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无根果

宇宙养成攻略 +A -A

  徐彬三人被昌真人带回了洞府,端儿和施师各自都被赐予了修真之法,每日跟着那些师兄修炼。

  只有徐彬都在这里呆了近一个月了,也不见昌真人来教导自己。本来觉得是自己没有灵根,不适合修炼,可是徐彬一打听才知道不是这样,没有灵根不能修炼的都会被遣送在山腰,哪里有些外门弟子,这些弟子不能修真,确是可以习武,他们在这里为神宗的近百名弟子做些杂役,报仇就是有可以习武的功法。

  像自己这样被丢在这里,不闻不问的只此一列。

  徐彬越来越感觉到不安,自己每日过的太滋润了,滋润的自己都不相信。

  整个神宗除了自己,每日除了吃就是睡,偶尔还可以游历宗门的各个地方。

  就算那些对于宗门弟子需要有贡献值才能进去的地方,自己确是畅通无阻,就算那些有了贡献值,却还得要匹配足够身份才能进入的地方,徐彬也是畅通无阻,当然除了那些徐彬实在进不去,其实也不是有人阻拦,而是进去了恐怕小命不保的秘境。

  这些种种,都使得徐彬整日坐立不安,茶饭不思,在这这样迟早会被吓出病来。

  徐彬计划了不止一次的逃跑机会,每次都是下了山,还没顾得上高兴,就觉得眼前一花,自己又出现在了试炼场,刚开始周围的弟子还都比较好奇,久而久之就都习惯了,他们都知道了在宗门内有一个特别奇葩的弟子,不用修炼,不用下山历练,更可气的是他可以不需要被人冒着生命危险挣来的贡献值,就能随意进出特殊的修炼之地,而且他进去从来都是为了遛弯儿计划逃跑,从没见他在里面认真修炼过,这样的奇葩绝无仅有。

  不要说他们宗门了,就算是放眼整个融灵大陆的所有宗门也不会再有这样的奇葩了。

  这一日徐彬悠然的在宗门打了个转,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正准备制定逃跑计划的时候,端儿和施师找上了门!

  “哥哥,你是不是不要端儿了?”端儿此时也是一袭粉色宫装,腰间挂着几个铃铛,那是昌真人给他的防身法器。

  端儿说话间,双眼雾气弥漫,嘟着小嘴,满脸的幽怨。

  端儿长大了,出落的亭亭玉立,当真是美艳无方!配合着她修真之后的气质,仿若仙女。宗门内本来女修就少,端儿又是这样一副美若天仙的乖乖女形象,倒是迷倒了不少师兄弟。

  施师的美貌与端儿不相上下,只是以前的端儿不知道打扮,自从和施师一起之后,两人形影不离,胜似姐妹。

  见徐彬不说话,端儿使出撒娇神功,两手把徐彬的一条胳膊抱在胸前,摇啊晃啊的。

  徐彬被摇的一阵心悬!

  “咳咳!”施师实在看不下去了,轻咳两声,见端儿看了过来,赶忙给他使了个眼色。

  端儿这才发现不妥,自己拉着哥哥的一条胳膊放在两胸之间,更重要的是自己还摇晃了几下,自己早已长大不是小姑娘了,想到这里端儿满脸通红的松开了徐彬的胳膊。

  徐彬也是一阵轻松,平复了下心情说道:“端儿怎么这样说?”

  “哼!我和施师姐都已经开灵了,身体内都产生了气息,只要勤苦修炼,到守心境就能由气成灵,在身体里产生灵气,到时候师傅说我们就能御器飞行了,师傅专门交代了,到时候可不能带你飞出宗门,不然你就会跑掉不要我了!”端儿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徐彬确是听明白了。

  这根本就是告状啊!虽然自己没有修炼,但是却也懂得,修炼分为,开灵、脱凡、守心、涅虚、重生、窥灵、入仙、凝神。这几个境界,不要说端儿现在是刚刚开灵,就算他是脱凡要修炼到守心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那个这么无聊会和他说这些,再说了脱凡之后就能御器飞行,哪里还等到守心啊,这明显就不是心不在焉,给端儿讲错了,主要的目的就是告状,用端儿来束缚自己,不让给自己离开!

  端儿比较单纯轻信这些很正常,倒是施师怎么也不劝劝?

  徐彬抬起头有些疑惑的看着施师,虽然自己与她接触不多,在施府的时候听那些家丁的意思,她还是比较通情达理,不像有些大家闺秀,刁蛮任性目中无人。

  施师见徐彬看向自己,也明白他的意思:“我劝了没用,想必这些话端儿也明白,但是她不想你走,所以肯定会过来说。”

  徐彬一想也对,自从端儿的爷爷死后,端儿就对自己异常依赖,不让自己离开合情合理。

  想到这里徐彬也就释然了,不过该逃走还是要逃走的,不然就这样肆无忌惮的住在这里,宗门还对自己没有要求,他可不相信天山有掉馅饼的事情,还正好砸中他!

  想到这里,看来有些事情必须要和端儿他们商量下了。

  “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在隐瞒了,没错我是想尽办法想要离开?”徐彬坦言道。

  “为什么?”端儿一脸不解。

  施师也是有些不明白,三个人都是从一个地方出来的,要说没有那么一点老乡的感觉是不可能的。

  徐彬叹了口气,说道:“我们来到这里一个多月了,你们都有了修真功法,而且已经开灵,而我却和你们不一样,没有人给我功法,就我这资质估计就算是给我了,我也没法修炼,更重要的是,你们入门这么长时间,知道师门好多修炼的地方都需要贡献值才能进入,而我,不需要任何付出却可以随时进出,我可不相信天底下会有这么好的事情,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觉得反常,心里不安,你们说我能不想办法逃走么?”

