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遗落的小村庄

宇宙养成攻略 +A -A

  坤域神宗,第一峰主峰,议事大殿。

  殿内此时已经坐满了坤域神宗的长老、道主、道尊。

  整个大殿仿佛笼着找一层阴云,众人都是紧皱眉头,看着坐在首位的掌门肖行。

  “轻方师弟,大比结束后那些弟子是否已经安排妥当了?”肖行问道。

  易轻方躬身答道:“回禀掌门师兄,一切都已安排妥当。”

  “嗯!那些可都是我宗门延续的希望,一定要好生安排。”肖行点了点头看向徐天策说道:“九弟,你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

  “已经全部安排妥当,只是我怕徐彬肩负不了这个重担!”徐天策有些忐忑的说道。

  “哎!现在大劫将至,我辈修道之人谁能幸免?”肖行长叹一声:“徐彬或许就是我们这一丝希望,稍后我会联合众域大能实施夺命之法,将我神宗千万弟子全部气运加于徐彬,希望他能不负众望!”

  徐天策犹豫再三,不在说什么。既然注定不能平凡,那就随他去吧!

  就在这时大殿进来一名第一峰执事弟子:“启禀掌门,各域大能均以到达,已被安排在迎宾殿!”

  “好!”肖行站起身说道:“众位师弟,长老。随我一起前去协商。”

  ……

  秋湖,这是一个美丽的小村落,夕阳西下,忙了一天村民说笑着踏进村庄,在家家户户袅袅炊烟的映照下,更显的朴实自然。

  “爷爷,这个哥哥怎么还不醒啊!”清脆的童音在徐彬的耳边响起。

  “呵!他太累了,休息好自然就会醒来了。”这个声音听起来沧桑深厚。

  “爷爷,爷爷,你看他眼皮动了啊!”清脆的童声充满惊喜。

  接着徐彬感觉到一双温厚的手放在自己的额头,明显感觉到手上那淳厚的老茧。

  睁开眼,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儿,正瞪大眼睛盯着自己。双眼里满是惊喜与欢悦!

  “爷爷,爷爷你看他醒了,他醒了!”小女孩欢快的拉着坐在旁边的老人说道。

  老人慈爱的摸摸小女孩儿的额头:“爷爷看到了。”

  徐彬正想张嘴说话,发现自己喉咙仿佛火烧一样,那撕裂的疼痛,使他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老人赶忙端起端起桌边的碗,凑到徐彬嘴边:“孩子喝吧,这是药汁,也不知你在太阳下暴晒了多久,都脱皮了!又昏睡了几日!刚清醒过来不要太激动了。”

  徐彬看着有些微微泛着绿光的药汁,喝了一口还没来的及反应,药汁就顺着流淌进肚里,所过之处说不出的清凉,那种撕裂的疼痛也减轻了不少。

  感觉缓解了不少徐彬终于张嘴问道:“老爷爷,这是哪里?”

  声音听起来嘶哑,就像摩擦的声音。

  老人笑了笑,扶着徐彬躺下,拿起一条热腾腾的抹布,盖在了徐彬的喉咙处:“这里是秋湖,一个小村落,我叫徐时晨,这是我孙女儿,端儿!”

  “我怎么会在这里?”徐彬问道。

  老人笑了笑没有说话。

  “是我爷爷在山上菜药的时候看到你的,把你救回家了。”端儿在一帮叽叽喳喳的说着:“爷爷说你被太阳暴晒了好几天,浑身黑漆漆的,都快和小黑一样黑了。”

  端儿撅着嘴,很是可爱。

  “哥哥,你都知道端儿叫端儿,但是端儿却不知道你叫什么?”端儿等着一双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徐彬,正等着他的答案。

  “我叫……!”徐彬突然卡住了,是啊!自己叫什么名字呢!好像自己不记得了,徐彬有些茫然,自己竟然忘了自己叫什么了?脑海中仿佛凭空缺少了一些记忆,却怎么也抓不住,想不起来!

  “啊!”抱着头大叫着:“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叫什么,我叫什么,谁能告诉我?”

  端儿被徐彬吓得躲在爷爷的怀里探着头,小心翼翼的看着徐彬。

  徐时晨拿出一块玉佩:“这玉佩是你随身携带,上面有徐彬两字,想来这就是你的名字了。”

  “我叫徐彬?那我从哪里来?”徐彬盯着徐时晨问道。

  徐时晨把玉佩放进徐彬手里拍拍他的手说道:“你来自哪里我倒是不知道,你既然想不起来就不要再想了,总有一天你会想起来的。”

  “是啊!大哥哥我也想不起来我娘亲和爹爹长什么样,我爷爷都不让我想,可是后来我总是在梦里看到他们,咯咯……大哥哥以后也能像端儿一样在梦里想起来的。”端儿从爷爷怀里钻了出来,拉着徐彬的手安慰道。

