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无灵根

宇宙养成攻略 +A -A

  昌真人的目光从徐彬身上一扫而过,没有说话。

  施福根就知道他猜错了,这个徐彬和自己一样不能修真,不过还好自己这里一下子就出现了两个能够修真的,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女儿,想想都乐。

  昌真人,很是满意的看着眼前的两女,自己这趟还是没白来啊,本来就是抱着还恩的目的,没想到真被自己找到两个有灵根的。

  特别是那个叫做端儿的,如果自己没看错,她应该是一种纯灵根。那个施师虽然差点,不过也不错,带上她就当是还恩了。

  想到这里昌真人说道:“你们两个收拾下,就跟我走吧!”

  施福根满眼的笑意:“昌真人,不用收拾什么,他们都随时可以跟着昌真人走。“

  ”去哪里?我那里也不去,我要和哥哥在一起!”端儿刚刚只顾看徐彬了,根本没注意刚刚发生了什么,此时才反应过来。是要和哥哥分开,顿时满心的委屈。

  嗯?昌真人有些不解的看着施福根,还有人不想修真的,嗯!可能是施福根这小子没有给她说明白,等我给她讲讲修真的好处,肯定就愿意了,这样一个极品灵根的弟子说什么都不能放弃的。

  想到这里昌真人对着端儿露出自认为非常温和的笑容说道:“端儿是吧?你知道什么是修真么?修真可以让你长生不老,容颜永驻,能让你御剑飞行,能让你开山裂地,移山填海,等等这些可都是那些凡人羡慕的手段,你真的不想学?

  ”我不学,我就要和哥哥在一起,哥哥不学我也不学。”端儿固执的说道。

  可能觉得那些话不足以表明自己的意愿,竟然跑到徐彬旁边,抓抓徐彬的胳膊:“哥哥在这里我也在这里,哥哥都不学,我也不学。”

  昌真人被端儿这天真的表现个逗乐了:“那就是说如果你哥哥跟我走,你也就跟我走了?”

  端儿听了这话,看了看徐彬说道:“我听哥哥的。哥哥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端儿不得胡闹,修真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你怎么能任性呢!赶快给真人道歉!”徐彬虽然有些不舍端儿,但是这么一场仙缘,徐彬可不想端儿错过。

  “我不么!我就要和哥哥在一起,哥哥不去我也不去。”端儿委屈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只要徐彬再说一句,就哭出来了。

  旁边的施福根和施师也跟着劝,端儿就是不听,拉着徐彬的胳膊不松手,把三人着急的啊!

  “端儿,听哥哥的话,等你将来学到了仙人的本事,随时都能找到哥哥,你想想看,到时候别人一提就知道,我有一个妹妹是仙子,多有面子!”徐彬都不知道怎么劝人,这番话说出来,怎么感觉就像是在哄小孩儿!

  端儿可不是小孩子,根本没有把徐彬的话当回事,依然拉着徐彬的胳膊,嘟着嘴:“就不去,除非哥哥和我一起去,不然我才不稀罕什么仙人的本事呢,我只要和哥哥在一起!”

  旁边的施福根已经快被急出病了,这端儿太不识好歹了,那可是仙人收徒弟,她竟然还不在乎,要是放自己身上,早就舍弃这么大的家业,跟着去修真了。

  施师倒是有些理解端儿,她自己也是有些不太乐意的,只是不想父亲失望,其实要她自己选择,她倒是希望掌管一个商会,平淡的过完一生。因为都知道,仙路坎坷,还是平凡一生的好。

  看到端儿这样,施福根是插不上嘴!施师倒是有些理解端儿,站在那里也不说话,只有徐彬在哪里笨拙的找理由,想要忽悠端儿,让她跟着去学本事。

  奈何,端儿什么都听不进去,一根筋的只想和徐彬在一起。

  昌真人真的是欲哭无泪,想当初自己要在凡人世界找徒弟,都是挤破头皮往里挤,现在倒好,自己竟然没有被人家看上。

  看这情况,如果自己不把徐彬带上,这个纯灵根的好苗子就不会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了。

  “端儿!我就把你哥哥也带上,这样你是不是就心甘情愿的跟着我修真了?”昌真人真的有些委屈,什么时候收个徒弟这么低声下气了。

  “嗯!只要哥哥去,我就去!”端儿把头点的小鸡啄米似的。

  徐彬倒是无语的看着这两人,你们也不问问我的意思?我愿不愿意都没说,你俩就帮我决定了?

  看那昌真人望着端儿那热切的眼神,在看看端儿对自己的依赖,徐彬只得在心里叹了口气,算了,先哄着端儿去修真,然后自己在找机会离开。不然自己一个不能修真的人留在那里,算是怎么回事?

  “怎么样?徐彬你带着你妹妹去收拾下,我就在这里等着!”昌真人看了徐彬一眼,不等他回话,直接就吩咐了下来。

  徐彬倒是光棍一条,本来就逃难到这里的,除了一个玉佩被自己随身挂在脖子上,哪里还有别的物件。在看看端儿,估计和自己一样。自己还是尽快把端儿打发走。

  “回真人的话,我和端儿没有什么需要收拾的,咱们这就上路吧!”

