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焚剑宗

宇宙养成攻略 +A -A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徐彬身边现在有五个女人,叽叽喳喳的说的好不热闹,不过全是女儿家家的贴己话,徐彬也插不上嘴。

  这眼看着太阳都要下山了,徐彬估摸着二师傅早已等急了。

  徐彬不得已打断了这群正在高谈阔论的女人们:“端儿,我听说过些日子会有下山试炼的任务,你和施师也会去么?”

  “嗯!师傅也说了,让我和施师师姐跟着姚师姐一起下山历练历练,哥哥你不去么?”

  “我啊!嗯…还不确定呢!不过端儿去的话我怎么的也得去啊!”徐彬开玩笑的说道,其实他清楚,自己这个情况师傅他们不一定让自己下山的,毕竟自己一点修为都没有,下山都没有自保的能力。

  “那太好了!到时候就和哥哥一起,哥哥可要记得保护端儿哦!”端儿听到徐彬要去也是心里高兴的很。

  “那太好了,想来徐师弟得七位师叔伯的真传,到时候下山了可得徐师弟出力保护我们了!”赵茗君说道。

  徐彬摸摸头有些无语,看来自己拜了七位师傅,在宗门内还真被当成天才了。

  又坐了片刻徐彬起身告辞,他准备找大师傅求求情看能不能通融下让自己下山去看看。

  “彬儿,你来的正好,我和你那几位师傅商量了下,让你跟着这次下山的师兄们去看看,历练历练!”

  徐彬刚见到陆泉阳,就被他的话惊呆了。自己还想求情呢!原来他们早就商量好了,让我下山历练,看来师傅们的心思还真是猜不透啊!

  “怎么?不愿意下山?”看到徐彬愣在那里,陆泉阳有些疑惑的问道,照徐彬那好动的个性,应该很兴奋才是。

  “愿意,愿意,弟子愿意!”徐彬回过神来赶快回答道,生怕晚了师傅反悔。

  “这次下山,你主要是见见世面,其余的事不需要你来参与,你要注意…….”

  ……….

  第二天,徐彬无精打采的站在大师兄启廷的飞剑上,睡眼朦胧。

  “徐师弟,你怎么这副摸样,是没有休息好么?要不我们找地方下去休息一下?”启廷问道,这徐彬可是师父师叔要求要好生照顾的啊!自己可不能怠慢了!

  “我没事,就是昨天被大师傅拉着说道了一夜,闹得我到现在耳边还有大师傅的声音。”徐彬摆摆手有些无奈的说道:“大师兄赶快赶路吧,我就在飞剑上休息一下就行了。”

  “嗯!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加快速度,到了秘岸森林的小镇上我们就休整一下!”启廷犹豫了下为了减少意外还是赶路要紧,大不了到了秘岸森林前的小镇上在好好的休整一天。

  一行人加快速度终于在天黑前,赶到了秘岸小镇,启廷轻车熟路的找了一家客栈。

  房间里,两张床,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很是简洁。

  徐彬慵懒的躺在一张床上问道:“启师兄,你说这次师傅让我们下山历练什么?”

  “最近好多人在秘岸森林失踪,其中不乏那些门派弟子,我们无根神宗也是有几人来此历练音讯全无的,所以师傅就派人前来探查下,看看是什么情况?”启廷耐心的解释道。

  “这么说来这次岂不是还会有其他宗门的弟子么?”徐彬有些兴奋的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凭我的经验,发生了这样的事,其余宗门肯定会来调查的。”启廷说道。

  “那就是说……”

  轰的一声,打断了徐彬的话。

  徐彬一看,房间里就剩下了自己,启廷早已不见,徐彬也顾不得他是什么时候不见的了,赶快出了房间,客栈大堂早已空无一人,只有零星几个在往外探头。

  徐彬敲了施师和端儿的房门,没人应声,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直接推开门,房间里空无一人,看来也是去了外面。

