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落难

宇宙养成攻略 +A -A

  害怕马匪去而复返,徐彬埋葬了爷爷收拾了简单的衣物,带着端儿连夜从小村里逃了出来。

  太阳西下,黑夜笼罩下来,一条弯曲的道路上一个瘦弱的身影,背着一个纤细娇躯,匆忙的走着。

  “哥哥,我们这是去哪里?”端儿醒来,发现自己正趴在徐彬的背上,开口问道。

  “村里不能呆了,我们先去前面的小镇上避一避,然后在做打算。”徐彬说着脚下却没有停止,反而又快了几分。

  “爷爷呢?”

  徐彬脚步一顿。犹豫了一下:“逃出来的时候我已经亲手把爷爷埋了。”

  背上的端儿沉默了,徐彬暗叹一声,端儿从小跟着爷爷长大,感情不是一般的深厚,扭过头,借着月光看到端儿抿着嘴,有些倔强的强忍着眼泪。

  “想哭就哭出来吧!”

  端儿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滴滴答答的落在了徐彬的肩头,却没有哭出声音。

  徐彬轻叹一声,不敢耽搁时间,也不觉得累只是一心想着找个安全的地方,埋着头继续赶路。

  当徐彬赶到一个小镇的时候,已经是夜深人静了,小镇上寂静无声,偶尔有一两个醉汉,或者晚归的生意人走在街道上。

  徐彬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弄了点甘草铺在地上把背上昏睡过去的端儿放下,又脱下自己的外衫给她盖上,这才窝在旁边坐了下来,赶了这么长的路,徐彬也累的不行,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当清晨的阳光透过小镇上的树木枝叶洒在徐彬身上的时候,徐彬被一阵争吵惊醒了。

  睁开眼,发现旁边甘草上的端儿早已不见踪影。

  徐彬惊出一身冷汗:“端儿!端儿!你在哪里?”

  徐彬慌乱的四处喊叫。

  “哥哥!哥哥!我在这里呢!”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听起来带着一丝焦急。

  听到声音的瞬间,徐彬感觉整个心都安静了,顺着声音看去,徐彬才发现端儿正被一个彪壮的年轻汉子抓着衣领

  此时的端儿已经十二三了,要是爷爷不出事的话,按照爷爷的话来说,过完年就该给端儿找婆家了。

  十二三岁的端儿已经出落的水灵灵的,有些婴儿肥的小脸,精致无暇,配着那双乌黑的大眼睛说不出的美丽。

  “哥哥!哥哥!我在这里。”端儿本来害怕的神情,在看到徐彬之后瞬间就笑开了颜。

  那彪壮的年轻的汉子,看到端儿笑起来的样子眼中竟然多了一丝贪恋。

  徐彬挤过人群,抓住那年轻汉子的手腕,想要迫使他松开端儿的衣领,奈何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怎能比得过庄稼汉?

  那汉子眼中满是不屑,又伸出一只手一把把徐彬推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放开我妹妹!”徐彬稳住身形,害怕伤到端儿,赶忙上来抓住那年轻汉子的手臂吼道。

  “哼!放开她可以,你先把钱付了。”

  “什么钱?“

  “两个馒头五文钱!”

  “两个馒头?”徐彬有些疑惑的看着端儿。

  端儿伸出一直藏在后面的手,手里赫然有两个白嫩嫩的馒头。

  “我看到周围的人都过来拿着吃,我也就过来拿了两个,想带回去等你醒了给你吃的。但是他说我偷他的馒头,以前在村里我去徐叔,张婶,他们家都是随便吃的也没往我要钱。哥哥我是不是给你闯祸了?”端儿说着,眼圈一红,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没事!有哥哥在呢!”徐彬心里一阵感动,看着眼泪在眼眶打转的端儿安慰道。

  扭过头徐彬看着年轻汉子说道:“这位大哥,我兄妹也是逃难至此,真的是身无分文,您看这样行不行?这馒头我们也没吃,我们把馒头还给你,钱您也别要了,您看行不?”

  “哼!你们抓过的馒头让我怎么卖?”那年轻汉子冷哼一声显然是不同意。

  “那您先把我妹妹放了,我在这里给你帮两天工算是偿还了怎么样?”徐彬见到这年轻壮汉不松口,心里也是着急,他和端儿逃难来此,家里的金银细软都被马匪抢劫了,他也就是带了几件完好的换洗衣服就逃到了这里,不要说五文钱就是一文,他也没有啊!

  “就你这小身板,能扛起笼屉么?”那汉子一看就知道这两兄妹是真的没钱,再看看这小姑娘水灵灵的,于是心生一计:“要不然这样,你让你妹妹去我家给我帮两天忙,洗洗衣服缝缝补补的,我还管饭,怎么样?”

  话音刚落,周围就是嘘声一片。

  “张二狗,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缝缝补补是假,暖暖被窝儿是真啊!”

  “就是就是,要不然这样,我给你五文钱,你让这兄妹俩到我家给我缝缝补补怎么样?”

  “可以啊!张二狗,你的算盘打的倒是好啊!”

  “哈哈……拉蛤蟆想吃天鹅肉?”