  “你呢?”这回问的施师。

  “我已准备好了!随时可以随着真人上路。”施师本来还想去拿些日常用品,结果抵不住父亲那着急的样子,只得这样回答。

  昌真人点了点头,走出正堂,一挥手,他本来别在背上的纯白色宝剑,凭空悬浮在空中,慢慢变大。

  也不见昌真人有什么动作,就那样轻飘飘的站在了剑上:“你们还不上来?”

  徐彬向施福根道了别,拉着端儿,踏上了飞剑。

  施师很是有一些不舍自己的父亲,眼角含泪:“爹爹,女儿不在身边,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太操劳了!”

  “知道!知道!你跟着真人好好学本事,千万不能落了真人的脸面。”施福根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含辛茹苦养大的女儿,眼看着就要离开了,怎能不伤心!

  离别总是愁,哭哭啼啼难舍难分,施师最终还是踏上了飞剑。

  ………..

  徐彬从来不敢想象,有一天自己会站在一把飞剑上,遨游在天空。虽然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却怎么也抵不住此刻的激动。原来修真可以有这些手段,飞天入地,遨游天际!那传说修真可以长生不老也假不了了。

  端儿也是小女孩儿心性,站在飞剑上,看着脚下的白云向后倒退,叽叽喳喳的拉着徐彬叫唤个不停。

  施师也早已被这在空中飞翔的感觉冲淡了离愁。看着端儿天真的样子,微笑着。

  昌真人看着这三个人,也是摇头一笑,想当初自己不也是和他们一样么!

  修真岁月最难的是要耐得住寂寞。

  一路上昌真人也是为了照顾他们三个,走走停停,终于在三天之后落在了一处高耸入云的大山上。

  大山山顶有一个不小的广场,稀稀落落的几个身着白衣的弟子在上面切磋。

  昌真人收起飞剑,带着三人向着广场前的宏伟建筑走去。

  “昌师叔好。”

  “昌师叔好。”

  一路上那些弟子见到昌真人都是行礼问好,然后很是好奇的打量着徐彬三人。

  三人穿过那宏伟的建筑,来到一处白云缭绕的地方,仿若仙境。

  昌真人抬手一挥,那些白云迅速褪去,原来这也是一个广场,只是比着外面那个笑了好多。

  这广场后面是一个青光闪闪的大殿,此时从大殿里走出一个白袍青年男子,身后背着一把闪烁着淡淡青光的古剑。

  “昌师叔,掌教师叔整等着您呢!”那弟子躬身说道。

  “是小鱼儿啊!今天是你轮值?”

  “师叔,我叫余小鱼,您就放了我把,小鱼儿这个名字实在是…..”那被唤作小鱼儿的余小鱼一脸的苦笑。

  “实在是什么?这样叫起来才亲切么,我无根神宗,不就是提倡团结有爱么?怎么难道你不喜欢?”昌真人板着脸,可是徐彬却注意到他眼中的那抹戏谑。

  看来这昌真人也是一个顽童性格,不过徐彬倒是挺喜欢这种平易近人的感觉。

  余小鱼不敢反驳,垂头丧气的说道:“昌师叔,掌教师叔说让你带着她们赶快去无根殿。”

  “嗯?无根殿,怎么去无根殿,就算是举行入门仪式也不用去哪里啊?更何况这三个小鬼也用不着举办入门仪式,怎么回事?”昌真人一听这话,皱了皱眉。

  “弟子不知,只是受命前来告知昌师叔的。”余小鱼说道。

  昌真人听了这话略一思索,也不在停留,大袖一甩,卷着三人消失在了余小鱼眼前。

  余小鱼擦了擦额头的汗,在这里也就只有昌师叔能够随心所欲的施展术法了,要是换一个人在这里施法,早就被此处的阵法绞杀了。

  …….

  徐彬只感觉身体一阵轻飘飘,接着好像脚下着地了,晃了晃有些晕乎乎的头,定眼一看,自己正站在一个大殿门口,面前是泛青的石门紧紧的关闭着。

  再看看旁边的施师和端儿都是一副头晕的样子。徐彬正想许问下情况就听到昌真人说道:“进去吧!”

  接着徐彬只感觉三人飞了起来,飞向那个泛着青光的师门。

  眼看着就要撞在石门上,这样是撞上去还不脑袋开花?吓得闭着眼睛哇哇乱叫。

  就在三人撞上石门的瞬间,没有想象中的头破血流,而是青光一闪,三人消失不见。

  “掌教师兄,你传音给我,把他们带到这里,有丢进无根殿,到底是怎么回事?”

  昌真人话音刚落,他旁边一阵扭曲,竟然出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

  “师弟还记得,我无根神宗的传承之言么?”那老者看着石门说道。

  “师兄是说,无根殿有异象?”

  “不错,你一进宗门,无根殿就青光大盛,仙音绕绕。”

  “师兄是说他们三人其中有一个是无灵根?”昌真人一脸的震惊。

  “不错,不然我神宗传承至今的无根殿也不会有异象,我神宗组训,不为发扬传承,只为在这里守候无根,这也是我无根神宗为什么传承至今才区区不到百人的原因。”

  “无根所至,青霞弥泛,仙音绕绕,无根石出,大劫使藏!”昌真人喃喃自语。

  “青霞已泛,说明无根之人已到,现就看看无根石是否出现了,如果无根现,按照师祖的批言,不久之后天将降大劫。”那老者也是忧心忡忡,紧盯着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