  此时客栈外面早已传来的打斗声。

  徐彬来的客栈外一看,两帮人正在对持,中间正有一名穿着无根神宗服饰的弟子与另外一名争斗,周围全是散修,饶有兴趣的议论纷纷。

  徐彬来到启廷身边,见他一脸的凝重,没有打扰他,而是向旁边的师兄了解了情况。

  原来那个正在斗法的是余小鱼师兄,这个人徐彬还是有印象的,当初自己被昌真人带到无根神宗是,第一个遇见的就是他了,只是时间长了,刚刚一时没有认出来。

  和余小鱼斗法的确是焚剑神宗的,两人就因为在吃饭时绊了几句嘴,本来无根神宗和焚剑神宗就有些不对路,一般遇见了都会拼斗几下。

  了解了情况,徐彬这才注意到他二人的斗法,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修士斗法,那移山填海的能力,早已把他震撼了。

  “不好!这两人是打出真火了,我们布置的结界就要破裂了,大家赶快向后退。”启廷突然喝到,抓起徐彬飞快的向后退去。

  后退中的徐彬,看到一层都明的护罩出现了一道道裂痕,然后轰的一声,破碎了,两边的房屋也是一片狼藉。

  “余师弟!”启廷一声怒吼,瞬间就出现在了余小鱼的身边,为他挡下了那一下偷袭,其余人一看纷纷拔剑冲了过去。

  “无耻小人!难道你们焚剑宗全是这种无耻偷袭的小人么?”启廷把余小鱼护在身后,盯着那名偷袭的男子问道。

  “哼!他把我师弟大成重伤,我岂能饶他?”男子一脸的阴沉。

  “两人斗法,生死有命,技不如人输了也是活该,可你竟然无耻的偷袭!你们焚剑宗还真是无耻!”启廷说道。

  “哼!任凭你说的天花乱坠,他把我师弟打伤,生死不明,今天我必须要把他留下。”那阴沉男子说着,一掐灵诀,一柄寒光闪闪的宝剑悬在面前,看样子是要出手了。

  “聂云!退下!”就在那阴沉男子准备出手时,却被打断了。

  “师傅!他们打伤了乌西师弟!”那被唤作聂云的阴沉男子,看到来人恭敬的说道。

  “我都看到了,技不如人,只能怪他自己,等他养好伤了,罚去面壁十年,等他修为提高了,就算是杀了那小子,量那无根宗的几名老不死也不敢多声!像你这样输不起真是丢我的人!”此人一身白袍,看起来仙风道骨,说起话来确是阴气森森。

  “是师傅,弟子错了,等乌西师弟养好伤,我会亲自带着乌西师弟,把他杀了!”聂云狠狠的说道。

  “嗯!修道之人逆天而上,不为外物所左右,心有所悟,行令而至,这才不违本心,好,很好!”那白袍男子说完大笑起来,带着一行焚剑宗的弟子离开了。

  启廷看了看已经在打斗中化为废墟的客栈说道:“找个地方休息,轮流职守,谁都不能外出!”

  徐彬看启廷脸色不是太好,赶忙上去扶住余小鱼跟在了启廷身后。

  经过刚刚的事情,大家都安静了下来,找了一处地方打坐修炼。

  第二天,正在为体内又有些长大的小树苗窃喜的徐彬,被端儿叫了起来。

  ”哥哥!快起来了,收拾下,我们要出发去秘岸森林了。”端儿一大早就高兴了来喊徐彬了,想起这些日子天天和哥哥在一起,她就忍不住的高兴。

  “要出发了么?施师呢?”看到只有端儿一个人,徐彬问道。

  “他在姚师姐身边呢!”

  “端儿!进入森林后你可不能离开你姚师姐半步,那里面危险重重,稍有不慎小命就没了,听哥哥的话,知道不?”想起启廷对秘岸森林的描述,徐彬赶忙叮嘱端儿。

  “知道了!进入森林我就跟在姚师姐后面,到时候哥哥也可以和我一起啊!这样路上我们还能说说话呢!”端儿一想也是,姚师姐都说了那里面特别危险,哥哥肯定不放心自己。

  “我就不用了,我跟在启廷师兄后面,不用担心,你可不能乱跑。自己注意安全!”徐彬还是有些不放心。

  “知道了!哥哥你都快赶上爷爷了!”端儿有些不乐意的说道,随后做了个鬼脸跑向了施师的方向。

  这妮子,还真是长大了,竟然敢给自己顶嘴了?徐彬笑了笑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