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拜师

宇宙养成攻略 +A -A

  听到徐彬吃的那颗果实就是无根石也就是无根果,又叫做无根果实之后,大殿里面这七八个人已经坐不住了。

  “师兄,这么说来祖师遗训也是真的了?”这声音竟然是女声。

  徐彬有些好奇,偷偷打量了一下,

  “于师妹,稍安勿躁,听我慢慢说,”陆泉阳摆了摆手说道。

  姓于?难道是于瑜?当初自己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感觉很是绕口,所以记得特别清楚,没想到这个就是于瑜,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不等徐彬多想,陆泉阳就继续说道:“不错,想来各位师弟师妹都知道那条祖师的训条,无根所至,青霞弥泛,仙音绕绕,无根石出,大劫使藏。前些日子昌师弟把他带回来的时候,无根殿青光泛滥,仙韵缭绕,其中更是有天地道韵蕴含其中,奈何我修为底下,不能参透。我就传音昌师弟,当时他带回来一共三个人,两女一男,而进去无根殿内,遇见果实的却只有他一个,另外两女我早已询问清楚,他们进入之后完全处在昏迷中,不记得任何事情,她们从无根殿出来时也是昏迷的,只有他一个人是清醒着的,而且从徐彬的描述中我们知道,那果子充满灵性,看似是在作弄徐彬,其实也可看成是一种考验,也就是说他在择主。”

  陆泉阳说道这里,顿了下:“我从古典中也了解到,无根石,通体碧绿,灵性十足,遇主则生根,虽然这些都是传说中的东西,但是既然祖训里有,那我们就不能掉以轻心。诸位意下如何?”

  几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封系站了出来说道:“掌门真人,如果我们判断失误,那可就误了大事!”

  陆泉阳早就料到了这些,只见他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而大殿内除了徐彬,全都是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而徐彬确是一辆茫然,怎么说着说着就没有声音了?难道自己耳朵出毛病了。伸手掏了掏耳朵,刚捣鼓两下就听到封系的说话声音,耳朵没坏掉!徐彬赶快聚精会神的倾听,这可关系到自己的命运啊!

  “既然师兄一切都有考虑,那就一切听从师兄吩咐。”

  就这样徐彬听的好好的,还没搞明白,这些人貌似已经商量好了。

  徐彬愣愣出神,你们倒是商量好了,我呢?我总得知道我吃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吧?看来得问问清楚,这样不清不楚的到时候死了都不瞑目!

  陆泉阳仿佛早已看透徐彬的心思,根本不等他开口询问就直接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商议下,由谁来教导徐彬!”

  嗯?难道是要收我入门了?我也可以修真了?虽然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但这一瞬间徐彬还是感觉飘飘然了。

  “掌门师兄,在众多师兄弟里面,掌门师兄修为最高,然而掌门师兄整日繁忙,没有时间教导徐彬,这样算起来咱们之中修为最高的是本座了,这样的大任还是交给我吧!”封系站起来毛遂自荐。

  众人都有些错愕的看着封系,这还是他们印象中心无旁骛的二师兄?他不是一心修道,不问外事么?这么多年过去,他也就收了两个徒弟,这还是掌门师兄强塞给他,说是等他驾鹤仙逝后总得留下个传承,这才有些不情愿的同意,而如今他怎么抢着收徒弟了?

  能修道的都不愚钝,也就是一愣神的工夫全都想清楚了,这徐彬可是祖师留下预言里应劫而生的人物,说白了,只要是真的,通常那个应劫的人物到后来不都是通天彻地的大能之辈么?要不然没有一些手段怎么能应劫呢?如果这是自己调教出来的徒弟,那到时候…….别人一提,那谁谁还是谁谁调教出来,拯救了众生,想起来就热血沸腾啊!名流万古德事情谁不愿意做?

  想到这里,大伙儿都有些鄙视的看着封系,这么好的事情你倒是想自己一个人独吞?

  封系显然也知道,自己的目的肯定隐瞒不了,不过那又怎么了,除了掌门师兄,他是里面修为最高的,当然有能力教出好徒弟!任你们怎么说,这徒弟我收定了!有了这个底气封系怡然不惧的面对着众师兄妹的异样眼光。

  陆泉阳也是有些惊讶的看着封系,没想到自己这位师弟心思不是一般的玲珑!

  不等陆泉阳说话,那些已经明白过来的师弟师妹们就已经开口了。

  “封师兄此言差矣,想你收了两个徒弟,也没有好好教导他们,到现在修为在整个宗门也就是个中上等的样子,徐彬交给你恐怕误人子弟啊!还不如给我,我已经收了十三个弟子,那各个被我调教的都已经能独当一面了。徐彬还是交给我,我保证把他调教成传说大能!”

  “哼!就你。你才什么修为,连我都打不过,你还调教大能?再说了要论收弟子的数量我也比你多,我门下二十多位弟子呢!”说这话的徐彬认识,正时之前的于瑜。

  “于师姐,你好意思说?整个宗门的女弟子不都被你和田师姐抢去了?”

  “穆师弟,这话师姐我就不爱听了,怎么能说都是被我和于师姐抢走了呢?你问问那次收徒弟我们用过强。不都是征求了她们的同意么?”