  “既然想不起来就不用想了,就先在我这里住下吧!等你哪天想起来了,在考虑!“徐时晨说道。

  “那就打扰了徐老了!”徐彬感激的说道。

  “好说好说!既然这样你也不要生分,就叫我一声爷爷吧。”徐时晨看起来很是开怀。

  “耶!端儿有哥哥了,端儿有哥哥喽!”端儿在旁边撒欢似的喊着。

  看着伶俐可爱的端儿,徐彬微微一笑,心中温暖如春。

  日月交替,光阴如梭,转眼间徐彬在这个村子里已经呆了一年了。

  一年里,除了知道自己叫徐彬之外,其余的都想不起来,每次想到这里都会头疼欲裂。

  这个叫做秋湖的小村庄,整个村里都是徐姓,听村里的老人说很久以前村里出现过一个修道成仙的人物,由于时间久远具体的记载早已丢失,只剩下口口相传了,传说中,秋湖受到那个仙人的庇护,年年风调雨顺,村民们无病无灾,使得他们在此安居乐业一代又一代的繁衍至今。

  村里东边有那位仙人的塑像,徐彬也去看过,也不知什么原因,每当徐彬看到那个塑像时,都感到亲切。

  听村里族长说,也不知什么原因,突然有一天塑像出现了一道裂痕,怎么都修复不好,这样也使得村民们整日惶恐不安,日复一日裂痕慢慢加大,族长请来占卜师,占卜吉凶。

  说是,此仙人可能面临身损,法身才会出现裂痕,终有一天,当塑像碎裂,也就代表着这个仙人身损,秋湖这个美丽的村庄再也不会有仙人的庇护。

  这日徐彬来到塑像前,发现塑像的裂痕已经延伸至腰部,眼看塑像就要裂开,那种亲切的感觉仿佛若有若无,只剩下满心的悲伤。

  “彬哥哥,就知道你会在这里。爷爷叫我找你回去吃饭了。”端儿的声音依旧清脆。

  “哥哥不要想了,爷爷说你这是暂时的失忆,说不定哪天就想起来了。”端儿看着徐彬对着塑像出神,走过去拉着他的胳膊柔声说道。

  “嗯!不想了,我们回去吃饭。”徐彬揉了揉端儿的头说道。

  “哥哥坏死了,我刚扎好的头发又被你弄乱了。”端儿嘟着嘴说道。

  “呵呵…好端儿一会儿哥哥帮你扎个好看的。”徐彬忍不住在端儿鼓起的腮帮子上捏了一下。

  “就会欺负端儿,看我一会儿向爷爷告状,不让你吃饭,哼哼!”端儿气恼的说着。

  “好了好了,是哥哥不对,我这就给咱们可爱的端儿赔礼。”徐彬说着弓起身,学者村里的书生弯下腰。

  噗!端儿被徐彬的样子逗笑了:“他们才不是这样的,等下次在见到欣欣哥,我让他叫你怎么赔礼道歉,哼!到时候你可要好好学!”

  听到这里徐彬整张脸都垮了下来,虽然自己对以前的事一点都不记得了,貌似自己以前家境不错,竟然能短文识字,所以徐爷爷拍板,又向村里凑了点钱,竟然让徐彬去上私塾,说是将来好让自己考个状元,为此徐彬不少争辩,最后也于事无补,只好按照徐爷爷的意愿安心的做学问,考状元!

  徐爷爷的家在村口,也就是村子的西边,徐彬拉着端儿有说有笑的从村东塑像那里往家走,还没到家就感觉到一阵地震山摇,接着村西头就是尘烟滚滚,好多村民都端着饭碗出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一会儿,一排排威风的高头大马出现在视野内,骑在马上的是那些穿着五花八门的彪壮汉子。

  眼看着就要到村里了,那些马匹没有减速,伸手从马肚上掏出一件明晃晃的东西。

  “那是刀,马匪,是马匪!”有见识的村民已经认出了。

  竟然是马匪……

  一时间小小的村庄凄声四起!

  马匪提着刀冲入村庄,面对手无寸铁的村民毫不留情的砍下去,看到一个个村民倒在自己的刀下,发出一阵兴奋的笑声。

  这个本身自然和谐的村落,短短的一盏茶的时间不到,村落里血流成河,仿佛人间地狱,到处是被马匪砍翻在地的尸体。

  徐彬带着端儿藏在一处草垛中,紧紧把端儿搂在怀中,捂着端儿的嘴,害怕她发出声音引来马匪。听着外面凄惨的叫声,感受着怀中端儿因为害怕彷徨无助而颤抖的身躯,徐彬感到一阵无力。

  徐彬也忘了自己在草垛中躲了多长时间,在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夕阳斜挂,村子里一片寂静,到处是残肢断臂,一副人间地狱的景象。

  徐彬背着已经哭晕的端儿,回到了住处,果然不出意料,爷爷正倒在血泊中,早已没有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