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坤域神宗

宇宙养成攻略 +A -A

  一颗蔚蓝的星球散发着柔和的淡蓝色光芒,静静的伫立在浩瀚的宇宙中。

  此星名为守源星。

  守源星,翰澜大陆,守源山脉!

  守源山脉连绵万里,峰峦起伏,最高有九峰,高耸入云,整日白云环绕山腰,不识山顶真容,守源山山林密布,飞瀑奇岩,奇珍异兽,无一不有,景色更是幽险奇峻,不时有一道道流光时隐时现。

  那就是传说中修仙者脚踏祥云的流光!

  此山正是享誉坤域那以一域之名而命名的神宗。

  名曰坤域神宗!

  守源星,翰澜大陆,守源山脉,坤域神宗!第九峰!

  “道尊!第七峰今天又有人前来告状,说少尊主他……”来者身穿青色长袍,只见袖口飞舞着一个金线绣制的九字,这正是第九峰弟子的制式穿着!

  “他又做了什么?”一道威严的声音从洞府中传出。

  这名弟子跪在一座洞府门前,满脸忐忑的的说:“他们说少尊主抢了他们的镇峰至宝九衍尺,还大骂说这柄尺子实在难当镇峰至宝,不如让他拿走做个镇尺,好让他练习写字,也不比摆在那里白白浪费强上百倍。”

  这名弟子说完这番话,以他的修为也已是满头大汗,忐忑不安的等待发落!

  就在这时,一道七彩祥云从远方飘来,速度极快,瞬间落在了洞府门前。

  从那七彩祥云上面走下一位面色略显苍白的白袍男子,那男子大概也就十七八岁,一头青丝用蓝色丝带打了个节缠绕在脑后。

  那男子一抬手收起祥云,看到洞府门前跪在那里一脸忐忑的弟子,脸色瞬间温怒!“好你个张一哈!又来告我状?”那男子说着就要抬起脚踹上去。

  “彬儿!不得无理!“温和的声音从洞府内传出,听起来仿佛满是责备,仔细一听却又充满疼爱与愧疚!

  徐彬憋的满脸通红,却怎么都踹不下去,哼哼两声,只得拂袖而去。

  张一哈擦擦额头豆大的汗珠,暗叫侥幸,整个坤域神宗都知道第九峰的道尊对他这个独子可是宠爱有加,从来都是舍不得一点责罚,这也使得他那独子在坤域神宗内臭名远扬,恶名昭著!

  “你回去回话吧!我会亲自向第七峰峰主解释的,至于那件至宝,既然彬儿喜欢,就留下吧!我自会对他们有所补偿的,你去回禀吧!”洞府内传出略带无奈的声音。

  “弟子谨遵法旨!”张一哈赶紧一拜,顾不得别的化作一道长虹,嗖的一声回去复命去了。

  “哼!跑的倒是挺快。”徐彬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手中竟拿着一捆绳索。

  说着甩出祥云,就要踏上追去!

  “彬儿,不得蛮横,过来,为父有话问你。”随着声音的传出,那祥云也慢慢变成巴掌大小漂浮在洞府门口。

  徐彬撅了撅嘴,虽然有些不满,却还是收起了那朵巴掌大小的祥云,走进了洞府。

  洞府内,端坐着一位中年修士,身穿绣有金色纹路的雪白长袍,他,就是徐天策,徐彬的父亲,这第九峰的峰主,此刻他看着走进来的徐彬,双眼各种说不出的情绪一拥而上,心疼、愧疚......

  徐彬走进跟前,也不说话,盘膝坐在了徐天策旁边。

  “彬儿,你何时才能长大?让为父也好安心些!”徐天策叹了口气,慈祥的看着徐彬说道。

  徐彬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罢了!罢了!只要你开心,什么都好。你去吧!”徐天策看着徐彬的倔强的表情,忍不住心疼了几分。也提不起责怪的心情了。

  徐彬端坐在那里,双手握了又松,松了又握。本来有些苍白的脸,也泛起一丝红晕。

  “父亲!我真的不能修炼么?”