  “话可不能这样说……..”

  “我觉得还是我教的好!”

  “你不行,要教育弟子还是得我来…..”

  “你怎么来?你那里全是女弟子,没有男弟子,就算是把徐彬放在那里他也不自在……”

  瞬间,整个大殿里,全是互相揭老底的,接完之后在向自己脸上贴金,总之看这情况是谁也不服谁,都想把徐彬收到自己门下。

  徐彬看着这样的阵势也是满头大汗,真害怕他们谈崩了,反目成仇,那自己也要跟着遭殃,毕竟说到底自己才是根源…..可左思右想自己也实在做不了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里干瞪眼!

  陆泉阳看着这些师弟师妹们,仿佛都变了一个人,自己都快不认识了,要不是他知道这是真的他还以为是哪个魔门易容而来的呢!

  “够了!”陆泉阳提气轻喝道:“你们都几百岁的人了,最小的七师弟都快二百岁了,瞧瞧你们一个个那里是修道,简直是比修路还要热闹。”

  “掌门师兄,我可没……”昌真人刚想反驳就被陆泉阳给瞪了回去。

  “既然你们都想收徒弟,那好从今天开始你们一个个都给我出去收徒弟去,一人一百名,让你们过过做师傅的瘾!”陆泉阳看起来像是生气了。

  徐彬缩了缩头,有些担心战火会烧到自己身上。

  “哼!看你们一个个面红耳赤的,自己都管不住自己的心,凭什么收徒传道?徐彬跟着你们那是误了前程,我也不放心,他可是祖师爷预言里的应劫之人,就你们这样我可不敢把他交给你们,从今天起徐彬就跟着我修炼了。此事就这样决定了,都散了吧!”陆泉阳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不知道自己这番做作能不能唬住这些师弟师妹!

  封系等人都有些不解的看着陆泉阳,要知道他们师兄妹七人那可是亲如一家啊!别的门派勾心斗角的,在这里那是根本就不可能,平常有什么事也都是大家商量着来,也没见谁红过脸啊!今天这是怎么了?

  虽然有些不解,心里有些忐忑,但都不是傻子,陆泉阳后面的话一出口,就都知道大师兄打的什么算盘了,毕竟都在一起几百年了,还不明白自己这大师兄撅撅屁股要放什么屁么?

  封系可不管那些,直接说道:“大师兄,这我可不同意,你贵为无根神宗掌门,我们本应听从,但是你公事繁忙哪里有时间来教育弟子?我看还是给我吧?”

  “不错!二师兄前面说的我赞同,但是后面的话我倒是不赞同,我觉得还是让我来比较好。”

  “我怎么觉得还是我教育徒弟有一手呢?要不然还是我来吧!”

  “……”

  又吵起来了!

  徐彬真的有些怀疑,这真的是修真宗门么,可自己怎么看都觉得像是镇上那些买卖的生意人在砍价啊!你一句我一句,自己感觉头都要炸了!

  被识破的陆泉阳有些尴尬的坐在那里,一抬头正好看到徐彬那怀疑的眼神,坏了!昌师弟说这小子对宗门没有什么好的印象啊!前一段时间还计划逃跑来着!

  现在自己这些师兄妹又这个样子,他肯定心里不待见,到时候他一拍屁股逃走了,那自己这些人岂不是欲哭无泪?

  想到这里,陆泉阳知道不能再让他们胡闹下去,不然说不定还真的把徐彬吓跑了!

  “好了!吵吵什么?”这次陆泉阳是动了真怒:“看看你们?成何体统,你们这样就能解决了?平常让你们多修心,磨练心境,提升心境在提升修为,看来你们还是没当回事,修为倒是都上来了,可心境呢?就你们这样怎么能度过重生九劫?”

  感觉到这次陆泉阳是真的怒了,都静静的看着他,想起刚刚的一幕都觉得尴尬无比。

  “都几百岁的人了,还像商贩一样吵吵闹闹!你们挣有用么?不会问问徐彬他有什么想法?”陆泉阳终于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我?我自己的想法?徐彬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你们倒是吵啊!我只看不说话!等你们有结果了告诉我就行,干么要问我?

  看着这些人那热切的目光,徐彬倒是觉得掌门这个皮球踢得好啊!虽然他没事了,但是自己无论选谁都能无形中得罪别人啊!

  徐彬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从来都是听说徒弟挤破头皮拜师傅的,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师傅挤破头皮抢徒弟的。

  左看右看徐彬也很着急,都盯着自己呢!恐怕自己在犹豫会儿他们就该吵起来了!

  果然,徐彬就这一会儿思考的时间,这几个人就忍耐不住了。

  “跟着我吧!我一身修为可以倾囊相授,绝不藏私!”这是封系。

  “哎呀!二师兄你这话说的,难道徐彬跟着我们另外几个,我们这些人还能藏私不成?”

  “是啊!二师兄你这话说的太偏了,我们可不爱听!”

  …….

  又要吵起来了,徐彬感觉自己头都大了,想来想去也不知道选谁的时候,目光从七人身上掠过,突然灵光一闪,有注意了。

  徐彬轻咳一声:“掌门,我已经先好了!”

  “是谁?”

  众人都热切的看着徐彬,就算是掌门也是一脸的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