把抱住启廷,落在地上,而赵茗君确是抱住了余小鱼。

  两人早已昏迷!

  “没事!只是晕了过去!”姚欣惜迅速检查了一边说道。

  赵茗君没有说话,而是深色凝重的看着湖面。

  此时那湖面的水柱并不落下,在哪粗壮的水柱里徐彬看到一个全身布满火焰的暗影,这景象太奇葩了,水中竟然有一个全身都是火焰的暗影,而湖水却不受火焰的温度而蒸发掉。

  那暗影慢慢的从底部升了起来!

  徐彬突然感觉一阵的燥热,那暗影站在了水柱的顶端,那是一只巴掌大小浑身火焰的小鸟,他看不清楚,只觉得那小鸟也是全身火红,整个都包围在火焰中。

  “这是什么?”赵茗君问道。

  “是火鸟?不过却又不像,火鸟的火焰是无法在水中展开的。”姚欣惜面色难看的说道:“而且火鸟只是三级凶兽,他周身的火焰没有这么高的温度,你看周围的树木都已经慢慢在枯萎了,这绝对不是火鸟。”

  “姚师姐说的不错,此鸟应该是玄鸟,传说中凤凰的一种变异后代,不过按照古籍记载凤仪生其,天命玄鸟,降而生火。”齐涛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姚欣惜旁边:“如果这是火鸟,相信启师兄他们早已解决了。”

  此时周围的温度越来越热,徐彬感觉身体的水分都快被蒸发了,自己就像快要被沸腾一样。

  就在徐彬觉得坚持不住的时候,体内那小树苗竟然传来一阵清凉,瞬间徐彬再也感觉不到周围那炎热的温度了。

  那玄鸟本来只站在水柱上,就像一直高高在上的百鸟之王,就在那小树苗散出清凉的时候它那双红色的眼睛看向了徐彬。

  那玄鸟鸣叫一声,周身火焰更旺,轰的一下一丈多高。

  众人全都盘坐在地,手掐灵诀抵抗这种高温,徐彬却发现端儿和施师面露痛苦,想来也是她们修炼尚浅的缘故。

  别人都在原地盘膝而坐抵抗那股炎热,而徐彬确是看着端儿和施师一脸的着急。现在他才深刻感触到没有修为什么都做不成的痛楚。

  徐彬站在原地,很是恼怒那只怪鸟,情急之下,捡起地上已经发烫的石头,向那只怪鸟砸了过去:“去死!你这只怪鸟!我砸死你!“

  那只怪鸟已经通灵了,看到徐彬的动作有些不明所以,呆呆的看着徐彬投出来的石头,这石头上面它明显感觉不到任何灵力,就这样呆呆的看着石块想自己飞来。

  当!

  那时快在玄鸟的注视下,不偏不正的砸到了它的头,它呆了一下。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徐彬一看,有效果,二话不说果断的弯腰捡石头砸出去。

  而那只玄鸟确是不怀好意的看着徐彬,低鸣一声,周身火焰更胜,那石块还没靠近就被烧成虚无。

  徐彬感觉此时自己就是热锅上的蚂蚁,周围的师兄弟们早已不堪重负,有些都已经看上去渐渐的干枯了!

  “果然是成年的玄鸟!看来今天要便宜老夫了!”一道火光划破长空,停落在玄鸟旁边。

  随后从他身后出又冲出不少修士,徐彬认识正时昨天与他们比斗的焚剑宗的弟子,而天上的那个正是昨天喝止聂云的的白袍中年人。

  白袍中年人负手而立悬浮在空中,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玄鸟:”不错!果然是传说中拥有凤凰血脉的后裔。”

  玄鸟早在那白袍男子到来之时就已经收起了散发在周围的火焰,它能感觉到面前之人的强大,他贪婪的目光使自己看的有些厌恶。

  感觉都周围的温度都正常了,徐彬看到施师和端儿睁开了眼睛赶忙跑了过去:“端儿,施师!你们没事吧?

  ”我没事!刚刚怎么突然一下变的那么炎热?哥哥,你没事吧?“端儿听起来很是虚弱。

  施师只是虚弱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没有大碍。

  ”我没事!你杂鸟的温度烧不到我,刚刚我还拿石头砸他呢!“徐彬一边比划一边说着。

  ”哥哥就会吹牛,我们都快被烤死了,你怎么可能有力气丢石头?“端儿的声音听起来比刚刚好了一点。

  ”吹牛不吹牛的一会儿在说,我看那焚剑宗的白袍牛鼻子老道一会儿要和那只怪鸟打起来,到时候我们就趁着机会跑路!“徐彬轻声说道。

  “那师姐她们呢?”端儿指了指抱着启廷的姚欣惜。

  徐彬顿时整个脸都垮了下来,是啊!自己三个人逃走了他们怎么办?

  看来还得想办法啊!

  “哟!这不是余小鱼么,昨天老子一时不查被你偷袭,怎么今天敢不敢再来和我一站?”说话的正时昨天和余小鱼斗法的焚剑宗弟子乌西。

  余小鱼此时早已清醒过来,挣扎着从赵茗君怀里站了起来:“怕你不成,要比就比别像个娘们儿一样��嗦嗦的!”

  “哼!牙尖嘴利,那我就试试你的身手有没有这么厉害!”

  “对付你,我一只手就足够了!”

  乌西貌似是被激怒了,不过徐彬怎么看都像是故意做出来被激怒的样子,看样子他是要趁着余师兄受伤,把他斩杀了!

  此人好深的算计,徐彬心里暗暗为余师兄着急。

  乌西大喝一声,一脸愤怒的样子,祭起飞剑,扑向了余小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