  徐天策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会的!只是为父还没有找到让你修炼的功法!”

  “你骗人!我已经知道了,我是天生废体,根本就没办法修炼。”徐彬呜咽着说道,双眼里夹着泪水。

  徐天策满脸怒气的吼道:“是谁?谁告诉你的�”

  自己辛辛苦苦隐瞒的真相竟然被看破了,为此他还专门传音掌门大师兄,发下禁令不允许任何人谈论徐彬的体质,没想到还是没有瞒住。

  “没有谁,是我自己前去守源书庭翻看典籍确定的。”徐彬一脸的倔强。

  徐天策叹息一声:“既然你知道,那我也就不再隐瞒了,是!你是天生废体,也就是现在我们所说的混沌之体。所以世间任何一种属性功法你都无法修炼。”

  “就真的没有办法了么?”徐彬紧盯着父亲,双眼中充满对父亲的期盼。

  徐天策闭上眼摇了摇头,他实在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儿子那双近乎绝望的眼神。

  “真的不能么?你可是道尊啊!天地间你无所不能!怎么会没有办法呢!”徐彬绝望的嘶吼着。

  “传说,你这种体制在太古属于极品体制,亿万分之一的几率才会出现,那个时期有一种修炼法门,非你这种体制而不能修炼。可是那种功法确是层花一现早已失传。古修士也只是知道有这种功法,确是无人见过!”徐天策低声说道:“我已发动神宗的所有势力寻找了,只是这么长时间了,还是了无音讯。如果有,为父就算拼尽修为也会为你取来,圆你修道梦想!”徐天策看着徐彬鉴定的说道。

  徐彬看到父亲眼中的鉴定,擦掉眼角的泪滴,取出一把尺子:“这是第七峰的,就麻烦父亲还回去了。”

  徐彬说完转身出了洞府

  徐天策欣慰的看着儿子,他知道儿子只是为了发泄心中的郁闷,并不是品行不正。

  任谁看到身边的人都能修炼自身,与天斗,逆天修行,凭借本身修为遨游天际,领略世间万物,得长生之命,而自己却无法修行,只有靠着父亲给的外物才能与他们相较一二,如此这般怕是都无法平复心情吧!

  “既然喜欢就拿着吧!此事我自有补偿,想来你七叔也不会为了一把尺子责怪于你!”

  伴随着徐天策的声音,那把通体透白的尺子便飞了出来,很有灵性的跟在徐彬的身后。

  徐彬内心温暖,父亲从来都是这样,一直站在自己的身后,无论自己闯出多大的祸端,父亲都会毫无怨言的给自己去解决了,却从来不忍心责怪自己!

  一把抓住尺子,徐彬踏上祥云向着山下飞去。

  盘膝坐在祥云中,看着手中泛着流光的九衍尺,徐彬露出一抹温馨的笑容:“嗯!去哪里呢!总得试试这把尺子的威力啊!”

  想了想,掉头向着第九峰的内门飞去。

  徐彬坐着七彩云朵,一路上凡是看到的弟子无不停下恭敬行礼。

  “师兄!这就是传说中的少尊主么?”一个弟子向旁边的师兄问道

  ”嗯!”师兄回答道

  “不是说他不能修炼么?怎么能踩着祥云呢?”那个弟子继续问。

  “哼!谁让他有一个NB的老子呢!”这时旁边一个师兄阴阳怪气的接过话。

  “就是!少尊主一直狐假虎威,仗着尊主的宠爱,蛮横无理,把我们整个第九峰都闹的不成样子。”那个被询问的师兄附声道。

  “别说是第九峰了,整个神宗都被他那样玩闹,也不见有人出来管。”旁边的师兄道。

  “两位师兄你们还没告诉我,他没有修为怎么踏祥云的?”那位弟子继续追问。

  “因为他有一个NB的老子!”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之后化作一道长虹而去,只留下那个弟子一脸呆泄。

  这些人的谈话都被徐彬一字不落的收在耳中,这样的言论他听得多了,也就麻木了!从来不去计较,而且他们说的很对,自己就是一个仗着父亲而无法无天的纨绔子弟!