  听了这话施师眉头紧皱,端儿确是毫无心机的说道:“这还不简单,咱们一起去问问师傅不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么?“

  徐彬苦笑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施师就接上了端儿的话:“端儿,如果你哥哥现在去找师门问原因,无非有两种情况,第一种,也就是最好的这种,是我们多虑了,师门没有任何要对你哥哥不利的想法,第二种,如果我们去问了,师门真的要对你哥哥做什么,那这种行为就是在告诉他们,他们已经引起了你哥哥的怀疑,这样的话他们可能会提前下手,你哥哥就再也没有逃跑的可能了。”

  “施师分析的不错!”徐彬苦笑的说道。

  “那怎么办?如果是宗门要对付哥哥,哥哥怎么办?要不我们现在就赶快逃吧!”端儿一听顿时着急起来,说着就要拉着徐彬逃走。

  逃?逃去哪里,自己不止逃了一次,没有一次成功。想到这里徐彬的心情有些低落。

  三人研究了半天,也没商量出来个可行的办法,最后端儿和施师只得回到他们的住处继续想办法,不然在这里呆的时间长了可能要节外生枝了。

  送走两女,徐彬有些颓废的坐在那里,难道自己真的已经走上绝路了?

  就在徐彬愣愣出神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旁边出现一个人,正仔细的打量着自己。

  “啊!”回过神来的徐彬被这突然出现的人下了一跳。

  定眼一看,是当初在石门外见过,那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在宗门待了一个月,徐彬早就对这个宗门了若指掌,这名老者正是无根神宗的掌教,陆泉阳!

  “陆掌门您怎么来了?有事吩咐弟子知会一声就好,怎敢烦劳您亲自过来!”自从徐彬分析这里有人好像对自己不利之后,他就更加忐忑了,特别是面对这个掌门。

  “嗯!不错,不错,果然是快修真的好料子。”陆泉阳喃喃自语道,那看着徐彬的眼睛都在放光。

  对于自己的话,陆泉阳也不回,只是盯着自己不断的打量,脸上完全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要对自己不利。

  徐彬也是跟着陆泉阳的目光,上下自我打量了一下,除了身材好!嗯!脸蛋也算是还说的过去吧!其余的也没什么啊,而且昌真人说自己没有灵根,不能修炼,怎么到了他嘴里确是修真的好料子啊?嗯?料子?等等,料子?难道他根本没把握当人?而是把我当成与别人交易的物品了?想到这里徐彬内心一阵悲哀!

  “小子跟我走一趟,老头子我翻看了一个月的典籍终于弄明白了,哈哈….”陆泉阳抓起徐彬,没头没脑的说了些徐彬听不懂的话,瞬间就消失了。

  你么,又玩这招,看我好欺负是不,抓着我到处跑,难道不知道我没有修真,受不了你们这些手段么?

  当然这些话徐彬也只能在心里想想,真要说出来,估计他就没了!

  徐彬有些晕,这都是被陆泉阳搞的,甩甩头,好受了些,这才打量自己所在的地方。

  这里是一个古朴的大殿看起来有好多年头了,而此时大殿里←了有七八个人,除了自己认识的昌真人,就只有那个陆泉阳了。

  这七八个人都和陆泉阳一样,看向自己的目光恨不得吃了自己,虽然徐彬不是女人,被这群老头看的满身鸡皮疙瘩,更何况这里面还有两个女人。她们的目光也是赤裸裸的盯在自己身上。

  被这些人盯着,感到一阵恶寒,想到那些不看入目的画面,徐彬死的心都有了。

  “好了!好了各位师弟,师妹!想必大家都看到了,这位就是无根之体,也就是上古传说中的混沌之体!”陆泉阳一脸笑意的指着徐彬说道,那表情仿佛得道什么宝贝一样要多得意就多得意。

  “掌门师兄,你真的确定么?”一位身穿灰袍身背一柄黑剑的中年男子问道。

  “错不了!我花了一月的时间,在古籍中,和我们祖师传下来的典籍中证明了。不会错的。”陆泉阳很是兴奋的说道,接着他又把徐彬在那青蒙空间的经历讲了一遍,来印证自己的说法。

  “这些昌师弟可以作证。”陆泉阳最后还不忘让昌真人拉出来。

  “可是,不是说是无根石么,他得到确是一个果子这是怎么回事?”那个黑袍男子说道,

  哈哈!听了黑袍男子的话陆泉阳大笑了两声。

  “封师弟,这也正是我要说的,既然你问了出来,那我就先说了吧!”

  徐彬这才知道这个黑袍男子就是执法长老封系。不过这些他都不在意,他现在也想知道他吃下的那颗果子是什么东西,竟然引得这些人如此眼热。

  陆泉阳顿了下,看到都把那些师弟师妹们都看向自己,挪了挪屁股,坐正之后这才说道:“无根石,另一种叫法就是无根果实,也叫做无根果,想来这无根石的叫法就是由无根果实演变而来!”

  说完这些,陆泉阳微笑的看着那些师弟师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