  从周围遭乱的声音中,徐彬听出这个叫做张二狗的汉子果然不安好心,顿时着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

  “哼!也不照照自己的样儿,真是拉蛤蟆想吃天鹅肉。给这是五文钱。”正在徐彬着急的时候,一个丫鬟打扮的小姑娘掏出五个铜钱扔在了桌子上,转身就走。

  张二狗本来就被周围的声音说的面红耳赤好不尴尬,见有人解围而且还给了钱,就坡下驴,悻悻然松开了抓着端儿的手,抓起钱回到了摊位上。

  徐彬见张二狗松开了端儿,也不管别的,拉起端儿的手,就挤出人群,四周一望,果然那个丫鬟打扮的小姑娘还没走远。

  “这位姑娘等等。。。。”徐彬拉着端儿追了上来说道。

  那丫鬟站定身子,看着追上来的徐彬说道:“还有什么事么?”

  “还没请教姑娘尊姓大名,今日多亏姑娘出手相助,不胜感激!”徐彬朝着丫鬟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

  “不用感谢我,是我家小姐路过看到,差我来的,要谢你就谢我家小姐吧!”说完扭头就走。

  “哎!等等,不知你家小姐现在何处,我好当面道谢!”徐彬追上来诚恳的说道。

  “就你?”那丫鬟从上倒下仔细打量了徐彬一番说道:“我看还是算了吧,这点小事我加小姐不回放在心上,再说了小姐她还忙着赶路呢。可没时间听你道谢!”

  丫鬟说完转身就走,再也不搭理在后面喊叫的徐彬。

  徐彬就是个倔强的性子,既然人家帮了你,你总的去感谢下,无奈中他只得拉着端儿,跟在那丫鬟的身后,想要找到她口中的小姐当面道谢。

  不一会,徐彬就跟着丫鬟来到了镇上唯一的一家客栈,客栈门前停着几辆华丽的马车,好多家丁打扮的人,来来回回的搬着东西,看样子是要起身离开。

  那丫鬟走到一个豪华的车架前,隔着车厢也不知说些什么,不时的还像徐彬这里看几眼。

  不一会儿那车厢上的帘子被拉开一条小缝,还没等徐彬看清楚,那帘子又被放了下来,只见丫鬟点了点头,欠了哥身,径直向着徐彬走来。

  “你不是跟着过来向我家小姐道谢么?我已经和小姐说过了,趁着还有些时间,你赶快过去,道了谢就赶紧走吧!”丫鬟说完转身就走,

  徐彬不敢耽搁,拉着端儿跟在后面。

  “小姐人已经带到了。”丫鬟细声细语的说道。

  “嗯!”车厢里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声。

  丫鬟向徐彬使了个眼色,徐彬会意,立马说道:“小生徐彬,因家遭大劫,逃难至此,又遇难事,幸得小姐搭救,小生感激不尽,前来道谢。”

  “嗯!些许小事不必在意。你也不用放在心上。”车厢里就说了这一句话,在没了声音。

  那丫鬟使劲儿的使眼色,意思就是让徐彬道完谢了赶紧走,谁知徐彬却假装不知,犹豫再三,终于下定决心,鼓足勇气说道:“小姐家境殷实,我兄妹二人遭遇大难,逃难至此,身无分文,不知道小姐身边缺人手不?”

  那丫鬟看到徐彬这样,果然,这书生好生无礼,自己小姐替他解围,他还想赖上小姐不成?不过小姐既然没有发话也轮不到自己来说三道四。

  过了一会儿,车厢里的飘出声音:“裴儿,去支几两银子给这位先生。”

  “是!”被唤作裴儿的丫鬟,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想来是小姐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兄妹二人落难,无处容身,我一堂堂七尺男儿倒是无所谓,只是我这小妹可不能像我一样,连个容身的地方都没有,如果在遇见今天这种事情,或者是遇见强盗劫匪,我一书生如何有能力保护我妹妹,只怕我妹妹名节不保有性命之忧,所以我才向小姐询问手下是否人,就是想让我妹妹在小姐手下某个差事讨口饭吃,总比跟着我风餐露宿的强上百倍。”徐彬盯着车厢诚恳的说道。完全没有理会拉着徐彬的手臂满脸焦急的端儿。

  “哥哥!我不要和你分开,爷爷不在了我就你一个亲人,我不要和你分开。”端儿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听了徐彬的话车厢里沉默了,车厢外端儿正满脸泪水的看着徐彬。直到裴儿取回银子,也不听车厢里的声音。

  等了半天没见车厢里有任何应允的声音,徐彬叹了口气,拒绝了裴儿的银子,向着车厢行了一礼,拉着端儿转身准备离开,既然人家不愿意收留,在留在这里也是招人烦……

  “等等!”声音是从车厢传出来的。

  徐彬回过头,盯着车厢:“请问小姐还有什么吩咐?”

  “你兄妹二人既然无处容身,那就来我施家做事吧。每月一两银钱。你们可愿意?”

  听了这话徐彬满心欢喜,自己是失忆了早晚会想起来的,所以在哪里都无所谓,主要是端儿一个女孩子,必须得有个落脚的地方,不然就算自己想起来了以前的记忆,也不能安心的离开。

  去施家做事,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既可以让端儿有个着落,自己还可以慢慢的恢复记忆。

  “愿意!多谢小姐收留,今日大恩永生不忘!”徐彬立马高兴的答应了下来。

  “嗯,你们就先跟着裴儿,等到回府了,再给你们安排。”车厢里彻底寂静下来。

  “那就叨扰裴儿姐姐了。”徐彬听了这话赶忙想旁边的裴儿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