  踏着七彩祥云绕着第九峰主峰一圈,他的身后就聚集了一大帮狐朋狗友,这些都是臭味相投的第九峰的纨绔弟子。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降落在内门的广场之上,周围的弟子看到他们,一个个神色恭敬的行礼之后便匆匆离开,有些被他们欺负过的早已经躲了起来,而有些胆大的则是站的远远的,想要看看这些纨绔弟子又要玩什么花样!

  “张一哈!给本少主滚出来。”徐彬上来就吼道。

  “张一哈?又是张一哈,这个道尊最近百年新收的内门弟子,可不少被少尊主欺负了。”

  “是啊!这次又有好戏看了!”

  周围瞬间议论纷纷,那些胆大的都是抱着肩膀面带微笑的远远看着。

  “少尊主,这个张一哈又怎么惹到你了?”说话的是第九峰一个内门太上长老的亲孙子,名叫乌笑笑。听说资质逆天,很是得宠。

  “哼!肯定是又向道尊告状了。”这是第九峰另一名道主的亲传弟子,名叫宋常溪,据说很得其宠爱。

  “竟然敢向道尊告状,看我去抓他回来,也正好试试我爷爷给我炼制的新法宝威力!”乌笑笑一听,顿时一脸怒容,因为张一哈也不少向他爷爷告状,为此他不少受惩罚。

  “就你那三脚猫的修为,能抓到张一哈?最后还不得少尊主出面?”宋常溪挤兑的说道。

  乌笑笑哼哼两声,懒得与这家伙争辩,反正无论自己说什么,他总会反对!早已经习惯了!

  “张一哈,再不出来本少主就把你的洞府给砸了!”徐彬不理会两人的斗嘴,自顾的放出威胁的话。

  “我数三声!一……二……!”

  “少尊主!师傅并不在这里。”一个面容略黑的青年焦急的跑到徐彬面前不住的行礼说道。

  “这不是张一哈的小徒弟采石么?怎么你师父派你来打掩护么?”乌笑笑说道。

  “不是!不是!是师傅真的不在。”采石急得满头大汗,他可不敢得罪这些个主啊!不然连师傅也罩不住自己!

  “那你师傅去哪里了?”徐彬哼了一声,有些无奈的问道,看来今天真的找不了张一哈的麻烦了!

  “少尊主忘了么?今天是宗门大比,师傅和几位师叔都到第一峰的主峰去了。”采石擦擦额头的汗,解释道。

  “有么?今天是十年一度的大比?乌笑笑,宋常溪你们怎么不提醒我,这么好玩的事情你们竟然不提醒我?”徐彬瞪着两人一脸不悦,这两人竟然敢隐瞒不报?

  “谁敢告诉你啊!咱们都被警告了,就是缠着你不让你去大比上捣乱,要不然回去就要被禁闭了,说起来还不是怪你自己,整天没事,就知道闯祸!闯完祸还让你老子出来摆平,你老子是谁啊,那可是道尊啊!谁敢怎么样啊,大伙儿斗不过你,难道还不能躲着你么?”两人心里暗想着,表面却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

  “嗯?今年就要大比么,不是明年么?笑笑你知道么?“宋常溪一脸迷茫的样子,看着乌笑笑。眼角却是不停的挤弄。

  “不知道啊!我记得还得几年呢!难道是我记错了?”乌笑笑岂能不知道宋常溪的意思,也跟着糊弄起来!

  “哼!回头再和你们算账,我这就去看看真假!”徐彬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两人对视一眼,只能无奈的离开。

  临走时齐齐回头瞪了采石一眼,眼中不言而喻就是一副你闯大祸的意思。

  采石此时也觉察到自己无意中说了不该说的,顿时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愣在广场上久久不敢挪动!